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17章 祸害活千年

  • 书名: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 作者:南北
  • 本章字数:2232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3

 云染再醒来时,天色已经亮开。

 雪白的天花板,空气里飘着淡淡的消毒水味道,云染略略坐起,脑子里顿时疼了起来,她记得昨夜和郑语雪喝酒来着,怎么把自己喝到医院里来了?

 努力的回想了下,顿时就尴尬了,赶紧给徐景痕打了电话,“你把我送到医院来的?”

 “嗯,”徐景痕沉稳的声音传过来,云染愣了愣,才又小心翼翼的讪笑道:“那什么,徐总,我昨晚如果对你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情,你千万别往心里去。”

 她都快醉断片了,应该没把徐景痕怎么着吧?

 “你放心,该记住的我都记住了,不该记住的我全都忘了。”

 徐景痕的声音里略有笑意,云染被他笑的莫名其妙,什么该记住,什么又不该记住?

 腹诽了句,想要挂电话,徐景痕却又补了句,“早餐还是豆奶配蟹黄汤包?”

 问的很自然,云染却微微红了眼眶,“嗯。”

 声音未落,已经挂断了电话。

 这个臭男人,明明已经分手,何必再来上演脉脉温情?

 徐景痕来的很快,手里果然提了早餐,但身边还跟着位须发皆白的老人,看见她疑惑的望过来,老人先就温和的笑了起来,“小姑娘,我是景痕的爷爷。”

 “爷爷好,”人家如此客气,云染也赶紧礼貌的回了微笑,只不过却疑惑的看向徐景痕,他来就来了,还带上爷爷,是几个意思?

 “昨晚我送你来医院,但刚好被狗仔逮住见报了,爷爷就过来看看你。”

 徐景痕随口解释了句,把手里的蟹黄包递给她,又给豆奶插上吸管,这才递过去。

 云染小声的说了句谢谢,低头吃着包子,徐老就在旁边笑眯眯的看着她,“小姑娘,我听景痕说,你是他旗下的女演员?”

 “爷爷,我就是个三流小明星而已。”

 云染没敢担他的赞誉,想到徐景痕父母的态度,笑容就疏离了几分,淡声道:“爷爷,昨晚的事情纯属意外,您放心,我会在网络上澄清的,绝不会给徐总带来负面影响。”

 “呃,小姑娘,我不是……”

 “爷爷,我明白徐家的意思,您不必解释。”

 云染微笑摇头,落落大方的道:“现在娱乐圈的确很混乱,徐家有偏见也能理解,但我只是想劝一句,不管是什么行业,都有老鼠屎存在,希望徐家以后别再以偏概全。”

 徐景痕皱了眉,“云染,爷爷他对你没有偏见。”

 否则他今天也不会来了。

 “是吗?那谢谢爷爷的理解,终究还是有人体谅演艺业的不容易。”

 云染笑笑,神色间并不见热拢。

 徐老看了几眼,也就笑着起身,“小姑娘我看过了,景痕,你送我下楼,再回来好好陪陪人家小姑娘,她独自在医院,难免会有不方便的时候。”

 “爷爷,我真的不需……”

 “傻姑娘,你都生病了,还不使唤他,想等到什么时候使唤?”

 徐老嗔怪摇头,眼里的笑容温暖而又亲切,云染怔了怔,也就没再拒绝。

 徐景痕跟着到了走廊里,徐老才皱眉责怪道:“多好的一个小姑娘,我看你爸妈连我这个老头子都不如,居然想着将好好的儿媳妇赶出去?”

 “爷爷,他俩是有偏见,但因为我和远哥的事情,云染也怨怼我。”

 厉家的那本经,徐老也多少知道点,摇摇头,又道:“她怨怼你,你就私下好好解释,至于你爸妈和她之间的过节,我来想办法调解。”

 徐景痕满眼错愕,“您调解?调解之后呢,难道让我娶云染为妻?”

 “怎么着,你不愿意?”

 “我哪有不愿意?只是她那么性子急躁,只怕不会同意。”

 徐景痕苦笑摇头,他的脾气越来越稳重,云染却是日益暴躁,也不知什么时候能恢复?

 “我给你做好长辈的工作,你若是自己拿不下云染,就等着她当别人的新娘吧。”

 徐老甩下句话就走了,徐景痕听的眉头直皱,眼里一片冷光,云染早已经是他徐景痕认定的女人,他还没撒手呢,谁敢从他手里抢人?

 回到病房,云染已经吃完了早餐,靠在床头翻手机。

 看见徐景痕回来,顿时就有些讪讪道:“我昨夜心情不好,喝多了酒,没想到还把你也坑进了热搜,对不起啊。”

 “没关系,我也很久没上热搜了,就当重温而已。”

 徐景痕看她精神不错,叫来医生给她检查了下,确定已无大碍,这才出院。

 云染已经打定主意不再招惹徐景痕,一徐上都是默默无言,并不与徐景痕搭话,徐景痕也不强行聊天,只偶尔说上几句。

 一直到经过繁华的商业街时,云染却忽然急叫了声,“快停车!”

 徐景痕不明所以,赶紧停了车,而刚停下,云染就急的推开车门,嗖的声窜了出去,徐景痕惊的不轻,赶紧追了上去,“你慢点!”

 “你别管我,回去吧!”

 云染头也没回的往商场跑,徐景痕无奈的停下脚步,只能由着她去了。

 但还没来得及转身,就见云染情绪激动的和人拉拉扯扯起来,皱了眉,赶紧追上去,就见梁雯雯陪在周玉芬身边,手里大包小包的,应该是刚买东西出来。

 心里佩服云染的好眼力,但也还是低声打了圆场,“云染,别管她们,咱们走吧?”

 “听见没有?厉远冥的好兄弟都不管这桩烂事,你还插手?”

 梁雯雯冷笑两声,用力推搡了下云染,“好狗不挡道,滚!”

 徐景痕一把扶住云染,桃花眼里已经浮了怒意,“梁雯雯,你别太过分!”

 “呵,我过分?我和伯母逛街出来,她上来就乱咬牙,她不过分?”

 梁雯雯不屑的打理了云染几眼,“梁浅茵虽说是下落不明,但我估计她的坟头草都该有人高了,你老死缠着不放,是几个意思?”

 云染大怒,“你放屁!浅茵肯定没事的,你才是那个该长坟头草的人!”

 “那我还就告诉你,好人不长命,祸害活千年,懂吗?”

 梁雯雯冷笑,又乖巧的去扶周玉芬,“伯母,云染这种人很大概率都患有癔症,咱们还是离她远点儿,千万别让她伤着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