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19章 梁家真正的大小姐

  • 书名: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 作者:南北
  • 本章字数:2245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3

 “徐伯母。”

 云染赶紧抹了眼泪,礼貌的打了招呼,徐母笑着哎了一声,又感伤道:“小染啊,从前是伯母误会你了,你也别生气伯母的气,好不好?”

 突如其来的道歉,把云染都给整懵了,但还是赶紧摇了头,“伯母,都已经过去了。”

 “哎,伯母就知道你是个乖孩子,从前浅茵还在的时候,就屡次劝过我,是我自己被偏见蒙蔽了眼睛,直到浅茵失踪后,你为她仗义执言时,才顿然醒悟。”

 说到梁浅茵,众人都有些伤感起来,云染忍着涩意,勉强笑道:“浅茵是个很聪慧的人,她也曾劝我和爸妈握手言和,只可惜如今和睦了,她却看不到了。”

 “我相信,浅茵肯定还会回来的。”

 徐母叹了气,看看徐景痕,又笑道:“小染,当初是伯母误解了你,才会拆散你和景痕的婚事,如今误会解除,不如择期给你们小两口举办婚礼?”

 “啊?伯母,我和徐景痕已经……”

 “小染啊,从前的事情都怨伯母,景痕他对你可没有半点他心。”

 徐母说着就看向徐景痕,嗔怪道:“小染和她的父母都在,你倒是说点什么啊?”

 “该说的您都说了,我还能说什么?”

 徐景痕愣头愣脑的说了句,差点把徐母气出心脏,这个小混蛋,平常撩小姑娘的时候,那情话是一套一套的,怎么正经时候,就憋不出半个词来了?

 母子俩对视了几秒,终还是徐母败下阵来,想要打个圆场,云染已经微笑道:“伯母,以前都是我年轻气盛不懂事,那些轻狂的话,您听听就好,不必当真。”

 但看徐景痕一副可有可无的样,人家根本不想娶她,她又何必上赶着去犯贱?

 她的话音未落,徐景痕已经沉脸,她就那么不想嫁?

 徐老坐在两人对面,将两人的脸色尽收眼底,无声的了摇头,徐景痕这个浑小子,自己交待他好好抚慰云染的心,结果他倒好,把自己的话当成了耳边风?

 但看气氛凝固下来,徐老笑道:“我倒是觉得俩孩子郎才女貌的,云家小子,不如你和徐家结个亲家,咱们也算是联姻,如何?”

 云父向来话少,也心疼女儿,转眼就看向云染,“你觉得怎么样?”

 “爸,徐总他不喜欢我的。”

 云染勉强笑了下,转而看向徐景痕,“你也不希望被强迫联姻的,对不对?”

 “我无所谓,长辈安排就行了。”

 出乎意料的,徐景痕并没有拒绝,云染看着他深沉晦暗的脸色,一阵气结。

 这个混蛋,既然不想娶自己,又干嘛不拒绝?

 这样拖着彼此,很有意思吗?

 明亮的眼睛滴溜溜的转了几圈,扬起满脸标准假笑,“那什么,我工作性质也不允许过早结婚的,要不然这事儿咱们以后再谈,行吗?”

 等上三五年,不是徐景痕有新欢了,就是自己已经谈了新的男朋友。

 到那个时候,总不会将他俩强行凑在一起了吧?

 徐母为难起来,看向云母,云母满脸的不赞同,“染染,我和你爸就你这么个宝贝女儿,你的事业再成功,但是家庭不幸福,我和你爸就是至死也不会瞑目的。”

 云染皱眉,“妈,好端端的,您说这些干嘛?”

 “妈不是要说晦气话,只是想告诉你,只有家庭美满了,事业才会蒸蒸日上。”

 云母语重心长的摇头,“你可以和景痕先订婚,好好相处,如果三五年之后,还是觉得彼此不合适,到那个时候,我们绝不逼你俩结婚,怎么样?”

 “这可是您说的啊?”

 一听这个附带条件,云染顿时心动起来,不过看看旁边默着脸的徐景痕,又郁闷起来,“徐总,你觉得的怎么样?如果你不想订婚,咱们就当这话没说过。”

 徐母心头一跳,巴巴的望着徐景痕,这个浑小子,该不会直接不要人家姑娘吧?

 好在徐景痕只是淡淡的看了眼云染,抛下两个字就上楼去了,“随便。”

 随便的意思,那就是由着她们安排了?

 徐母和云母顿时喜上眉梢,亲家就先喊上了,“咱们挑个好日子,先让俩孩子订婚。”

 “好,好,这种终身大事,就是该谨慎些才行。”

 俩女人喜笑颜开,坐到旁边商量订婚的事情去了,云染郁闷的看向楼上,徐景痕那个混蛋,究竟是有多不喜欢她,才会在商量订婚的时候,撇下她独自走了?

 两家人凑到一起商量订婚的事情,徐景痕在楼上没下来,云染心里乱糟糟的,胡乱的按着电视遥控,也不知道里面到底播放的什么。

 说到底,她是想嫁给徐景痕的,可徐景痕不喜欢她,就算嫁了又有什么用?

 准备守一辈子的空房吗?

 可父母之命难违,也许三五年之后,他们也会发现,徐景痕根本不爱她,就算嫁了,也只会给两家带去无尽的痛苦吧。

 明亮的眼睛里满是苦笑,轻轻摇了头,眼神却不经意瞟到了电视屏幕上。

 不知什么时候调到了财经新闻,而此时记者正在厉氏的总裁室对厉远冥进行现场直播,听着记者提的问题,云染一下来了兴趣。

 而在厉氏的总裁室,厉远冥姿态闲适的坐在沙发上,从容的应对着记者的提问。

 厉氏最近有新产品上市,便组织了这场采访,关于专业内容,自是有一答一,无论记者提的问题或深或浅,都能以专业知识一一解答。

 只是到了后头的自由提问环节,记者话锋一转,笑问道:“厉总,最近青城疯传您和梁家千金小姐的婚事,请问您持何看法?”

 厉远冥挑眉,笑容深沉,“梁家千金大小姐?不知道你指的是哪一位?”

 “当然是梁雯雯小姐。”

 记者以为他是故意卖关子,还笑着解释了声,可厉远冥却摇摇头,琥珀色的眸子浮起一道温柔光芒,轻声道:“梁家的千金大小姐,乃是梁浅茵,她才是我的妻。”

 “啊?厉总,梁家哪来……不是,您已经结婚了?”

 记者已经惊到语无伦次,厉远冥点头,薄唇勾起抹温情笑意,“你或许不知道,但上一辈的青城企业家应该清楚,梁氏到底是谁创建的,谁才是梁家真正的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