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29章 我们的未来

  • 书名: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 作者:南北
  • 本章字数:2174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3

 “呸,小丫头,这醋也吃?”

 徐母笑骂了句,云染吐了舌头,笑嘻嘻的道:“我去切水果。”

 梁浅茵看的出来,婆媳之间关系很好,也就没说什么,只是跟着徐母坐到了沙发上,两小宝贝跑过来,看的徐母满怀感伤,“你一走五年,再回来时,孩子都满地跑了啊。你是不知道,当时知道你怀着身孕被人害了,我都叫徐家不要再跟厉家再来往。”

 “妈,您还说呢,我私下跟远哥通个电话,您都能骂我好几天。”

 徐景痕委屈的不行,惹的大家都笑了起来,徐景痕倒是越发委屈,“浅茵嫂子你是不知道,家里这两个女人都为你疯了。”

 “我妈不准徐家跟厉家来往,云染更狠,三天两头的去骂远哥,更因为远哥的事情迁怒于我,说我没长眼珠子,非要跟我分手来着。”

 “别,徐景痕,不许翻旧账啊?”

 云染端着水果从厨房出来,故作凶狠的瞪他,转身又坐到梁浅茵身边,笑眯眯的道:“浅茵,你别听他胡说,他不听话就得挨揍,可不关你的事情。”

 “是啊,他就是个混小子,别理他。”

 徐母握着梁浅茵的手,满目慈爱,“你这刚回来,又带着两个小宝贝,要是有什么不方便的时候,就尽管来找我,伯母就喜欢你和孩子们来玩。”

 “伯母,我会的。”

 徐家人的热情,梁浅茵看在心里,也满是温暖,徐母感慨的摇摇头,“当年咱们还是邻居的时候,伯母就想着订娃娃亲,只可惜造化弄人啊……”

 梁浅茵惊讶了下,“伯母,我打小就认识您?”

 “那当然,”徐母笑了起来,又伤感道:“你才六七岁的时候,我们家景毅最喜欢爬过墙头,去找你玩,五年前你失踪了,他伤心过度,独自去了国外发展,很少再回来。”

 “伯母,对不起……”

 虽然梁浅茵并不记得这些事情,但徐母的温情,也让梁浅茵愿意向她道歉。

 只是徐母笑着摇了头,“傻孩子,又不是你愿意的,不用说对不起。”

 顿了顿,瞟瞟默不作声的厉远冥,才轻声道:“你现在既然回来了,那以后有什么打算?”

 “我在朋友的公司工作,好好照厉孩子,并没有其他打算。”

 “那,厉远冥那边……”

 “不考虑。”

 梁浅茵回答的斩钉截铁,声音虽然低,但厉远冥也听见了。

 琥珀色的眸子黯然下来,默默的望着厅外无边的夜色,并没有出声。

 徐母叹了口气,又轻声道:“孩子终归需要父亲,而你也需要一个家的,如果什么时候想通了,又开不了口,伯母愿意去替你做这个和事佬。”

 “伯母,我知道您的好意,但真的不用。”

 梁浅茵摇摇头,厉远冥或许对她旧情难忘,但厉老爷子的态度极其恶劣,就算厉家条件再好,她也不屑于踏足半步。

 云染看她心意坚决,也只低低叹道:“浅茵,我虽然骂厉远冥,但说句公道话,厉远冥这五年来也过的极其不易,尤其为你两次吐血昏迷,也是九死……”

 “云染,那些都是过去了的事情,不用再提。”

 厉远冥打断她的话,面色淡然,见梁浅茵望过来,也只是淡淡微笑,“萤儿,我知道我现在于你,只是陌生人而已,过去的就让它过去,我愿意重新让你认识我。”

 梁浅茵皱眉,“厉先生,你不必如此费心。”

 “不,你值得。”

 敛了那份失落彷徨,厉远冥依然丰神俊朗,气宇轩昂,琥珀色的眸子里含着恰到好处的微笑,清冷深邃,像是一汪幽潭,让人想要探个究竟。

 梁浅茵多看了两眼,又脸色微红的别开了眼。

 厉远冥噙着淡笑,也不刻意与她说话。

 闲话许久,梁浅茵这才带着两个孩子离开,徐母依依不舍的将她送到大门外,“浅茵,你父母不在了,我就是你的娘家人,有什么事就尽管来找我,知道吗?”

 “伯母,我知道的,您也回去早点休息。”

 聊了许久,梁浅茵也熟悉了徐家人,笑着摆摆手,上了厉远冥的车。

 两小孩已经睡着了,好在后座宽敞,睡俩孩子并不成问题。

 只不过他俩点了后座,梁浅茵就只能坐在副驾驶,低低道:“送我们回清水公寓。”

 “好,”厉远冥点头,眼角扬着恰到好处的微笑,既不疏离,也不让人觉得过分热情。

 孩子在睡觉,车速也放的很慢,梁浅茵一直就静静的望着窗外夜色,厉远冥也不打扰她,放了轻缓的音乐,慢悠悠的送她和孩子回家。

 月色静谧,车内只流淌着舒缓的轻音乐,一切都的宁静美好。

 也不知走了多少,梁浅茵望着夜色,忽然轻声说道:“厉远冥,我从前是个什么样的人?”

 “在我眼里,是个很完美,很热情的妻子。”

 厉远冥微笑,低沉温柔的声音里不难听出留恋,梁浅茵愣了愣,本来看向他的眼神,又不自在的望向窗外,“那在别处呢?”

 “云染眼里,你大概很温柔沉静吧?”

 厉远冥笑笑,“总体来说,是个温柔贤淑的人,没有现在的锋芒毕露。”

 就她傍晚打老爷子的气势,就不是从前可以比拟的。

 “哦,”梁浅茵淡淡应声,眸色中多了些许迷茫,“你说,我该不该想办法恢复记忆?”

 “看你自己的需求。”

 厉远冥实是求是,但又皱了眉,“你在国外的时候,没有去想办法?”

 “有,但是要分好些次手术,太危险,我就没有同意。”

 “那就不必恢复记忆,现在这样也挺好。”

 一听要动很多次手术,厉远冥立即打消了她的念头,她是颅内瘀血压迫了神经,才会导致失忆,而开颅手术,又岂是那么简单?

 梁浅茵听他说的如此干脆,顿时歪过头看他,狡黠道:“我若恢复不了记忆,那就永远不会知道你对我的好,也不会认为你是我的丈夫,你岂不是很亏?”

 “没关系,从前的忘记了,但还有现在,和很多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