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40章 熟人作案

  • 书名: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 作者:南北
  • 本章字数:2063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3

厉远冥和徐景痕都来的极快,几乎是前后脚就到,一看云染和小李都哭肿了眼睛,俩男人也不好责备什么,问了几句情况,便叫人全力搜索青城。

只是随着时间流逝,眼看着月落星沉,黎明将至,很快天色又亮开,云染等了一夜,等的脾气都急躁起来,“到底行不行?不行就赶紧报警!”

厉远冥眸光阴沉,不答她的话。

徐景痕看厉远冥不说话,赶紧就将云染拉到了旁边,低声劝慰着。

小李等了一夜,脸色已经极其疲惫难看,见众人只僵持在那里,并不想什么别的办法,也跟着心急如焚,悄悄给梁浅茵发了条短信息过去,告知情况。

梁浅茵刚到华达没多久,收到小李的信息,顿时就惊的不轻,急忙要回电话过去,却见大堂那头有人满脸笑容的过来了,离的远就已经开始招呼,“是梁总裁吧?”

人家笑脸相迎,梁浅茵只能压抑住焦急,勉强点头微笑,“陈总你好,我是梁浅茵。”

“梁总裁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成就,堪当大任啊。”

陈总面貌普通,但脸上一直洋溢的笑容给他加了不少分,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梁总裁既然大驾光临,那咱们去会议室详谈?”

“啊?哦,好的,您先请。”

梁浅茵回神,有些歉意的笑了笑,陈总笑笑,也没介意。

会议室在九楼,陈总等梁浅茵坐下,才笑道:“梁总裁,贵公司的合作条款我仔细研究过了,各方面都极不错,但我有几个问题,想问问梁总。”

陈总说完,就停了下来,等着梁浅茵应话,却见她眼眸低垂,盯着茶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顿时就皱眉敲了敲桌,“梁总?”

“啊?”

梁浅茵瞬间回神,抬头就见陈总已经不悦的盯着自己,赶紧就赔了笑脸,“对不起,陈总,我有点儿私事分神了,还请您复述一下刚才的问题。”

“梁总,公事和私事,还希望你能分开。”

陈总不悦的提醒了句,但也还是说道:“贵公司的合作条款我看见了,但对于利润点的分配方面,我还有疑议,只要梁总能将此事解决,咱们的合作不成问题。”

谈到公事,陈总还是愿意就事论事,但见梁浅茵又没答自己的话,心下腾的就冒了火,重重的敲了下桌,“梁总,我看你也没有诚意来谈合作,你回去吧!”

“陈总,对不起,我实在……”

“梁总不用解释了,你既看不起华达,那以后也就别再提合作的事情!”

陈总满脸愠怒,他笑脸相迎,以礼相待,这女人却几次三番的走神,显然就是没有把华达放在眼里,那还谈什么合作?

梁浅茵看他气的不轻,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起身道歉,匆匆离开,“陈总,我的确是有要紧事,才会心不在焉,等我忙完后,再来给您道歉。”

说完也不管他怎么想,匆匆走了。

梁小月和梁小阳就是她用命换来的宝贝,若是他俩没了,那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强忍着急躁和悲伤,匆匆去赶飞机,但在徐上就接到了宋云的电话,“浅茵,刚刚陈总给我打电话,大发雷霆了一番,究竟怎么回事?”

“宋云,小月和小阳丢了……”

梁浅茵一个没忍住,低泣起来,电话那头的宋云愣了下,又赶紧安慰,“你别急,我马上派人手去找,我现在也在准备登机,很快就会回来的。”

“我知道,可是我好怕,好怕坏人抓走了他们,把他们送到我再也找不着的地方……”

梁浅茵低低哭着,声音里满是绝望,听见广播在喊前往青城的人准备登机,又匆忙抹了把眼泪,“不说了,我马上登机,准备飞回青城。”

“你自己小心些,千万要注意安全。”

宋云不放心的叮嘱了句,听见那边嗯了声,随即通话就中断了,脸色也阴沉下来。

厉远冥在青城不是号称只手遮天吗,居然还让人把孩子给劫走了?

不中用的废物!

一个电话过去,宋云也派了人开始全城搜索,而厉远冥一众人回了他的花园别墅,个个都脸色阴沉的能捏出水来,也没人说话。

小李给梁浅茵发了地址,等到中午时分,也匆匆赶到了别墅。

一看见她过来,云染顿时又忍不住哭了起来,“浅茵,都怪我,是我对不起你……”

那双素来明亮的眼睛已经哭的红肿如兔子眼,声泪俱下,梁浅茵到嘴边的责怪怎么也说不出口,到最后只能拍拍她的肩膀,哭红的眼睛看向厉远冥,“都搜过了吗?”

“小月和小阳失踪没多久,我就派人堵住了所有离开青城的通道,他俩肯定在青城。”

厉远冥眸色沉沉,琥珀色的眸子里含着冰冷流光,“现在所有人手都在逐步排查,不过有件事很奇怪,若是冲钱财而来,早就有电话通知我们,但到此刻都没有人收到任何有关威胁的电话或短信,所以我猜测,应该是熟人所为。”

这么一说,所有人都反应过来,云染大怒,“哪个王八蛋敢开这种玩笑?”

厉远冥瞟了她一眼,没有理她,只沉声道:“根据云染和小李的描述,昨夜游乐场先是停电,后又来了两拨人分别劫走小月和小阳,这明显就是蓄谋已久的行为。”

“我也这么觉得,就是不敢说……”

小李嘀咕了声,她之前还把厉远冥认成了梁浅茵请的男保姆,现在想想才知道错的有多离谱,这样的保姆,怕是没人出得起那个工资吧?

这么分析,梁浅茵也稍稍定了神,只要孩子没有生命危险,其他的都好说。

但厉远冥已经皱了眉头,“我出去一趟。”

他脸色不佳,那双琥珀色的眸子看起来更为冰冷慑人,也没人敢触他的霉头。

厉远冥上了车,风驰电掣的赶往厉家老宅,这般分析下来,他要是还不知道此事是厉老爷子所为,那他的脑袋也就可以摘下来当球踢了。

脸色冰冷的大步进了老宅,刚到客厅,就见老管家匆忙从餐厅出来,桌上还摆着未吃完的甜点,厉远冥心思一转,立即冷了眸色,“爷爷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