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45章 花儿为什么那样红

  • 书名: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 作者:南北
  • 本章字数:2119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3

厉远冥知道梁浅茵在哪个包厢,用最快的速度赶过去,一脚踹开门,就见梁浅茵已经被逼到墙角,正在极力挣扎。

想也没想,上前狠狠一脚蹦在男人腰上,声若厉雷,“找死!”

“哎哟,我的腰!”

陈总痛的惨叫一声,摔出了几米远,厉远冥连个眼神都懒得施舍给他,只心疼的扶起梁浅茵,“你怎么样?有没有伤到哪里?”

“没有,就是酒喝多了,有点儿头晕……”

令人心安的好闻气息包裹了自己,梁浅茵这才放下心来,醉眼朦胧的顺着墙滑坐下去,痛苦的揉着眉心,“厉远冥,你帮我找间套房休息,别让小月和小阳看见我这副模样。”

“好,你放心,我不会让他们知道的。”

见她都醉的快认不清人了,心里不惦念着孩子,眸中心疼更浓郁了几分。

小心的扶起她,准备离开,陈总却冷笑着晃了下手机,“这个女人喝醉了耍酒疯,你还帮着她打我,我已经报警了,今天你们谁都别想走!”

“我打你?敢问谁看见我打你了?”

厉远冥冷笑,琥珀色的眸里冷意森森,“你借酒调戏良家妇女,正好把你抓起来!”

“好啊,你打了我,还牙尖嘴利是吧?你给我等着!”

华达并不在青城,陈总也不知厉远冥是什么模样,就在那里大放厥词,厉远冥也懒得理他,给许风打了电话,叫他去看着孩子,又叫了服务员,赶紧弄醒酒茶过来。

几杯醒酒茶下肚,梁浅茵又靠着厉远冥小睡了会儿,等警察来的时候,虽然还有些醉意,但已经比之前好了很多。

依旧懒懒的靠着厉远冥,听姓陈的在那里颠倒黑白,凤眸里就闪了冷笑。

合着还是她喝醉了,想上了那个猥琐男不成?

警察问完了陈总,又过来问梁浅茵,“梁小姐,你对陈铁的述说,还有什么意见吗?”

陈铁?难怪是个铁憨憨。

梁浅茵眯了眯凤眸,坐直身子,“警察同志,您觉得我会喝醉了酒,然后非要逼着那个猥琐男发生点什么?我眼没瞎,脑子也没进水,可能吗?”

“这个……”

警察同志迟疑的看了眼姓陈的,又看看梁浅茵和她身边男人的亲密态度,无论从哪方面瞧,这男人都完美秒杀陈铁,人家女生怎么可能眼瞎的强迫陈铁发生关系?

而且还是在醉酒的情况下。

梁浅茵见警察同志对陈铁怀疑起来,这才清楚的描述了遍事情经过,现在事情就很明朗了,警察立即就严肃起来,“陈铁,梁小姐已经证明你是诬告,你……”

“我诬告?警察同志,你看看她把我糟蹋成什么样了?”

陈铁抖了下还汤汁淋漓的衣服,梁浅茵冷笑,“你不碰我,我会拿红烧云泼你?”

“我碰你?分明就是你喝多耍酒疯!”

陈铁脸不红气不喘的怒斥,那张普通到庸俗的脸看起来格外恶心,不等梁浅茵说话,又冲警察指手划脚,“赶紧的把这个女人抓起来,她就是个酒疯子!”

“陈铁,这件事你们各执一词,你也跟我们走一趟。”

“我是受害者,我为什么要接受调查?我不去!”

“陈铁,这件事存在分歧,你必须和我们去一趟派出所,把事情说清楚!”

警察同志的脸色严厉起来,陈铁却不依不饶,指着梁浅茵破口大骂,“贱人,老子好心和你谈合作,你却撒酒讽故意伤我,这事就是你的错!你就该去坐牢!”

“陈铁,看来咱们的合作也不用谈了。”

梁浅茵气极反笑,直接打给了宋氏的律师,“来南枫酒店三楼,有点事情你处理下。”

“哟,怎么,你害了我,怕坐牢,就开始找关系了?”

陈铁就是个头铁的,冷笑讽刺,梁浅茵被他气笑了,也懒得的搭理他。

没等多久,律师就来了,代替梁浅茵交涉,而陈铁看梁浅茵就这么轻松的走了,立即就嚷嚷起来,“梁浅茵,你打伤了我,没受半分惩罚,就想离开?”

“啊,我知道了,宋氏权势滔天,黑白两道都被你们收买了是吧?你等着,我要把这件事公告天下,让所有人都来看看宋氏是个什么玩意儿!”

梁浅茵怒极,“陈铁,你疯了是吧?再敢红口白牙的乱吠,就别怪我靠你诽谤!”

“哈哈,你告啊?宋氏那么厉害,告我还不是小事一桩?”

陈铁就是打定了主意要和她杠,梁浅茵火冒三丈,凤眸看向律师,“别和他客气,敢胡乱诬蔑我们宋氏,就告他诽谤,告到他牢底坐穿为止!”

“梁总,我明白了,您放心。”

律师心领神会,没几句,警察那边就拘留了陈铁,而律师也代梁浅茵去了派出所。

人一走,梁浅茵也泄了气势,浑身虚软的趴在桌上。

厉远冥坐在旁边,轻轻的抚着她的背,“我送你去房间休息,还是去找小月和小阳?”

“我缓口气,然后再去找孩子们吧……”

梁浅茵低低叹了口气,凤眸里一片迷茫,厉远冥也不打扰她,就安静的陪着。

只是那双琥珀色的眸里闪烁着冰冷流光,华达是吧?

很好,他记住了。

敢借谈合作的时候玩潜规则,不给他点颜色瞧瞧,怕是不知道花儿为什么那样红?

没多久,宋云的电话也打了过来,素来温和的声音一片气急败坏,“浅茵,陈铁那个王八蛋欺负你?”

“嗯,不过我已经把他送到局子里去了。”

宋氏有什么事情都瞒不过宋云,梁浅茵也没掩饰,只有些疲惫的道:“宋云,我最近状态不对,想休息几天,没问题吧?”

“没问题,你干起活来太拼命,也的确该好好休息了。”

宋云毫不迟疑的答应下来,话锋一转,又问道:“你在哪里?我去接你吧?”

梁浅茵抬头看看厉远冥,见他眸光温暖的望着自己,并未示意她拒绝或是答应,也就自觉的摇了头,婉拒宋云的好意,“不用了,我马上就回家了。”

“那行吧,这周你都在家好好休息,不用上班。”

今天才周三,她也能在家休息好几天。

宋云怅然若失的挂断电话,自从回国遇上厉远冥之后,梁浅茵的态度就变的奇怪起来,似乎越来越靠近他,并不排斥他的接近。

虽然他也很开心梁浅茵能找到好归宿,但心里怎么就那么不是滋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