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50章 你是谁

  • 书名: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 作者:南北
  • 本章字数:2056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3

说到婚礼,徐景痕都有些磕巴起来,惹来云染一眼飞嗔,别过头不理他了。

厉远冥看他俩在那里眉目传情,琥珀色的眸不禁望向梁浅茵,当年他曾想好好的补办婚礼,哪知却造化弄人,如今她虽回来了,只怕也不愿再与他共结连理了吧?

眸光黯然下来,恰巧梁浅茵看过来,也就勉强笑了笑,“我已经收拾妥当了,我带孩子去玩,你们好好化妆吧。”

“也好,”梁浅茵垂眸,掩去了心事,等人走了后,云染才心疼的看向梁浅茵,“你们俩还没有和好?”

“暂时好不了,先就这样吧。”

梁浅茵并无意多谈和厉远冥的事情,云染看她情绪不佳,也就没再多问。

等到傍晚时分,大部分的宾客已经来了,新郎新娘也已经就位。

傍晚六点十六分,宴会大厅里响起了恢宏庄严的婚礼进行曲,云染挽着云父,梁浅茵跟在后面,一步步的走向红毯另一头的徐景痕,而梁小月和梁小阳就乖巧的牵着婚纱。

俩小孩的高颜值顿时就吸引了不少注意力,而梁浅茵看着红毯另一端的厉远冥,略略有些失神,云染说她和厉远冥并没有举行婚礼,究竟怎么回事?

如果厉远冥真爱梁浅茵,又怎么舍得她受委屈?

心思微微晃动,眼看着到了红毯尽头,也就赶紧收拢了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带着孩子悄悄站到了侧边,而迎上前来的徐景痕已经激动的说不出话来,就差流泪了。

那份娶到心爱女人的喜悦之情,顿时就溢于言表。

梁浅茵看在眼里,着实替云染高兴,徐景痕对她的爱,所有人都看在眼里。

而不似她,至今难以明确心意。

台上讲的什么,梁浅茵也没有听清楚,直到云染激动欢快的声音响起,这才恍然回神,也恰巧云染回过头来,眼中满满的都是欣喜,“我最高兴的是,我的好朋友回来了,完成了我们年轻时的誓约,不管以后怎么样,我们都要做一辈子的好朋友!”

说完就扑上来狠狠拥抱了下她,梁浅茵有些懵,心里又是说不出的感动,也回抱了她,在她耳边轻声笑道:“小染,祝你幸福。”

“我会的,”云染笑着点头,抱过她之后才又去继续婚礼。

台下响起热烈的掌声,混着不少惊诧的眼神,看向梁浅茵,她居然回来了?

梁雯雯跟着梁重来参加婚礼,看着台上容光焕发,出落的越发清艳动人的梁浅茵,恨的一口银牙都快咬碎了。

这个小贱人非但没死,反而还比从前更漂亮几分?

老天爷,你就是瞎了眼!

心里怨气丛生,瞥见不远处的人影,心思微动,顿时扬着笑脸走了过去,“子诚,你也来参加徐家的婚宴?”

“嗯,”韩子诚随意点头,眼睛却半刻也没离开台上那道清艳身影,一别就是好几年,当初知道她失踪时,自己还难过了很长段时间,没想到她竟然福大命大的回来了?

是不是她和自己的缘分没断,才特意回来的?

梁雯雯将他的激动看在眼里,不动声色的笑道:“子诚,梁浅茵回来了,但听说她和厉远冥已经没有关系了,你说谁能娶走她?”

“那当然是我。”

韩子诚想也没想的脱口而出,又愤愤道:“我当初就劝过她,厉远冥那人城府太深,并不适合单纯的她,她非不听,现在终于知道上当了吧?”

“就是啊,但那会儿大家都年轻气盛,谁能听的进谁的劝?”

梁雯雯摇摇头,满脸的惋惜,又笑吟吟的道:“不过现在好了,梁浅茵和厉远冥没有关系,子诚你大可以放心的去追她。”

也不知有意还是无意,两人都默契的没有提姚娇。

而就站在梁浅茵不远处的厉远冥,也被两人选择性的忽略掉了。

等到仪式结束,新郎和新娘去敬酒了,梁浅茵也松了口气,带着孩子去了主桌,徐父徐母都在那里,看见两个小宝贝,顿时就喜笑颜开的接了过去。

梁浅茵也终于得以轻松下,赶紧吃了点东西填肚子,又赶着时间去了趟洗手间。

今天是徐家举办的婚宴,徐家在青城人脉广泛,大半个青城的商界人士都来了,其中也不乏名流政要,徐父徐母也没太多的时间帮着带孩子。

急匆匆的上完厕所,出来洗手的时间,旁边的艳丽女子忽就冷笑骂人,“梁浅茵,几年不见,你的狐媚本事见长啊?”

梁浅茵皱眉,她和这女人素不相识,怎么上来就骂人?

而且看她早先就站在这里的架势,似乎就特意等着自己,准备来场骂战?

凤眸略眯了眯,冷道:“你是谁?”

“哟,几年不见,你连我是谁都忘了?”

艳丽女人就是梁雯雯,从镜子里看着梁浅茵,满眼的刻薄,“梁浅茵,你知道有多少人盼着你去死吗?你五年前就该死了,为什么又还要出现?”

“那就不好意思了,你都没死,我为什么要死?”

既然来者不善,梁浅茵也没怕了她的道理,勾唇冷笑:“像你这样尖酸刻薄,出口就伤人的女人还好好的活在世上,我怎么舍得死?老天向来有眼,必定会先收了你。”

“好啊,几年不见,你嘴皮子倒是变利索了?”

“怎么着,只许你骂人,不许我说话?”

梁浅茵勾唇,凤眸冰冷,“这位小姐,你嘴巴太臭了,建议你漱完口再出去。”

“你!”

梁雯雯气的跺脚,但梁浅茵已经洗过手,潇洒的出了洗手间。

就留梁雯雯在后头愤愤的盯着她的背影,这个小贱人,自己迟早要弄死她!

两人几乎前后脚出来,而且梁雯雯的脸色很是难看,厉远冥等梁浅茵走近,才低声问道:“梁雯雯向来对你不怀好意思,没欺负你吧?”

“就凭她,也配?”

梁浅茵冷哼,看不少人望着这边,立即就皱了眉头,拉开了与厉远冥的距离,“记者的事情才刚过几天,你还是与我保持距离的好。”

“我知道了,你入席吧。”

厉远冥眼中的失落一闪而过,但很快又掩饰下去,若无其事的与旁人交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