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51章 难辨忠奸

  • 书名: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 作者:南北
  • 本章字数:2072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3

梁浅茵只当没看见,坐到另一桌,隔开了与厉远冥的距离。

但刚坐下来久,又有个脸色不善的男人找上门来,冲她冷笑,“梁浅茵,你倒是命大,失踪五年,还能安然无恙的出现?”

梁浅茵皱眉,“你是?”

“你跟我装什么傻?梁浅茵,我警告你,最好离厉远冥远点儿!”

男人是梁重,看梁浅茵一脸懵懂的看着自己,又不耐烦的道:“厉远冥是思雅看上的男人,你要是敢跟思雅抢男人,我绝饶不了你!”

梁浅茵被他说的一脸茫然,厉远冥又不是物品,还有抢来抢去之说?

刚想问他到底是谁,来参加婚宴的宋云却走过来了,本还不耐烦的梁重立即就笑着站起来,满脸明显的巴结,“宋总,您也来参加婚宴?”

“嗯,”宋云淡淡点头,随即就朝梁浅茵扬了杯,眉间漾开了一抹笑容,“浅茵,你来参加婚宴,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

梁浅茵俏皮的吐了下舌头,“我以为你不会来。”

“你呀,就是习惯性的忽略我。”

宋云失笑摇头,旁边的梁重看着两人亲密的态度,都惊呆了。

虽然宋氏才刚进驻青城不久,但人家胜在实力雄厚啊?多老牌企业都不如人家,还不是得腆着脸巴结宋氏?

不过梁浅茵怎么会认识宋云,还和他如此亲密?

眼珠子乱闪了几圈,赶着机会大言不惭的笑道:“宋总,原来您和我侄女儿是朋友啊?那咱们可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

宋云皱眉,“梁总,浅茵是你的侄女?”

“那当然,当年她失踪的时候,整个梁家都别提有多伤心了。”

梁重假意抹了下眼角,一脸的伤感,“好在她吉人自有天相,失踪五年,却是毫发无损的归来,她父母在天有灵,也该是放心了。”

这是宋云头一次听人提起梁浅茵的家事,看看梁浅茵,“你记得他吗?”

“宋云,你说的,人心隔肚皮。”

梁浅茵可没忘方才梁重对她放的那些狠话,凤眸扬起抹讥讽,“梁先生想要攀亲,找错地方了,我可没福气当你的侄女。”

“浅茵,我真是你叔叔啊,你怎么能这么和我说话?”

梁重急了,但看梁浅茵要笑不笑的看着自己,老脸涨的通红,干脆就撇下这桩事,转而看向宋云,“宋总,梁氏就是浅茵父亲创立的,您看咱们是不是?……”

“梁总,我不清楚梁家的过往,而且如今公司大部分事情都是交由浅茵处理。”

宋云眼中噙着温和微笑,但话里话里,都在推崇梁浅茵。

梁重心里恨的要死,却还是希冀的看向梁浅茵,“侄女,梁氏与你渊源匪浅,如今梁氏想与宋氏共同发展,你应该没意见吧?”

“梁先生,我不认识你。”

梁浅茵淡然微笑,眸光中并没有暖色,她独处时就叫她赶紧滚,别抢他女儿的男人,现在看见宋云与她交好,又巴巴的凑上来,想要攀关系?

世上哪有那么好的事情?

梁重暗里咬牙,又着急分辩,“浅茵,我真是……”

“梁先生,这是徐家的婚宴,还望梁先生能自重,别搅了主家的好兴致。”

梁浅茵冷冷的下了逐客令,宋云也看向梁重,“梁总,请吧?”

梁重咬着牙,恨恨的看了眼梁浅茵,这才离开。

他一走,宋云就皱了眉头,“浅茵,他姓梁,你也姓梁,你只怕与他有血缘关系,要不然我派人去查查?这种关系,很容易就能查到的。”

“先不查吧,我向来也少见他们。”

梁浅茵不想被那些糟心的事坏了心情,看有人找过来,与宋云聊生意场上的事情,也就朝他眨眨眼,离席而去。

徐家朋友多,宴会厅里人来人往的,极为热闹。

梁浅茵过去给云染和徐景痕敬了酒,说了堆祝福的话,又小声的和云染告别,时间太晚了,孩子也得回去休息。

云染会意的眨眼,抱抱她,这才不舍的松开手。

梁浅茵笑着捏了下她的手指,也就走了,今天是云染和徐景痕的好日子,也希望他们俩能百年好合,永结同心啊。

眸光越过人群,看向主桌那边,见厉远冥带着俩孩子默默的等着自己,心下又不禁微微叹了口气,没了记忆真不方便,就连忠奸都难辨……

摇摇头,加快步伐走向他们,人群中却突然伸出只咸猪手搂住她的腰,醉醺醺的唤她,“浅茵……”

“先生,请你自重!”

梁浅茵一惊,下意识的就推开了男人的手,而那男人明显已经醉了,被推的踉跄倒退几步,手上的酒杯也摔在地上,发出声清脆的炸响。

不少人顿时就闻声望了过来,而那男人只是醉醺醺的冲她笑,“梁浅茵,我是你的未婚夫韩子诚啊?怎么,勾上野男人,就不肯认我了?”

这话刚出,不少人顿时就低声笑了起来,戏谑的看着梁浅茵和韩子诚。

当年韩子诚劈腿梁浅茵的闺蜜,后来又说是梁浅茵抢了闺蜜的男友,还逼的闺蜜差点打胎的笑话可是在青城传了很久,只要没死的人,大概都记得那段往事。

梁浅茵看看那些看好戏的人,凤眸里闪了愠怒,“这位先生,我并不认识你,你最好嘴巴放干净点,别胡说八道!”

“哟,还不认识我啊?当年和我在床上……”

啪!

梁浅茵怒极,一耳光扇在他脸上,“我并不认识你,你却侮辱我的名节,找打!”

那耳光极重,把韩子诚的酒意都扇醒了几分,见所有人都像看笑话似的看着自己,顿时就恼羞成怒,“梁浅茵,你别给脸不要脸!”

“你给脸?我真替被你看上的人可怜,眼瞎了才会找到你这样的人渣!”

梁浅茵早已经不是从前的梁浅茵,这男人敢红口白牙的诬蔑她,那就用不着跟他客气。

那些看好戏的人见梁浅茵脸上的怒色不像是作假,又面面相觑起来,莫非这女人真不是当年的梁浅茵,只是面貌相似而已?

那边的厉远冥已经将孩子交给徐母,疾步走过来,琥珀色的眸子如若幽潭,深邃冰冷,“诸位,这位小姐是我的朋友,再围着她,就别怪我不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