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52章 脱离厉氏

  • 书名: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 作者:南北
  • 本章字数:2049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3

“原来是厉总的朋友啊,我们告辞,告辞。”

看热闹的人一脸讪笑,瞬间就作鸟兽散,连回头看一眼都不敢。

要知道厉远冥可是青城的皇,谁敢惹他?

倒是韩子诚听厉远冥说他和梁浅茵只是朋友,顿时就亮了眼睛,“厉远冥,这可是你亲口说的,从今天开始,我要和你分个高下,谁追到浅茵,谁就是她的男人!”

“韩先生,你也不照照镜子,你配吗?”

厉远冥一声冷哼,眸里扬着浓浓讥讽,扶着梁浅茵走了。

就那样的人渣,也配追梁浅茵?

梁浅茵被他一句话逗的笑了起来,但很快又敛了笑意,清咳两声,“你认识他?”

“当然认识,曾经的情敌。”

厉远冥点头,看看她敛了笑颜的清艳脸庞,颇为自得道:“当年追你的人也挺多,但他们都不如我,而你也在万千人中,一眼就抓住了我的手。”

“可我记得,你说我是随便逮住你的?”

“对啊?当时那么多人,你谁都没逮,偏偏就逮住了我,难道不是缘分?”

厉远冥笑了起来,琥珀色里的眸里尽是闪闪发光的柔情,看的人脸红心跳,梁浅茵忽就偏开头,也挣脱了他的手,“孩子累了,我带他俩回家休息去了。”

“那我送你们?”

“不用,我自己开了车过来。”

梁浅茵拒绝了他的提议,从徐母手里接过孩子,告别之后,也就走了。

厉远冥也不吭声,就跟在她身后走着,到了宴会门口时,梁浅茵终是忍不住了,回头无奈的道:“厉先生,我自己回家就行了,你能不能离我远点儿?”

“我看着你和孩子上车离开,也就不能跟了。”

厉远冥无辜的看着她,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梁浅茵送了个白眼给他,也干脆懒得再管,带着孩子就往前走,但刚推开门,迎面就碰上了厉老爷子。

厉老爷子看见四人,脸色瞬间就阴沉下来,“厉远冥,你对她真是体贴有加啊?”

“爷爷,这是我的妻子和孩子,我体贴她们,有什么错?”

厉远冥淡声反驳,一下就把老爷子气笑了,“好,很好,她们都是你的亲人,只有我是你的仇人,是吧?”

“爷爷,你明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厉远冥皱眉,拉着梁浅茵就要离开,哪知门口居然堵不少记者,看见一家四口出来,就开始疯狂的拍照,情形与上次如出一辙。

厉远冥一下就恼了,眸光沉沉的看着老爷子,“爷爷,您非要逼我?”

“厉远冥,你别跟我耍横,就这点事,有什么不能拍的?”

厉老爷子冷笑,就招呼那些记者赶紧拍,轻蔑的眼神就似有若无的扫过梁浅茵,“诸位,孩子是厉家的继承人不假,但继承人的母亲却不一定……”

“爷爷!”

厉远冥怒极,打断了老爷子的话,又怕影响到婚宴,将热闹掩到了身后,才疾言厉色道:“我只认梁浅茵,至于您认不认,那是您的事情!”

“我不认梁浅茵,她就休想进厉家的门!”

厉老爷子也来了脾气,愤怒的怼回去,厉远冥听的眸光越发森冷,紧紧抿了薄唇,才又沉沉说道:“爷爷,您当真不认她?”

“我说不认就是不认!”

厉老爷子厉喝,气势完全不输厉远冥,把厉远冥都听笑了,淡声道:“不就是厉氏吗?如您所愿,从今日起,我放弃厉氏总裁的位子,以后只做个普通人,陪在妻子和孩子的身边。”

老爷子一愣,随即又怒不可遏,“厉远冥,你疯了?”

“不是我疯了,而是爷爷您太偏激,为免再刺激您,我想咱们还是分开的好。”

厉远冥失望的摇摇头,一手抱个孩子,护着梁浅茵,头也不回的走了。

老爷子气的在他身后怒吼,“厉远冥,你会后悔的!”

只可惜厉远冥并没有停顿,护着妻儿一徐走远,只留了背影给他。

那些记者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起来,最后还有胆大的小心问了句,“老爷子,那咱们还把消息放到网络上吗?”

“放什么放?啊?马上把消息都给我撤了!”

老爷子怒不可遏,厉远冥甩下厉氏,和梁浅茵那个狐狸精跑了,这消息要是见报,那还得了?

他就不明白了,梁浅茵也不是什么倾城绝世的佳人,厉远冥为什么就对她死心塌地?

说来说去,肯定是梁浅茵给他下了迷魂汤!

走廊里的厉老爷子气的满眼怒火,而厉远冥护着梁浅茵到了地下停车场,将孩子安顿好之后,才朝梁浅茵无奈道:“对不起,爷爷犯糊涂,又连累你了。”

“没关系,他犯糊涂也不是第一次了。”

梁浅茵看他站在车边,默默守护的姿态,凤眸闪了闪,低声道:“老爷子在上面,你再去也不合适,要不送我和孩子回家?”

话音未落,就见那双琥珀色的眸里闪了惊喜,“你真的愿意?”

梁浅茵没说话,只是坐进了副驾驶,用行动表示她的心意,厉远冥抿了抿薄唇,弯出抹好看的弧度,心情大好的坐进驾驶室,“萤儿,谢谢你的体贴。”

“说到底,这事还是我连累了你。”

梁浅茵回头看了下已经睡着的孩子,才又低低道:“厉远冥,你爷爷态度坚决,你也别和他置气,厉氏家业,怎么能说不要就不要?”

“我说了不要,那就是不要。”

厉远冥摇头,眸光柔和的看了她一眼,又淡声道:“爷爷素来喜欢针对你,我若是屈服,以后你就别想再有宁日,而我还希望咱们能和好如初,又怎么能让这种情况发生?”

“可他是你的爷爷……”

“对爷爷的孝顺我分毫都不会少,但爷爷做得不对的地方,我也不会愚昧的顺从。”

趁着等红灯的时机,厉远冥轻轻揉了下她柔软黑亮的发,琥珀色的眸里浮着淡淡微笑,“你放心吧,没有了厉氏,我照样能活的风生水起。”

他的手掌很温暖,动作也很轻柔,梁浅茵颇为享受的眯了眼,但很快又正了脸色,“老爷子是冲我来的,却害的你丢了家业,要是新公司有什么困难,你尽管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