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63章 昏迷

  • 书名: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 作者:南北
  • 本章字数:2110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3

云染清咳了两声,打断两人含情脉脉的对视,梁浅茵无端红了脸颊,赶紧别开眼神,也不敢再看厉远冥。

厉远冥倒是微微一笑,续上了之前的话题,“孩子入学的事情,我会放在心上的。”

“你是孩子的父亲嘛,这可是你的义务。”

云染接了话,又冲梁浅茵挤眉弄眼的笑,低低道:“深情对视的感觉怎么样?”

“哎呀,就是觉得他嘴上沾了油而已,哪有什么深情对视?”

梁浅茵羞的啐了她一句,这个讨厌的丫头,怎么也喜欢哪壶不开就提哪壶?

云染嘿嘿笑,笑声着透着狡黠,梁浅茵脸红红的,也不搭理她了,转而照厉梁小月和梁小阳吃饭,再说下去,老底都得被那丫头问出来。

她知道自己的心思了,那不也就等于厉远冥知道了自己的小秘密?

……

众人说说笑笑的,一直聊到深夜时分,才散了席。

海风清凉,梁浅茵都觉得骨子里有些发颤,云染已经带郑语雪去她那边休息了,厉远冥安顿好孩子,回头来看梁浅茵,见她脸色有些泛白,不禁皱了眉,“身体不舒服?”

“没有,可能是海风吹的太久,身体有些受不住。”

她自从生过梁小月和梁小阳之后,身子骨就差了许多,稍微点风寒就难受。

厉远冥听她这么说,赶紧就去淋浴间给她放了满浴缸的热水,“你好好泡澡,我就在楼下沙发睡,还不舒服,我就马上送你去医院,别弄坏了身体。”

他可没忘宋云说的话,梁浅茵当初生孩子时差点没命,现在还需要好好调养。

既然她身体不舒服,就不能马虎。

只是梁浅茵摇了头,婉拒了他的好意,“没关系的,我泡个澡就好了,你也忙了一天,赶紧回去休息吧,不用守着我。”

“萤儿,你的身体很虚弱,你就让我留……”

“真的没事,走吧。”

梁浅茵略略沉眸,不想他留在这里,厉远冥无奈,也只得离开,又不放心的叮嘱,“有事就给我打电话,千万别硬撑着,知道吗?”

“我知道了,好邻居,你就赶紧回去吧,我也好去泡澡,驱驱寒气。”

“那行,我就先走了。”

她都这么说了,厉远冥也只能一步三回头,满怀担忧的离开。

梁浅茵今天也累的不轻了,厉远冥刚走,便转身回房进了浴缸,智能恒温的水暖暖的浸泡着身体,骨子里的那股寒气似乎都驱散了不少。

只是脑子有些昏昏沉沉的,不知不觉间,竟然躺在浴缸里昏睡过去。

夜深人静时,厉远冥刚睡没多久,手机铃声忽就响了起来,见是梁浅茵打来的电话,赶紧点了接听,“怎么样,是不是还不舒服?”

“爸爸,妈咪昏倒在浴缸里了,你快来救救妈咪!”

梁小阳惊惶失措的哭声传过来,似乎怕惊醒什么,又死死的压抑着哭声,厉远冥一下跳了起来,抓起外套就往外冲,“别哭,你看着小月,我马上就过来!”

他就觉得梁浅茵今晚脸色不对,她还偏要逞强!

两家的别墅本就离的不远,厉远冥开着车,一脚油门下去,没半分钟就冲到了梁浅茵的别墅前,风驰电掣的冲上楼,就见梁小月还在睡,而梁小阳在淋浴间已经哭红了眼睛。

“爸爸,妈咪,你快救妈咪!”

梁小阳压抑着哭声,看见厉远冥就如同看见救星,赶紧拉着他到浴缸前,就见梁浅茵双眸紧闭,脸色潮红的躺在浴缸里,额头滚烫,怎么唤也不醒。

试下了水,水依然是热的。

这么看来,应该是受了凉,高烧昏迷了。

厉远冥抄起浴巾,抱了人回房,梁浅茵身上滚烫的热度传过来,直灼皮肤。

皱了眉,赶紧给私人医生打电话,又艰难的给梁浅茵换上了睡衣,梁小阳跑进房间,看见梁浅茵还是脸色潮红,双眼紧闭的模样,都急哭了,“爸爸,妈咪怎么还不醒?”

“妈咪发高烧了,得要打针才行。”

厉远冥摸摸他的脑袋,柔声安慰,“这是人体正常的生理现象,只要及时治疗,就不会有任何的生命危险,你放心好了。”

“可是我好怕……”

梁小阳抱着他的胳膊,黑漆漆的眼里有着惊惶,他起床上卫生间,就看见妈咪昏倒在浴缸里,怎么都叫不醒,天知道他当时有多害怕?

“没事的,爸爸在这里,不会让你妈咪有事的……”

察觉到他小小的身体仍在轻轻颤栗,厉远冥伸手将他抱进了怀里,给予无言的安慰。

一大一小就安静的看着床上昏迷的梁浅茵,许是有了厉远冥的怀抱,梁小阳也安静下来,而床上的梁浅茵紧皱着眉,脸色痛苦,豆大的汗珠沁了出来。

厉远冥将梁小阳放在床上坐着,自己又赶紧去弄了凉毛巾过来,给她覆在额上。

梁小阳很是怀疑,“爸爸,这个管用吗?”

“有点用,”私人医生过来还需要段时间,他只能用土办法先顶着。

凉毛巾覆上去之后,梁浅茵的脸上的痛苦似乎稍缓了些许,厉远冥心喜,赶紧起身就要去弄凉水过来,备些毛巾准备替换。

但刚起身,梁浅茵却忽然抓住了他的手,眉间似藏着撕心裂肺的痛,“远冥,远冥……”

痛楚难忍的声音,听的厉远冥瞬间就红了眼圈,“萤儿,你记起我了对不对?”

可梁浅茵仍在昏迷中,叫了两声,手又再度无力的垂下。

“爸爸,快覆毛巾!”

梁小阳都替他着急,看他还傻站着,小短腿赶紧跳下床,跌跌撞撞的去弄了凉毛巾过来,又学着厉远冥的样子,将毛巾覆在梁浅茵的额头上。

但之后无论再怎么换毛巾,床上的人儿都已经没了反应。

似乎那不过是厉远冥的错觉。

私人医生来的颇快,给梁浅茵量了体温,赶紧就上了退烧吊水,忙活到下半夜的时候,梁浅茵的脸色才渐渐恢复正常,变的白皙红润起来。

梁小阳毕竟是孩子,凌晨过后就已经捱不住瞌睡,倒在厉远冥怀里睡着了。

厉远冥倒是精神奕奕,一直守在床前,等到天色微亮时,见梁浅茵终于眨眨睫毛,清醒过来,没等她动,就先低低的道:“还吊着水,你小心些。”

她的身体太虚弱,得多补充些营养液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