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64章 来者是客

  • 书名: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 作者:南北
  • 本章字数:2023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3

梁浅茵茫然的看看床边的吊水挂架,眼神落到厉远冥泛着乌青的眼睑下,刚想要说话,喉咙里却是极度干涩,竟是嘶哑的说不出话来。

“别慌,我马上去给你倒水。”

厉远冥安抚了句,又飞快的倒了杯温水过来,扶着她半坐起来,整整喝了三杯水,梁浅茵才觉得喉咙舒服了许多,低低咳嗽了两声,“我感冒发烧了?”

“嗯,昨夜海水颇大,你受了凉。”

厉远冥点头,眸里藏着心疼,同桌好几个人,连小月和小阳两个孩子都没事,她却高烧了一场,足见她的身体有多糟糕。

可她还那么拼命的工作,身体能熬的住吗?

话憋在心里,也没敢质问她,想到她昨夜昏迷时的呼唤,眸里又起了点亮光,“浅茵,你是不是想起什么来了?”

“厉远冥,我很感谢你的照顾,但我什么也没有想起。”

梁浅茵摇头,凤眸清冷,眼神落到身上的睡衣上面,又倏然色变,她记得昨夜进了浴缸之后就没有出来,现在却衣衫整齐?

锐利的眼神看向厉远冥,厉远冥苦笑,“事急从权,对不起。”

天知道给未着寸缕的她穿睡衣,他究竟掐死了多少邪恶细胞,才能忍着不多看她一眼。

梁浅茵瞪他,脸红红的看向一旁。

心里有些郁闷,又只能无奈的接受事实,反正孩子都生了,让他看一眼,又不会掉肉。

两人虽然轻声的说着话,但梁小阳仍是被惊醒过来,睁开眼就见脸红红的梁浅茵,顿时就担忧的快哭了,“爸爸,为什么妈咪的脸还那么红?是不是没治好?”

“呃,这个……”

厉远冥看向梁浅茵,梁浅茵拿眼瞪他,转头又朝梁小阳柔声说道:“妈咪就是起来的时候不小心用力过度,涨红了脸,等会儿就没事了。”

“原来是这样啊,那妈咪您要小心些。”

梁小阳这才散了忧色,小大人似的叮嘱了句。

梁浅茵讪笑,回头又拿眼剜厉远冥,厉远冥无辜的摸摸鼻子,皮厚的只当没看见。

梁浅茵的身体底子弱,高烧过后,就开始咳嗽流涕,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只能在家里休息,厉远冥不放心他,几乎把公事都搬到了梁浅茵的别墅里来处理。

他这般悉心照顾,梁浅茵既有感动,又有些无奈,几次三番想叫她回去,但没说两句,自己就先咳的天昏地暗,也只能作罢。

云染已经自责的不行,若不是她那日非要聚会,浅茵又怎么会生病?

傍晚又提着熬好的补汤过去,徐景痕看她还是眼眶红红的模样,忍不住叹了气,“你也别这样,否则浅茵嫂子每回看见你,还得安慰你一回。”

“但的确是我害了浅茵……”

想到梁浅茵如今卧床不起的模样,云染差点就落下泪来。

谁都没想到,梁浅茵的身体会如此虚弱,一个小小的感冒,卧床近半个月,还没有好转的迹象,人也瘦了一圈,看谁看着都揪心。

“唉,你也别这么想,当时只为了庆祝,谁又能料到后来的事情?”

徐景痕心疼的揽住她纤瘦的腰身,浅茵嫂子卧床半个月,云染也就半个月没有睡过囫囵觉,每每都是梦中惊醒,又暗自垂泪。

她虽然不说,但他都知道。

看她依然神色低落,又故意逗她,“你不是把你与小月和小阳的合拍发在网络上了吗?那么多粉丝催着你赶紧生个孩子,要不然咱们也开始造娃计划吧?”

“可是我怕会生个像你一样不着调的,我会被气死。”

云染知道他是故意逗自己开心,也就顺着他的话风损了句,徐景痕哭笑不得,“云染,你的脾气比我更臭好吧?”

“哼哼,那又怎么样?我的脾气臭,不照样有人宠着?”

“那是,就有人喜欢脾气臭的,还想把你捧在手掌心,把漫天的星星都摘给你才好。”

徐景痕笑眯眯的,情难自禁的在她颊边落了吻,惹的云染拿眼嗔他,但那高高翘起的唇角上,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的甜蜜笑容。

这么一逗,云染的心情也稍稍好了些许,提着补汤到梁浅茵的别墅,却刚巧见着宋云的车也到了,手里提着不少补品,看那架势,也知道是来看望梁浅茵的。

当初云染和徐景痕结婚的时候,宋云还参加过婚宴,这会儿见着,徐景痕先就打了声招呼,“宋先生,过来看浅茵嫂子?”

“嗯,”宋云点头,又略皱了眉,“路总的称呼,是不是该改改了?”

“不用,反正他俩也没离婚,这称呼正合适。”

徐景痕挑了眉,桃花眼里是玩世不恭的笑,拉长声音喊了句,“衡哥,来客人了!”

“你啊,气着了宋先生怎么办?”

云染嗔怪了句,又朝宋云笑道:“宋先生,徐景痕就是这个脾气,你别介意。”

毕竟那句浅茵嫂子,她也是很赞同的。

宋云咬牙,硬生生逼出点笑容,“无妨,称呼而已。”

“还是宋先生豁达啊,以后等衡哥和浅茵嫂子摆喜宴的时候,你可一定得来。”

“徐景痕,还有完没完?赶紧带客人进去。”

云染瞪他,点到为止就好了,刺激过度,把宋云气疯了怎么办?

厉远冥已经出来了,看见是宋云这个客人,清冷的眸就扫向徐景痕,眸光愈发冷淡。

徐景痕嘿嘿讪笑,“衡哥,他来看浅茵嫂子。”

“既是宋总来了,那就请进吧。”

厉远冥微微颔首,侧身让开了路,宋云在徐景痕那里受了窝囊气,正没地儿去,见状就怒笑道:“厉远冥,浅茵从未承认过你的身份,你凭什么在这里发号施令?”

“浅茵最近身体欠佳,宋总还是保持清静为妥。”

厉远冥不悦的皱眉,宋云却是怒极反笑,“她身体欠佳,那还不都是你害的!”

“喂,宋云,你看浅茵你就去看,怎么还乱咬人?”

云染向来是个小辣椒脾气,当即就把补汤往徐景痕怀里一塞,明亮的眸里染了怒火,“浅茵生病,是我思虑不周,跟厉远冥有个屁的关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