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69章 争夺抚养权

  • 书名: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 作者:南北
  • 本章字数:2093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3

看见厉远冥跑进来,梁小阳就先哭了,“爸爸,您快救妈咪!”

“别怕,妈咪不会有事的,”厉远冥安慰了句,上前摸摸梁浅茵的脉搏,又探了下鼻息,发现一切正常,这才松了过口气,“只是晕过去了,没什么过大的关系。”

说着将她抱到了沙发上,又盖了薄毯。

张嫂在旁边抹泪,“唉,若不是那个老头子来闹架,夫人又怎么会晕倒?”

“你把情况说给我听听。”

厉远冥看着昏迷的梁浅茵,眉间藏着一抹阴郁,听见老爷子说要走法律途径抢走孩子,眼中的郁色就更浓了几分,脸色阴沉的能捏出水来。

梁小月缩着肩膀,怯怯看他,“爸爸,我怕……”

这样的爸爸,看起来好凶啊。

“不怕,爸爸只是想到了些不高兴的事情,不会伤害小月的。”

厉远冥恍然回神,放软声调安慰了句,而彼时私人医生也赶过来了,给梁浅茵做了检查,也确认她只是昏迷,多加休息就行了。

只是又有些无奈的叮嘱,“厉总,令夫人身体实在糟糕,您平日还是少刺激她,让她是保持平和心态,放松心情,这体质才能慢慢恢复过来。”

“行,我知道了。”

厉远冥点头,梁小阳皱眉,“医生叔叔,我妈咪的身体为什么那么糟糕?”

“因为你的妈咪是个女超人,但是生下你和小月之后,她的超人能力就消失了,变成了你们的妈咪,所有身体就会变的虚弱。”

私人医生笑着讲解了句,梁小阳听的似懂非懂,而梁小月直接就躲在厉远冥怀里哭了起来,“呜呜,是我害了妈咪,是我害了妈咪……”

“哎哟,小宝贝儿,不是你害的,你是妈咪的天使,特意来守护妈咪的。”

医生都被她哭的有些手足无措起来,梁小月根本不听,就窝在厉远冥怀里直哭,梁小阳也眼眶红红的,紧紧抿着嘴,若不是他和梁小月,妈咪又怎么会失去超能力?

两个小宝贝都哭了,私人医生尴尬的望向厉远冥,也不知怎么办才好。

厉远冥微点了头,示意他先离开,这才柔声哄劝,“妈咪虽然失去了超能力,但是却获得了两个小天使来守护她,妈咪心里其实很开心的。”

“爸爸,我不想要妈咪生病……”

梁小月抽抽噎噎的,厉远冥点头微笑,“那我们都要乖乖听妈咪的话,不惹妈咪生气,她就不会生病了,好不好?”

“好!”

俩宝贝异口同声的答应,乖巧的惹人怜爱。

厉远冥让张嫂带着他俩去休息,自己则抱了梁浅茵上楼,轻若羽毛的重量抱在怀里,厉远冥都忍不住眼底泛酸,这么纤瘦的身体,该是用了多少力气,才闯过那些生死难关?

小心的将她放在床上,就默默的陪在床边,等她苏醒。

须臾间,厉老爷子的电话却打了进来,厉远冥看看尚未清醒的梁浅茵,走到窗边才按了接听,低低道:“爷爷,有事?”

“厉远冥,我没有事,难道就不能找你了?”

老爷子的口气颇冲,厉远冥险些压不住怒意,重重拧了几下眉心,才勉强压下住气,沉声说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您刚刚在梁浅茵这里耍了威风,把她都气的昏迷了,您这会儿找我,莫非还想讨论孩子的归属不成?”

“她气昏迷了?那真是好,孩子没了她,才会真正成长!”

“爷爷!”

厉远冥恼怒,厉老爷子却根本不理会他的怒意,只是冷笑道:“厉远冥,我今天好心好意找上门,想让梁浅茵嫁给你,结果你猜怎么着?人家竟然直接就拒绝了!”

“我就不明白了,梁浅茵对你根本了无情意,你上赶着拿热脸贴冷屁股,有意思吗?”

“爷爷,这是我和梁浅茵之间的事情,我早说过了,您别插手。”

“是,我不插手,我不插手的结果就是你和她一直没完没了的拖着,拖到她根本不想嫁给你,拖到我的重孙都管别人叫爸爸,是不是?”

厉老爷子怒笑起来,“厉远冥,我要给孩子做亲子鉴定,只要结果显示没问题,我就是拼了这条老命,也会和梁浅茵把官司打到底,绝不会让厉家的子孙留落在外!”

“爷爷,这件事我会和梁浅茵商量的,算我求您了,您别插手行不行?”

“晚了!你告诉梁浅茵,既然她现在不想进厉家的门,那她以后就再也别想进厉家!”

厉老爷子疾声厉笑,话音未落,直拉就挂断了电话。

他还就不信了,治不了一个梁浅茵?

等他拿到了两个重孙的抚养权,那个没教养的女人也别想看到孩子!

厉老爷子做事粗暴简单,厉远冥的眉头都皱成了死结,沉吟半晌,又给徐景痕去了电话,“你赶紧准备一支律师团,我要和爷爷打官司。”

“衡哥,你疯了吗?厉氏的律师团有多厉害,你又不是不知道,贸然和你爷爷打官司,你会输得很惨的。”

“先不管了,爷爷执意要抢孩子的抚养权,我不能坐视不理。”

厉远冥拧了眉心,那边云染已经骂了起来,厉远冥干脆直接的挂断电话,身后却传来梁浅茵低低的声音,“厉远冥,你爷爷步步紧逼,看来我只能真的去M国定居了。”

先前她只是恼极了放狠话,但厉老头如此不要脸,她权衡再三,还是避开为妙。

“浅茵,你给我点时间,这件事交由我来处理,好不好?”

琥珀色的眸安静的望着她,向来如冰似雪的清冷眸里,流露着点点祈求。

梁浅茵眼眶泛酸,但还是轻轻摇了头,“如果他真的告我,我就连出国的机会都没了。”

若是让厉老头把孩子抢走,她真的会疯的。

“我知道,我都知道,我用我的生命起誓,绝不会让爷爷抢走孩子的……”

厉远冥知道孩子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忍着眼底涩意,上前轻轻抱了抱她,“我马上去找徐景痕,让他找更顶级的专业律师团队,以防万一。”

爷爷不打官司也就罢了,若是真打,他也不至于眼睁睁看着悲剧发生。

话音未落,厉远冥就已经大步出了房。

听着沉稳急促的脚步声渐行渐远,梁浅茵的眸色也茫然起来,厉远冥,我还能相信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