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72章 亲子活动

  • 书名: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 作者:南北
  • 本章字数:2082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3

凤眸求助的望向厉远冥,厉远冥微微一笑,淡声解释,“开庭就是让法官大人来判断一件事情的对错,事情有对错,但开庭这个词本身没有好坏之分。”

“哦,”梁小阳有些似懂非懂,但很快又皱了眉,“那妈咪做了什么事情,要让法官大人来判断事情的对错?”

“你和小月的归属。”

厉远冥给了个简单解释,又郑重道:“不过你放心,爸爸会让妈咪永远和你们在一起的。”

“嗯,爸爸是世界上最厉害的人,我相信爸爸一定能做到!”

俩小孩子都乖巧的点了头,清澈纯真的眼睛里不难看出满满的崇拜,厉远冥笑了笑,叫来张嫂领着他俩回房,这才低低喟叹一声,“浅茵,许久未曾这般抱着你了……”

“你还说!”

梁浅茵脸上的红晕才刚消退,瞬间又腾的升了起来,急着要从他膝上跳下去,厉远冥却略略收紧了手,下巴搁在她肩窝处,低低道:“别动,我就抱会儿,一会儿就好……”

低沉暗哑的声音里带着近乎卑微的祈求,梁浅茵怔了怔,没再挣扎。

厉远冥也就安静的抱着她,低低道:“浅茵,开庭在即,但徐景痕那里久久没有消息传来,想来一时间很难找到顶尖的律师团队,咱们就不用做指望了。”

“那怎么办?厉远冥,我是不会交出孩子的。”

他这般温柔,梁浅茵的声音也温柔下来,凤眸静静的看着他,厉远冥点头,“我明了你的心思,若真有那日,我与你共同上庭,孩子最终只会判给父母,而不是爷爷。”

“而我未曾和你解除婚姻关系,只要你不愿,没有谁能夺走孩子。”

说到后头,厉远冥笑了下,“不过我已经派人去厉氏的几个分公司做了策反,近期又抢了厉氏好几个大订单,想来爷爷这会儿还在愁着厉氏这一季度的业绩,而非打官司。”

“厉远冥,你……”

梁浅茵有些惊愕,他这样对厉氏出手,就不怕厉氏元气大伤吗?

只是厉远冥依然笑着摇了头,像是看懂了她眼里的意思,“为了你和孩子,一切都值得。”

梁浅茵愣了,旋即又半垂了头,没再看他。

这个人说话动不动就让人感动的想流泪,也不知道他是何居心?

心里腹诽,嘴里却是勾起了自己也没察觉的甜蜜微笑,被保护的感觉,真的很不错啊。

忐忑的等了三天,终于等来不用开庭的消息,梁浅茵这才放下心来。

只是想想又有些担忧,厉老爷子素来对孩子都是势在必得,也不知道厉远冥把厉氏折腾成什么样了,才会让厉老爷子选择救厉氏,而不是夺孩子?

而她问厉远冥,厉远冥永远都是叫她不用担心。

中午吃饭的时候,梁浅茵心不在焉的挑着饭菜,对面的宋云看她把饭挑撒了,都没有回过神来,忍不住敲了下桌,“浅茵,你在想什么呢?”

再这样下去,就该撒汤了。

“啊?哦,我就在想公司的事情而已。”

梁浅茵搪塞过去,但凤眸微转,又忍不住问了句,“宋云,厉氏现在怎么样了?”

宋云瞬间皱眉,“你在担心厉远冥?”

“没有的事,我只不过突然想到了那茬而已。”

梁浅茵才不会承认的小心思,看他还不信的看着自己,顿时就恼了脸,低下头吃饭,“你不说就算了,我回头自己问问厉远冥。”

“我也没有不说的意思,只是觉得你最近对厉远冥,似乎过于关心。”

宋云的脸色浅淡下来,看不出几分情绪,淡声说道:“厉远冥那个人相当有魄力,为了阻止厉老头开庭,几乎把厉氏拆的七零八落,现在厉氏的烂摊子就够厉老头操心的了,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没空来找你的麻烦。”

“是吗?听起来的确很不错。”

梁浅茵低着头,就听声音里似乎有点儿笑意,但也看不见她脸上的表情。

宋云盯着她乌黑的发顶看了会儿,眼底就露了苦涩的笑。

她对厉远冥的担心,他又怎么会看不出来?

下午下班前,梁浅茵给厉远冥打了电话,让他过来接自己下班。

厉远冥自是乐意,来宋氏接了她,又去早教园接俩孩子,一路上梁浅茵都在打量他,厉氏从前是青城的龙头企业,却亲自毁在了他自己手里,他难道丁点都不心疼?

许是打量的多了,厉远冥趁着红灯,眸光温柔的看向她,笑言道:“怎么突然怪怪的看我?莫非觉得今天的厉远冥,要比昨天的厉远冥更好看?”

“呸,你也忒自恋了。”

梁浅茵低低的啐了句,凤眸里却是起了浅浅笑容,眸光流转了几圈,才状似不经意的问道:“厉远冥,你那日说打击厉氏的,厉氏最近怎么样了?”

“还行,运转不算太困难,倒不了台。”

厉远冥笑容轻松,似乎厉氏并没有多大问题,梁浅茵却瞬间红了眼圈,“你骗我!”

“浅茵,我真没骗你,厉氏是我的心血,我怎么会让它倒台?”

厉远冥一眼就看穿了梁浅茵的担忧,握了握她的手,“你别担心,有爷爷在,厉氏不会破产的,等我和你的事情明朗之后,我也会全力重建厉氏。”

可是好端端的厉氏被拆了,人才流失,想要重建起来,又有多不易?

梁浅茵别开头,泪眼朦胧的望着窗外,没再出声。

厉远冥低低叹息了声,也没再说话。

到早教园,俩宝贝刚好放学,见是爸爸和妈咪一同来接,小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几分,上了车,叽叽喳喳的说着笑容里的趣事儿,都没有停过。

梁浅茵也喜欢和孩子们交流,问了问早教园的事情,梁小月却突然话锋一转,“妈咪,这周六要举行亲子活动,你和爸爸一起来参加吧?”

“呃,”梁浅茵下意识的皱眉,看看厉远冥,厉远冥无声的望过来,眨眨眼,表示听从一切听从她的安排。

梁浅茵避开他的眼神,“一定要爸爸和妈咪都参加吗?”

“对啊,每个小朋友都有爸爸和妈咪,要是我和梁小阳没有,会被别人笑话的。”

梁小月撅了嘴,有些不开心,望望淡定开车的厉远冥,“爸爸,你明天会去的,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