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76章 人间一枝花

  • 书名: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 作者:南北
  • 本章字数:2100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3

没等梁浅茵话落,厉远冥已经答上来了,把梁小阳喜的一蹦三尺高,“爸爸,你猜对了!”

主席台上的李老师笑吟吟的敲了下铜钟,“我宣布,第一关的你画我猜活动,由梁小月与梁小阳同学的家庭组获胜!”

台下响起如雷般的掌声,只是那些人的眼神,却有些怪怪的。

梁浅茵扫了眼,也没往心里去,李老师则笑着宣布,“接下来是第二关的亲子蛙跳活动,由父亲带着孩子进行蛙跳,谁先到达终点,谁就获胜。”

规则很简单,但梁浅茵看看自家的两个娃,轻轻摇头,“厉远冥,人家一个娃,咱们两个,太吃亏了,这一关就不要参加了。”

“不参加,那第一关所做的努力岂不是前功尽弃?”

厉远冥眨眨笑了笑,清冷的眸里满是宠溺,“相信我,两个娃也同样能获胜。”

他说的信心十足,薄唇弯出上扬的愉悦弧度,笑若灿阳。

梁浅茵看了两秒,也就点了头。

难得他和孩子都十分开心,输赢又何妨?

方才已经得了足够的关注,李老师也就没太在意后面比赛的输赢,见厉远冥依然带着两个孩子参加蛙跳,也只是笑着举举胳膊,“小月爸爸,加油!”

“谢谢。”

厉远冥礼貌颔首,已然恢复那个冰冷矜贵的男人,眉眼冷淡,并无几分笑容。

李老师暗自咋舌,这个男人好冷啊。

对着老婆孩子的时候笑的像是春天里的花儿,对着外人,就活似万年冰山。

看来也是个宠妻狂魔。

领着厉远冥带了比赛位置,再交待了下规则,李老师也就走开了,旁边的四位家长爸爸都只抱着一个孩子,看向厉远冥的眼神,就是不怀好意的笑了。

两个娃,看他这次还怎么赢?

厉远冥挑眉,只当没看见那些挑衅,让小月和小阳坐在他臂膀上,抱紧他的脖子,听着信号枪一响,立即就毫不犹豫的下蹲起跳,一跃半米。

“哇,小月爸爸好厉害!”

才刚起跳,不少家长都惊叫起来,直呼厉害,梁浅茵看他似乎能应付过来,凤眸里的担忧转化为惊喜,跟着小跑上前,“厉远冥,加油!”

厉远冥抬头,冲她一笑。

俊美如神祗的容颜上绽着宠溺微笑,瞬间就引来了女人们一片啊啊啊的疯狂叫声。

天哪,看人家的老公,再看自己的老公,分分钟都想扔了好吗?

梁浅茵眉眼含笑,就紧跟着厉远冥,给他加油打气,而厉远冥虽然抱着两个孩子,但依然毫不费力的领了先,气的那几组的家长妈妈就差发飙了。

人家两个娃都轻轻松松的领先,她们家的抱一个,还跳的比生孩子还困难?

等厉远冥抱着梁小月和梁小阳跳到终点的时候,那几位参赛的家长爸爸还在半道上吭哧吭哧的直喘粗气,努力的往前跳。

梁浅茵赶紧接下孩子,又递了水给厉远冥,凤眸里满是亮晶晶的笑容,“厉远冥,真棒!”

厉远冥一下笑了起来,“能得你夸奖,比什么都来得珍贵。”

梁浅茵脸一红,别开头不说话了,梁小月笑嘻嘻的凑过来,“爸爸,你好厉害!”

“是吗?那小月以后要不要像爸爸这样厉害?”

“不要!”

梁小月想也没想的摇头,把厉远冥都听的惊奇起来,“为什么啊?”

“因为我想像妈咪一样厉害,找个像爸爸这样厉害的人宠着我就行了。”

梁小月的算盘打得精,一下就把厉远冥和梁浅茵都给逗笑了,他家这个女儿,嘴甜人娇,小心思又特别活络,以后走到哪里,都是人间一枝花啊。

他们说笑间,其余参赛的代表,也终于到达了终点,都快累到虚脱,毫无悬念的,又是梁小月代表组夺得了第一名。

接下来的几关体力赛与智慧猜谜赛,梁小月代表组更是展现出超高智商,完全辗压了其余的参赛代表。

活动一直持续到晌午时分才堪堪落幕,而梁小月家庭,也当之无愧的获得了第一名。

李老师喜笑颜开的宣布梁小月家庭上台领奖,姚娇看着容光焕发的梁浅茵,一口牙齿都快咬碎了,就不停埋怨韩子诚,“你要是敢上台,怎么会比不过厉远冥?”

“人家在台上风光,咱们就在台下受闷气!”

“韩子诚,你现在是越来越窝囊!”

“你还有完没完?”

韩子诚恶狠狠的偏头,声音压的只能两个人听见,“你也不瞧瞧你现在黄脸婆的样,就算我能比过厉远冥,你又哪点比得上梁浅茵?你给她提鞋都不配!”

“韩子诚,你疯了是吧,我才是你老婆!”

“哈哈,老婆?姚娇,你怎么爬上我的床,你比谁都清楚!”

韩子诚对姚娇也就是图一时新鲜,玩玩而已,但奈何姚娇手段够狠,不仅怀了孕,还楞是把梁浅茵给气的解除婚约,当场就嫁给了了厉远冥。

而他后来好长一段时间都追悔莫及,直到梁浅茵失踪,心理才稍稍平衡。

但如今梁浅茵又回来了,而且出落的比从前更风华傲人,这会儿叫他看着本该是他的女人,却在别的男人怀里撒娇甜笑,他怎么能忍下那口气?

梁浅茵也太特么狠心了,他当年就是玩了她的闺蜜,她居然就抛弃了自己?

眼里闪的都是怨毒,紧紧盯着缓步上台领奖的梁浅茵,这个该死的女人,从前还矜持着不肯让自己碰她,如今倒是被厉远冥滋润的楚楚动人?

姚娇将他的怨毒看在眼里,忽就喊了一句,“他们俩离婚了,才不是真正的家长!”

晌午的阳光颇烈,操场上的人都有些乏了,只等着颁奖结束就赶紧离开,但人群里突然炸起这么一句厉喝,所有家长都像打了鸡血似的,瞬间就来了精神。

人比较多,也听不出是谁喊的那一句。

李老师拿着奖杯,怔愣了下,但还是很快恢复了笑脸,但那些家长已经纷纷交头接耳起来,声音大的压都压不住,“听说没有?那女的被个老男人包养了!”

“啧,老天真特么不公平啊,那种贱货老少通吃,咱们这种好女人却要被埋没!”

“那俩个孩子也不知道是谁的,搞不好真是杂种啊,哈哈!”

“诶,孩子是无辜的,但那女人就未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