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78章 你还不够格

  • 书名: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 作者:南北
  • 本章字数:2031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3

梁小月和梁小阳一见,哪肯示弱,上前就和韩轩打成了一团。

周围的大人都一下惊住了,而韩轩虽然肉多,但梁家姐弟有帮手,很快就将韩轩打的步步后退,反应过来的姚娇立即就狠狠推了把梁小月,“小贱人,你去死好了!”

“小月!”

梁浅茵大惊,厉远冥也极快的去接往后仰跌的梁小月,但却是迟了半步,梁小月重重摔在地上,瞬间就疼的哭了起来,“梁小阳,他打我!”

梁小阳满眼怒气,追上前就啪啪几巴掌打在了韩轩的脸上,疼的韩轩也哭了起来。

姚娇气笑了,就要再推梁小阳,但厉远冥已经上前,一把起住梁小阳,眸底的冷意已经凝结成冰,“你最好祈祷我女儿没事,不然让你们整个韩家都要付出代价!”

姚娇一个激灵,惧怕的低下头,没再说话。

那边的梁浅茵已经哭了起来,“厉远冥,小月后脑勺流血了,快送她去医院!”

“这笔帐,我会找韩家讨要的!”

厉远冥眸色冰冷,撂下话就急匆匆的带着梁小月去了医院。

姚娇又怕又怒,眼珠子一阵乱转,看见韩轩脸上鲜明通红的五指印,心里又后悔自己刚刚下手轻了,她就该狠狠推梁小月一把,直接摔死她才好!

贱人生的贱种,就该早早送她去见阎王!

厉远冥一路风驰电掣,将梁小月送到青城最好的儿童医院,医生看了下梁小月的伤势,先就虎脸训斥了厉远冥和梁浅茵,才四五岁的小孩子,怎么就不知道好好看着?

厉远冥和梁浅茵没敢吭声,等到检查结果出来,梁浅茵泪眼汪汪的看着医生严肃的表情,“医生,我女儿的情况怎么样?不严重吧?”

“有轻微的脑震荡迹象,她年纪太小,需要住院观察几天,看有没有后遗症。”

“好,那就住院。”

厉远冥抱住一下哭出声的梁浅茵,办好住院手续,到了病房里,梁浅茵就挣脱他的手,满脸怒容的就要出门,“姚娇敢害我女儿,我要去找她算帐!”

“你好好照顾孩子,我去。”

厉远冥安抚住她,“小月受伤,小阳也受了惊,你好好陪着他们,知道吗?”

“可是……”

“放心,姚娇的事,我来解决。”

孩子打架就算了,姚娇却故意推他厉远冥的女儿,就问是谁借给她的胆子?

姚娇不知道在哪里,但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韩家却是很好找的,不过等厉远冥找上韩家里,姚娇已经带着孩子回来了,正在庭院里荡秋千。

看见厉远冥脸色冰冷的找上门,姚娇的脸色顿时不自然起来,眼珠子几转,强装着笑脸,先就问了,“厉总,小月没事吧?”

“小月被摔的有轻微脑震荡,这个事,韩夫人打算怎么解决?”

厉远冥坐在秋千旁的休息椅上,清冷幽深的眸里一片森森冷意,就直勾勾的盯着她。

姚娇心里犯怵,想也不想的狠狠扇了韩轩一耳光,给厉远冥赔笑脸,“厉总,孩子不懂事,喜欢乱打架, 我保证狠狠教训他,如何?”

韩轩已经被扇傻了,但很快又哇哇大哭起来,厉远冥敲敲桌子,“叫他闭嘴。”

“轩儿,快别哭了!”

姚娇瞪了眼睛,韩轩也就止住了哭声,厉远冥似笑非笑的看看母子俩,“孩子是孩子没错,但伸手推我厉某人女儿的孩子,也未免年龄太大了些。”

“厉总,我那只是情急之下护孩子的行为,况且我也已经教训过韩轩了,所以……”

“所以你以为你扇你儿子一耳光,就能抵消你所犯下的过错?”

琥珀色的眸扬起一片讥讽,眸光冰冷的看着姚娇,“不知道韩夫人是想废了手臂,还是想自己摔个脑震荡,来抵消你犯的罪?”

姚娇脸色一僵,咬牙切齿起来,“厉远冥,你别太过分!”

“过分?我女儿还在医院里躺着,你要是不敢动手,我不介意叫人给你帮忙。”

厉远冥冷眼看着她惊怒交加的样,“实在不济,那就叫你们韩家人去医院里给我妻子赔礼道歉,再商量赔款事宜,这事也就算完了。”

姚娇咬牙,哪样都不想选。

她在韩家本就不受宠,若是摔出了什么毛病,那韩子诚分分钟都会休了她。

至于让韩家人去给梁浅茵赔礼道歉,甚至是赔款,那就更是呵呵了,韩家人会为了她这个外人,去赔自己的脸面和银子?

心里暗恼,想要骂厉远冥,又没那个胆子,一时间就僵在了那里。

正僵持间,不远处却忽然响起梁雯雯的笑声,“小娇,你傻站在那里干什么?”

这来的可是救星啊,姚娇一喜,立即就哀求的望向她,又不动声色的往后瞟了瞟,梁雯雯顺着她的眼神望过去,眼中立即就闪了惊喜,“厉远冥,你怎么在这里?”

“我有笔账,要找韩夫人讨回来。”

厉远冥眸色冷淡,虽然梁雯雯在梁浅茵失踪后的那段时间里,表现还不错,但厉远冥对她也与旁人无异,并没有半分不同。

梁雯雯也不在意,看看僵着身子不敢动的姚娇,才又笑道:“姐夫,你这回就放了姚娇好不好?下次她要下犯,你就让她把新账旧账都一起还回去,丁点都别漏了!”

厉远冥眸色未动,淡淡挑眉,“你这是替她求情?”

他说的那般冷漠,梁雯雯愣了下,勉强笑道:“姐夫,我还算是知道姚娇的性格,她并不是什么坏到骨子里的人,要不你就看在我的面子上,放了……”

“你的面子?梁雯雯,你飘了。”

厉远冥勾唇,眸里一抹残忍笑意,“梁雯雯,你和梁浅茵的账,等着她自己慢慢和你清算,至于姚娇的事情,你想替她求情,你还不够那个格。”

明明是低沉温柔,悦耳的像是大提琴姚一般的声音,却偏偏说着最冰冷无情的话,梁雯雯一下就苍白了脸,眼含泪花,柔弱的望着他,“姐夫,你怎么能……”

不过是为了梁浅茵那个贱人而已,怎么能这样说她?

自己对他的爱慕,难道就抵不上梁浅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