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80章 车祸

  • 书名: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 作者:南北
  • 本章字数:2058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3

“我跟你很熟吗,你上来就套近乎?”

梁浅茵冷笑,凤眸冷冷的打量她,“上次在云染的婚宴上,把我堵在洗手间,警告我离开的厉远冥的女人,莫非不是你?”

“一段时间过去,梁小姐莫不是得了健忘症,忘了你曾经的龌龊?”

“浅茵姐,你现在说话怎么这么难听?”

“难听?你说抢男人的时候,也没见你字字珠玑啊?”

梁浅茵不知道从前的自己究竟是有多软弱无能,竟然让这样的渣滓都爬到头上来撒野?换成现在,分分钟能怼的她怀疑人生。

梁雯雯涨红了脸,但厉远冥就在旁边看着,也只能把恼怒压在心底。

假意别开眼神,缓解了尴尬,才又勉强笑道:“浅茵姐,你既然回来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梁家?我爸妈都挺想念你的,天天盼着你能回去呢。”

梁浅茵眨了下眼,“你爸是梁重?”

“浅茵姐,我爸是你的亲叔叔,你怎么能直呼他的名字?”

梁雯雯脸上明显有些不高兴,梁浅茵也懒得顾及她的心情,只是觉得好笑,“你们果然是父女,那日婚宴上对我的说词都是一模一样呢。”

都是讳莫如深的样,生怕她抢走厉远冥。

也不想想,厉远冥是有思想的人,又不是货物,当靠抢,就能抢走他吗?

梁雯雯嗫嚅着,也说不出话来了,见梁浅茵已经只顾和俩孩子说话,不再搭理她们,也只能朝姚娇使了个眼神,赶紧告辞走了。

刚到走廊里,梁雯雯就忍不住发了飙,“这个贱人,还真是给她脸了!”

“雯雯,这还在医院里,你小声点儿!”

姚娇还算冷静,扯了下她的衣袖,梁雯雯满眼冷笑的看看她,“小娇,梁浅茵现在是越来越张狂了,你还能忍她?”

“我不忍怎么办?难道我斗的过厉远冥?”

“你是不是傻?找厉远冥没在的时候,找人做了梁浅茵,不就行了?”

梁雯雯恶狠狠的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姚娇愣了愣,眼神有些躲闪起来,“我不敢……”

“行行行,你不敢,那就当我没有说过。”

梁雯雯也不逼她,只是冷笑起来,“梁浅茵是韩子诚的未婚妻,韩子诚素来对她余情难了,只要梁浅茵招招小手,韩子诚哪还记得你是哪根葱?你自己也就算了,但韩轩还那么小,你忍心让他跟着你一起吃苦?若是把韩轩留在韩家,你又舍得吗?”

“雯雯,你别说了,别说了行不行?……”

“我不说,难道事情就不存在吗?小娇,我发现你就是太天真了!”

梁雯雯冷笑连连,“你没听见梁浅茵说不原谅你吗?只要她把这事捅到韩子诚面前,你觉得韩子诚会护她,还是会护你?”

“你也别怪我的话残忍,你自己好好琢磨去吧!”

话音未落,梁雯雯已经自己走了。

姚娇愣愣的站在医院楼下,想的多了,眼泪就不禁哗哗往下流。

梁浅茵那个贱人,她又不喜欢韩子诚,为什么还要一次次来抢属于自己的那丁点希望?

她没了韩子诚,还有厉远冥,可自己没了韩子诚,世界就坍塌了!

想到这几年在韩家的忍气吞声,姚娇眼里渐渐闪了凶光,拿出手机,拨了号码出去……

楼上病房里,梁浅茵把之前的童话故事讲完了,梁小月就开始去缠厉远冥了,黑葡萄似的大眼睛亮晶昌的,“爸爸,我最近都瘦了,你带我去吃肯德基好不好?”

“小馋嘴,是想吃零食了才对吧?”

厉远冥哭笑不得的刮了下她的小鼻尖,梁小月笑嘻嘻的往他怀里钻,“爸爸最好了!”

“你啊,别老宠着她,少带她吃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梁浅茵忍不住轻斥了声,厉远冥很是无辜的点头认错,“好,我记住了,以后不会了。”

梁小月不开心了,气呼呼的捏他耳朵,“爸爸,你怎么总听妈咪的话?”

“因为爸爸爱妈咪,要尊重妈咪的意见呀?”

厉远冥笑着摸摸她的小脑袋,又看看梁小阳,“爸爸给你们削苹果吃,好不好?”

“哦,好吧……”

没得零食吃,梁小月也只能选择水果,厉远冥放下她,削苹果去了,梁浅茵坐在床边,看着他认真削苹果的模样,眸光就有些茫然起来。

他的爱说的如此真挚自然,可自己到底该不该信呢?

没了记忆的感觉,真的痛苦。

梁小月在医院里住了两天,确认没有问题之后,梁浅茵才带着她出院。

厉远冥每天都陪在医院里,帮着跑跑腿,这会儿梁小月出院,也是他办好了出院手续,才来的及问上一句,“浅茵,手续我都办好了,现在是送你和小月回家,还是怎么办?”

梁小阳已经上学去了,梁浅茵点头,“送我们回海边别墅吧。”

“行,我的车停在街边的,咱们回家喽!”

厉远冥抱起梁小月,隽逸的眉眼间满是笑容,梁小月趴在他肩头上咯咯笑个不停,“妈咪,我长高了,您快追上来啊!”

“是呀,咱们家小月长的比妈咪还高了!”

梁浅茵笑眯眯的附和,快步追上父女俩,孩子在厉远冥这里得到了最完整的父爱,这大概是她回国之后,最满意的一件事情吧?

厉远冥的迈巴赫停在街边,梁浅茵接过孩子,放在车里了,这才绕到驾驶室那一侧,准备陪着梁小月坐在后座,但手刚碰到车门,厉远冥忽然惊叫起来,“浅茵,小心!”

梁浅茵不明所以,刚偏头,就见辆黑色的车径直朝自己撞过来,顿时惊出了身冷汗,想要躲避都已经来不及,正绝望之时,手臂上却陡然传来股大力,将她拉进了温暖怀抱里。

一阵天旋地转,已经不知身在何处。

“爸爸!”

车子已经轰隆隆飞快的跑远了,梁小月的哭声也响起来,梁浅茵一惊,睁眼就见厉远冥磕破了额头,鲜血直流,可望向自己的幽眸里,却依然含着温柔笑意。

梁浅茵眼眸泛红,“你怎么那么傻?”

“若是让你在我眼皮子底下出了事,那我就愧为男人。”

厉远冥咧嘴笑了下,但似扯到了伤口,笑的有些龇牙咧嘴,让人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