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81章 成全

  • 书名: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 作者:南北
  • 本章字数:2039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3

梁浅茵赶紧起身,小心的扶着厉远冥站起来,就见他的额头磕到了马路牙子上,西服被磨破了,手掌和手臂也有不同程度的擦伤,膝盖上也尽是伤痕。

凤眸泛红,赶紧就要扶着他进医院,厉远冥却摇了头,笑容淡定,“就是些小伤而已,我回去包扎下就行了,不用进医院。”

“爸爸,你受伤了,要医生叔叔帮你治疗才行!”

梁小月跑上车,已经哭的眼泪汪汪,厉远冥是既被暖心,又心疼她的金豆豆,“爸爸是超人嘛,这点小伤不疼的,小月不哭了好不好?”

“可是爸爸也会疼的……”

梁小月抹着眼泪,心疼的模样把厉远冥看的都快红眼圈了,小宝贝怎么就这么暖心?

梁浅茵看他额上流着血,也着急的不行,“人就在医院门口,你别犯倔好不好?”

“可是我不想去医院……”

厉远冥无辜又可怜巴巴的看她,“你要是实在不放心,那就去我那边,帮我处理伤口,可以吗?我保证乖乖听话,不会乱动乱叫的。”

这般小心翼翼请求的模样,看的梁浅茵又好笑,又莫名的有些心疼。

素来叱咤四方的商界巨子,怎会变的如此卑微?

终究是自己拖累了他吗?

心下有些凄惶,赶紧摇摇头,甩开那些乱七八糟的思绪。

厉远冥受了伤,不宜开车,便坐到了后座,梁浅茵载着他飞快的赶回海边别墅,彼时梁小阳也回家了,张嫂把他送到这边,梁小阳看见厉远冥头上的血,人都快炸了。

“爸爸,是谁伤的你?我去给你报仇!”

边说边四处张望,最后找了扫帚,含着就要往外冲,“敢欺负我爸爸,我和他没完!”

“回来!哎,小阳,爸爸还没告诉你是谁呢?”

厉远冥赶紧喊了句,这招果然有用,梁小阳又跑了回来,小胳膊小短腿的,看的厉远冥满眼感动,亲了亲他的额头,“是那些不认识的叔叔干的,小阳要多吃饭,快快长大,然后帮爸爸抓住那些坏人,惩罚他们,好不好?”

“爸爸,咱们报警好不好?他们欺负您,不能放过他们!”

“好,爸爸处理伤口以后,再报警,好不好?”

厉远冥笑着揉揉他的头发,看梁浅茵已经找了医药箱下来,又悄声道:“小阳,小月怕血,你带她上楼去玩,好不好?”

“好,”梁小阳懂事的点头,几句忽悠,就让梁小月乖乖的跟着他上楼去了。

梁浅茵看的无奈摇头,但见厉远冥开始脱衣,赶紧别开了眼睛,厉远冥失笑,“后背好像也有擦伤,你看看,我自己只感觉有些刺疼。”

西服已经被磨的乱七八糟,里头的白衬衫上尽是血印子,梁浅茵看的眼皮子直跳,赶紧帮着他把衬衫脱下来,就见肌肉结实的蜜色肌肤上,有大片擦伤。

咬了牙,小心翼翼的帮他清洗消毒,“酒精抹上去时可能有点疼,你忍着点。”

“没关系,你尽管处理好了。”

厉远冥浑不在意的摇头,任由梁浅茵把酒精抹上去,半声也没吭。

后背全是擦伤,梁浅茵处理起来也比较快,转到额头上的伤,那里磕破了皮肉,梁浅茵抹酒精消毒的时候,看他都禁不住皱眉,心里也难受的不行。

只是手上依然小心翼翼的处理,动作没有丝毫的减慢,厉远冥看她蹙眉,便故意岔开了话题,“浅茵,你从前不会这些事情,如今倒是轻车熟路的,看来特意有练习过?”

“在国外的时候,宋云经常受伤,我便学了点简单的外伤处理。”

梁浅茵回答的挺自然,但厉远冥瞬间就垂了眸,有些伤感起来,“你特意为了他学的啊……”

宋云那小子,倒是占尽了近水楼台之便。

“嗯,”当初她的确是为了宋云才学的这些护理知识,梁浅茵也没有隐瞒的意思,厉远冥瞬间就像吃了颗酸柠檬,龇牙咧嘴的,整个人都不好了。

梁浅茵还以为自己弄疼他了,赶紧停手,“是不是很疼?先缓缓了再处理。”

“浅茵,我的心很酸,很疼……”

厉远冥一脸苦涩,看她锐利的眯了眸,又默默垂头,“我不疼,你处理吧。”

额上的伤再疼,也比不上心口的那道伤。

梁浅茵皱了皱眉,也没说什么,继续给他清理伤口。

好在额上的伤不深,撒上药粉,再贴上纱布,很快也就止住了血。

厉远冥半垂着眸,安安静静的看着她给自己上药,熟悉的淡淡幽香传过来,厉远冥眨眨眼,忽然就冒出句话来,“浅茵,你还是用的那款熟悉的沐浴露啊。”

她的记忆没有了,但那些小细节却没有改变。

梁浅茵微愣了愣,也没答他的话,就继续着手里的动作。

厉远冥叹了气,低低道:“我本不该问的,可还是想问问,你和宋云的感情很好吗?”

“挺好的,若是没有他,我和孩子根本活不到现在。”

他想听,梁浅茵也就照实说了,只是厉远冥听的心里泛酸,又有些自责,想来想去,厉远冥看她已经处理完了,又起身去拿了份文件过来,苦笑道:“这是你当初留下的离婚协议书,你的那份已经签字了,但我的这份始终没有签字。”

“我当时就想着等你回来了,就向你解释,你肯定会明白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但如今你失去了记忆,我再解释,你也记不得当初到底是怎么样的情况。”

“浅茵,我很爱你,就是你不愿意接受我,我也会留在你身边默默的保护你,可若你爱上了其他男人,我愿意,愿意成全你……”

说到后头,低沉的声音里竟有哽咽,梁浅茵没来得及看厉远冥,他就已经别开了头,硬生生的逼出点笑容,“协议我先保管着,如果你和宋云……”

后头的话,已经再难说下去,只能看见宽厚的背脊微微有着抽动。

梁浅茵眨眨眼,说不感动是假的,但看他没听自己说话,就自己把自己说的快要呼吸不了了,又觉得甚是无奈,“厉远冥,你刚刚把脑子撞坏了?”

“浅茵,我现在很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