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82章 谁是忘恩负义的人

  • 书名: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 作者:南北
  • 本章字数:2096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3

厉远冥趴在沙发背上,也不看她,这会儿敛去了周身的清贵淡漠,倒像是受了情伤的邻家哥哥,让人忍不住心疼,想要安慰他受伤的小心灵。

梁浅茵拍拍她的肩膀,有些无奈,又有些好笑,“等我恢复记忆了再说,好不好?”

“可是你和宋云……”

“那也等我恢复记忆了再说,大男人,婆婆妈妈的干什么?”

梁浅茵有些不高兴的瞪了眼睛,厉远冥一惊,瞬间坐直身子,咧着嘴笑了起来。

可笑不过三秒,又摇了头,满眸担忧,“你的身体并不适合动手术,还是别恢复记忆了,其实现在这样也挺好,就算你不认我,但我还是能默默的陪在你和孩子身边。”

若是因为恢复记忆而下不了手术台,他都无法原谅自己。

“可是我觉得不好。”

梁浅茵摇头,越接近厉远冥,她就越想拿回记忆,天知道他这几年积攒了多少无处安放的魅力,全都用在了自己身上?而自己死憋着不能对他动心,又有多困难?

再这样下去,她就该得精神分裂症了。

“浅茵……”

“这件事我已经决定了,多说无益。”

梁浅茵打断他的话,又给了他个笑容,“至于你的心思,我若有幸拿回记忆,你是真情还是假意,我心中自有数,若是有个万一,你的孩子,你好好照顾。”

“浅茵,我不许你说这样的话!”

厉远冥一下激动起来,回身紧紧将她抱在怀里,颤抖的身体里满是压抑不住的恐惧,“我已经失去过你一次,若再失去你,你叫我怎么独活!”

“厉远冥,你……”

“我不管,我只要你好好的活着!我只要你活着,你懂我的心思吗?”

厉远冥惊惶失措的抱着她,像极了迷路的孩子,梁浅茵没出声,肩上却有冰凉濡湿的触感传来,瞬间一愣,他哭了?

那股撕心裂肺的痛楚清晰的从他身上传出来,梁浅茵心口也像是破了个大洞,涩涩的,让人难以呼吸。

凤眸闭了闭,终是伸手抱住他,轻轻拍着他的背,给予无言的安慰。

也不知过了多久,颤抖的身躯才终于平静下来,而厉远冥的手机铃声也响了起来。

许风的声音听着有些懊恼,“厉总,我已经查过周围的监控了,开车的人很谨慎,车子是套牌的,而他也一直戴着口罩,根本看不清容貌。”

厉远冥皱眉,“这么说,是有预谋的?”

“应该如此,具体的还在调查,夫人这段时间最好注意行踪,别让人有可趁之机。”

车子套牌,司机戴口罩,这就是典型的谋杀。

许风报告了下情况,也就挂断了电话,厉远冥皱眉,沉声道:“浅茵,我派保镖暗中保护你和孩子,免得那些有心人出其不意。”

“好,”梁浅茵本不想大张旗鼓,可今天若不是有厉远冥在,她有没有命,还是两说。

就算她无所谓,但小月和小阳怎么办?

想到那辆黑色的车径直冲过来的瞬间,梁浅茵现在都还觉得心有余悸,厉远冥看她肯定接受自己的好意,脸上这才露了点浅浅笑容,稍微放下心来。

正说话间,梁小月和梁小阳已经在楼上待不住了,梁小月手里拿着了紫手镯,迈着小短腿笑嘻嘻的冲过来,“爸爸,这个手镯好漂亮!”

“这是你外婆的遗物,不能弄坏哟?”

厉远冥接住她,梁小阳也跑了过来,眼中有着惊叹,“爸爸,这真是外婆的东西吗?”

“嗯,这是你们妈咪当初拿过来的,很有纪念意义。”

厉远冥笑着点头,梁浅茵听他说到自己母亲,也有些好奇起来,“厉远冥,我母亲不在了,那父亲呢?家里还有其他兄弟姐妹吗?”

“没有,据说在你很小的时候,就父母双亡。”

厉远冥摇摇头,又无奈道:“之后你被梁重接过去,就一直生活在那里,至于你父母的事情,估计得问徐景痕的父母,他们家当年和你家是邻居,应该知道点情况。”

“这样啊,难怪路伯母每次都很热情……”

梁浅茵有些失落,拿过紫玉手镯,镯子晶莹通透,入手生温,是极好的玉质。

厉远冥看她爱不释手的把玩着,便笑道:“这本是你母亲的遗物,你若心喜,那就拿回去好好保藏吧,我只需要你的东西就行了。”

岳母的遗物,还是让浅茵拿着更为妥当。

“傻子,你拿我的东西干什么?”

“睹物思人啊?”

厉远冥回答的相当自然,梁浅茵却被他弄了个大红脸,急急忙忙的起身,“孩子们都在眼前呢,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爸爸思念妈咪,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厉远冥无辜的眨眼,梁小阳看自家妈咪似乎要走,立即就哎哟了声,“爸爸,你受了伤,又没有人照顾,要不然宝宝留下来照顾你吧?”

“我也要留下来照顾爸爸!”

梁小月赶紧举手,又心疼的吹吹他额头上的伤,“可怜的爸爸,为了保护我和妈咪,受了这么重的伤,我一定要留下来,好好的照顾爸爸,不能做忘恩负义的孩子!”

梁浅茵无语了,“梁小月,谁教你这么说的?”

“老师今天教的啊?”

梁小月眨眨她的大眼睛,很是无辜,“妈咪,难道我用错成语了吗?”

“没有,你用的地方很正确。”

梁浅茵嘴角抽抽,给了夸奖,梁小月一下就笑了起来,看向梁小阳,“妈咪说我没有用错成语,那咱们今晚就可以留下来照顾爸爸了,对不对?”

“嗯,你今天真聪明!”

梁小阳难得的笑着给了夸奖,把梁小月越发逗得笑到合不拢嘴。

两个小宝贝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下来了,梁浅茵甚是无奈的看看他俩,认命的收拾东西,又去厨房准备晚饭了。

她要独自离开,岂不就成了梁小月嘴里那个忘恩负义的人?

而且别以为她不知道两个小家伙的心思,如今倒是全向着他们爸爸,舍不得爸爸受丁点委屈,就想撮合她和他们爸爸在一起呢?

想是如此想,梁浅茵最终还是留了下来,没有坚持离开。

到了夜里,梁浅茵给俩孩子讲睡前故事,正讲到精彩处,厉远冥却敲了门,可怜兮兮的站在门口,“你们这边好热闹,我也能来听听故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