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92章 一别五年,甚是想念

  • 书名: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 作者:南北
  • 本章字数:2040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3

见他无事,云染这也才放下心,“浅茵有消息了就赶紧告诉我,你要是有什么应付不了的情况,也赶紧叫徐景痕,他随时准备着给你搭把手。”

“行,我知道了。”

厉远冥点头,随后挂断了电话,长长的出了口气。

须臾间,两只小小的手分别握住了他的手指,“爸爸,您别紧张,我们会一直陪在您身边,等着妈咪从手术室里出来的。”

厉远冥一愣,随即心头又涌起了暖流,抱住两个小可爱,低声笑了,“好。”

有两个可爱的小宝贝陪着,他还有何惧?

朝阳未升之时,梁浅茵就已经进了手术室,一直到天边寒星闪烁,还没有出来。

虽然那些护士都说情况很稳定,可厉远冥还是等的心急如焚,后背的衬衫布湿了又干,干了又湿,在手术室门前来来回回的,也不知道踱了多少趟。

夜深人静时,喧闹的医院也已经安静下来,俩孩子已经熬不住困意,互相支撑着坐在休息椅上,昏昏欲睡。

厉远冥站在手术室门口,朝里张望,可望见的只有一片虚无。

已经深夜十点,手术也该结束了吧?

心里如是想着,眼里的焦急却怎么也掩不住,恍惚间听见手术室的门似乎响了,赶紧就退到了一旁,却是个小护士急匆匆的走出来,蓝大褂上还沾着鲜血。

厉远冥看的眼皮子直跳,赶紧问了句:“你好,请问梁浅茵的手术情况怎么样?”

“她啊,挺好的。”

小护士答应的挺随意,随即又匆匆走了,厉远冥一下松懈,只感觉背上又多了层冷汗。

手术室的门已经被再度关上,厉远冥隔会儿看下腕表,只感觉度日如年,似乎每一秒都活在煎熬里,但见俩孩子都困的不成样了,又只能抱着他俩,坐在椅上继续煎熬的等待。

盯的时间太长,那双琥珀色的眸里也已经起了血丝,恍恍惚惚的,厉远冥都有些迷迷糊糊起来,脑子里一片空白。

也不知过了多久,终听的一声询问起来:“谁是梁浅茵的家属?”

厉远冥一惊,立即站了起来,“我是!”

随着起立的动作,整个人顿时就如打了鸡血,看见被推出手术室梁浅茵,立即就抱着俩孩子冲了过去,没等他问,主刀医生先疲惫的笑了,“恭喜,手术很成功。”

“谢谢,真的太感谢了!”

厉远冥瞬间笑的咧开了嘴,又给医生竖了大拇指,“您真的是太厉害了!”

医生笑着摇摇头,叮嘱了几句,也就带着满身疲惫离开了,连续手术十几个小时,这会儿下了手术台,早已经累的走路都没有力气。

厉远冥敬佩鞠躬,梁浅茵的命是他保下来的,理应如此。

那些护士笑着鼓掌,又赶紧将梁浅茵送进了监护室,虽然手术极为顺利,但还得注意并发症,只有熬过了危险期,才叫真正的圆满成功。

俩小孩已经被一系列的响动给惊醒过来,隔着监护室的玻璃看着梁浅茵,“爸爸,妈咪为什么还要住在这个小房子里面?”

“因为妈咪刚刚动完手术,身体还很虚弱,这个小房子是特意保护妈咪的地方。”

厉远冥细心的解释,俩孩子瞬间就明白了意思,趴在玻璃上仔细的看着闭着眼睛的妈咪,又郑重道:“我们都会保护妈咪的!”

“妈咪知道你们俩的孝心,肯定会很感动的。”

厉远冥笑着点头,知道梁浅茵在监护室里安全无虞,这才带着孩子们去休息。

一直等到第三天,梁浅茵才缓缓睁开眼睛,趴在玻璃上的梁小月顿时惊喜的一直挥手,“爸爸,妈咪醒了!妈咪醒了!”

“真的吗?我看看!”

厉远冥也撞了上去,果见梁浅茵偏着头望向这边,眼睛顿时就湿润了,赶紧叫来了医生,医生检查了下梁浅茵的状态,笑着点头,“恢复的挺好,再观察两天,就转进普通病房。”

厉远冥自是没意见,站在玻璃窗朝梁浅茵挥手,很快又举了张纸,几个歪歪扭扭的字,看来是他和孩子们一起写的:我们等你出来。

梁浅茵看着他贴在玻璃窗的笑脸,看着看着,眼角忽就隐隐沁了泪。

厉先生,一别五年,我好想你啊……

梁浅茵既然苏醒过来,一切都在朝着最好的方向发展,两天的时间一晃而过,她也转到了高级病房,不用再时时刻刻监护。

两个小宝贝已经好些天没挨着她了,这会儿就巴巴的站在床前,不时的问候,“妈咪,您口渴吗,我给倒水吧?”

“妈咪,我给您削苹果好不好?”

“妈咪,我给您讲故事吧,可好听可好听的那种!”

小宝贝的贴心侍候,把梁浅茵逗的笑颜逐开,厉远冥根本都没有上前的机会,好不容易等他俩消停会儿,厉远冥这才赶紧逮着机会上前,忐忑不安的看着她,“浅茵?”

“厉先生,一别五年,好久不见。”

梁浅茵笑眯眯的伸手,厉远冥一愣,瞬间又欣喜若狂,紧紧的抱住她,声音都有些哽咽起来,“浅茵,你知道我等的有多苦吗,幸好,幸好,我终于又等到了你……”

“阿衡,对不起……”

梁浅茵靠在他肩上,眼泪不受控制的往外涌,当年她若肯多听他一句解释,肯好好的静下心来与他沟通,又何至于错过这最美好的五年时光?

“不,是我对不起你,是我的错……”

厉远冥抱着她,久久都不愿意松开,梁小月坐在床尾,小小声的问:“梁小阳,你说大人为什么那么奇怪,不停的说对不起?”

“大概是爸爸对不起妈咪,然后妈咪也做了对不起爸爸的事情?”

大人之间的感情太复杂,饶是梁小阳聪慧过人,也不知道爸爸和妈咪在那里又哭又笑,不停的说对不起,是为了什么。

不过他很明白,这时候看好梁小月,乖乖的不上前捣乱,就对了。

厉远冥紧紧拥着梁浅茵,半晌才平复心情,低低说道:“浅茵,当年的那个女人,我对她并没有任何情意,那些花边新闻都是爷爷和厉忠域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