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97章 祸端

  • 书名: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 作者:南北
  • 本章字数:2072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3

“衡哥,你……”

“我自己找她坦白,”厉远冥脸色冰冷,努力想挤出点笑来,手却因为害怕而微微颤栗,徐景痕看的心疼,但这是厉远冥的家事,他也不好插嘴。

梁浅茵刚走近些,就看见了厉远冥有些诡异的脸色,有些诧异道:“这是怎么了?”

“浅茵,你别不声不响的离开,好不好?”

厉远冥抓住她的手,手劲因着颤抖而有些过大,梁浅茵吃疼的皱了眉,凤眸微转,瞥见手机信息被点开,顿时哭笑不得的摇头,“阿衡,我没注意,真的。”

“不,浅茵,我段时间也不知道怎么了,做了很多对不起你的事情。”

虽然那段时间他性情大变,但那些事情却依然记在了脑海里,见梁浅茵沉默下来,又紧张的抓紧她的手,“浅茵,对不起,你别离开,好不好?”

“浅茵,厉远冥那段时间被刺激的性情大变,他记起你以后,再没有做过那些事情。”

云染赶紧帮腔,唯恐梁浅茵会做出错误的选择,徐景痕也猛点头,“浅茵嫂子,我敢以我和云染的爱情起誓,衡哥他从没有负过你,你要相信他。”

厉远冥就眼巴巴的望着她,“浅茵……”

“嘘……”

梁浅茵竖起食指,轻嘘了声,坐在厉远冥身边。

厉远冥满心忐忑,还想再解释,争取不让她误会,哪知梁浅茵却伸手抱住了他,低低的声音里满是柔情:“阿衡,别怕,我答应过你的,不会再离开。”

他的情深似海,她又怎敢辜负?

厉远冥微愣,瞬间又惊喜起来,幽眸泛红,抱着她怎么也不肯撒手。

他的小妻子哎,越来越爱她了,怎么办?

云染和徐景痕笑眯眯的,梁浅茵愿意相信厉远冥,就是对他这五年痴守的最好回应啊。

“好啦好啦,别抱了,再抱下去,菜就该凉了。”

云染笑着调侃了句,梁浅茵羞涩的推了下厉远冥,厉远冥这才依依不舍的松开了梁浅茵,徐景痕赶紧把话题岔开,“衡哥,我跟你说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既然爷爷喜欢折腾,那就收购厉氏,让他好好养老。”

厉远冥直接甩开了答案,把徐景痕惊的不轻,梁浅茵皱了眉,“怎么又和爷爷杠上了?”

徐景痕眨眨眼,识趣的没开口,厉远冥顿了顿,才说道:“爷爷趁我出国陪你动手术,不顾厉氏的情况,疯狂打压明基,再这样下去,厉氏和明基就得玉石俱焚。”

“他这又是何苦来着?”

梁浅茵着实有些弄不懂老爷子的心思,徐景痕接过话茬,“衡哥,明基想要收购厉氏,还是挺有难度的,要不然你再想想别的法子?”

“不用,今天下午就启动收购计划,早早合并,也早早省心。”

“那好吧,不过我对这些向来不在行,我只当甩手掌柜,你得自己慢慢合计。”

徐景痕嘿嘿笑,眨眼就把包袱甩在了厉远冥身上,厉远冥看看他,眸光清凉,也没说什么,算是默认了他的话。

收购的事就这样确定下来,吃过午饭,厉远冥和徐景痕便急着赶回明基了。

徐景痕虽说当甩手掌柜,但依然有忙不完的事情,而厉远冥更是忙的像陀螺,早出晚归,没有丝毫清闲的时候。

他俩忙的厉害,梁浅茵就和云染作伴,倒也还好。

云染没多少妊娠反应,身体负担不大,只是还像个孩子似的,依然喜欢玩闹,趁着天气不错,早早的就趴在墙头上喊梁浅茵,“快来快来,三缺一!”

梁浅茵正在浇花,回头看她大刺刺的趴在墙头,顿时哭笑不得,“小心徐景痕揍你!”

“他才不会呢,还特意给我建了楼梯上来。”

云染笑眯眯的,眼里是藏不住的幸福,梁浅茵也跟着笑了起来,“行行行,你摆桌子,我来给你凑个腿儿,真不知道你怎么会喜欢那些玩意儿?”

“就是打发时间,无聊嘛。”

云染下了墙头,梁浅茵浇完花过去,就见云染站在花园里,正在招呼佣人摆麻将桌,笑着摇摇头,刚想过去打招呼,却听一声凄厉惊惶的狗叫声响起,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条体形健壮的狼狗,一头就朝云染扑了过去。

“夫人,小心!”

旁边站着的保姆惊叫起来,赶紧护住云染,云染也惊的不轻,飞快往后退了两步,可身体一个不稳,摔倒在了地上。

眼看狼狗来势汹汹,保姆顿时吓的尖声大叫,“来人啊!快来人啊!”

那狼狗窜的极快,保姆和云染的脸都白了,正危急时,却听一声清脆的枪响,那狼狗应声倒地,血溅三尺,堪堪倒在了云染五步之外。

却是梁浅茵拿枪射击了狼狗,又急匆匆的奔过来,“小染,你怎么样?”

“有点疼,”云染勉强露了点笑容,努力的转移注意力,“浅茵,你怎么会有枪啊?”

“宋云给的,用来防身。”

梁浅茵利落的收好枪,看她疼的哆哆嗦嗦的,脸上都没有血色,心下也着急起来,“你别动,我先扶你起来,如果还疼,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说着又示意保姆和她各站一边,先将云染扶到凉亭那边,但保姆刚弯下腰,又惊叫起来,“血,好多血!”

梁浅茵赶紧往云染背后瞧,脸色也刷地变了,凤眸陡沉,立即就拿了手机打急救电话,云染开始还能撑住笑容,但很快连笑也笑不出来了,疼的直冒冷汗。

梁浅茵打过电话,又抱紧了她,勉强笑着安慰,“小染别怕,救护车很快就来,我也会陪着你的,一直陪着你。”

云染嘴唇惨白,抱着梁浅茵,忽就哭了,“浅茵,我冷,我好怕……”

她好不容易才怀上孩子,怎么突然狗窜出来,她就流血了?

“别怕,我们都在呢,对不对?都会保护你的。”

梁浅茵想想,又给徐景痕和厉远冥打了电话,两人正在开会,听见云染出事了,徐景痕人都傻了,还是厉远冥赶紧带着他,直奔医院。

救护车来的极快,看见云染的情况,护士也是满脸严肃,警笛呜咽着飞快的驶向医院,到那里,厉远冥和徐景痕已经来了,看见浑身是血的云染,徐景痕差点就哭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