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98章 小产

  • 书名: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 作者:南北
  • 本章字数:2117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3

厉远冥脸色严肃,稳稳的扶住他,“云染现在需要你,你不能倒。”

“衡哥,我和云染的孩子,孩子……”

“孩子没有了可以再生,你得稳住云染,不能让她再伤上加伤。”

急诊医生已经匆匆过来,推着云染进了手术室,徐景痕也没来得及说上话,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扇厚重的门,隔绝了他的妻儿。

崩溃的蹲在手术室门口,双目含泪,梁浅茵见他这般模样,心里头也难受的紧,上前拍拍他的肩,哑声说道:“小染也不希望看见你这个样子,你振作些。”

“嫂子,好端端的,怎么会变成这样啊……”

徐景痕声音嘶哑,满眼痛苦,他早晨出门的时候,云染还像孩子似的抱着他撒娇,怎么就一会儿的功夫,她就浑身是血了?

她若是有什么事,又让他如何承受得了?

梁浅茵默然,良久才低低的道:“小染在墙头喊我过去玩,我到花园门口的时候,刚好不知哪窜出来的大狼狗疯了似的扑向小染,小染躲避的时候,不幸摔跤。”

“大狼狗?你是说,那只黑背的大狗?”

“对,我已经开枪射杀了。”

梁浅茵点头,惹来厉远冥若有所思的看着她,“你有那东西?”

“宋云让我防身的。”

梁浅茵也无瞒他的意思,厉远冥皱了下眉,也没再说什么,倒是徐景痕又崩溃的捧住了头,“那是我父亲养的狗,平时都好好的,怎么就……”

“平时若没有异状,那就一定事出有因。”

厉远冥眉头紧锁,沉声说道:“家养的大型犬都会接种各类疫苗,又定期检查,怎么可能突然就疯了?想必是有人暗动手脚,故意要害你和云染。”

“可是我已经很久没有招谁惹谁了,谁会上赶着要去害云染?”

徐景痕满脸的茫然,说着又痛苦的揪了头发,正说话间,路母和路父也急匆匆的赶来了,路母一见徐景痕痛苦的模样,也跟着心酸起来,“小染的情况怎么样?”

“她大出血,医生正在抢救。”

两个男人都脸色沉重,没有吭声的意思,梁浅茵只得把事情又低低的说了遍。

一听是狼狗突然发疯,害得云染跌倒,路父顿时就自责不已,“都是我的错,早知如此,就不该把狼狗送到别墅,让云染受了无妄之灾。”

徐景痕脸有痛色,就痴痴的望着手术室的门,并不应他的话。

路母心里也难过的紧,转头又骂路父,“早就跟你说过,小染现在怀孕了,不能接触小猫小狗,你偏不听,那别墅里又不是没有安保系统,你非要送过去看什么家?”

路父内疚不已,也不搭路母的话,就由着她训斥。

“伯母,您别怪伯父,他也是一番好意。”

本不是路父的错,若因此事让路家人心生嫌隙,反为不美。

梁浅茵打了句圆场,又不动声色的踢了下徐景痕,用眼神示意他表个态。

徐景痕狠狠揪了把头发,才瓮声瓮气的道:“你们俩也别吵了,衡哥说狼狗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发疯,必定是有人暗中使坏。”

“有人使坏?哪个龟孙子敢害我儿媳妇,我饶不了他!”

路母一下炸了,脸有怒容,路父愣了愣,也反应过来,愧疚化成了浓浓愤怒,“既是如此,那就拜托小衡你帮我们查清醒真相,若真是谁使坏,我绝叫他好过不了!”

现在云染出事,路家也没心思管那茬,厉远冥答应下来,随即就人赶紧去彻查真相。

一直等到下午,云染才从手术室里出来,徐景痕一下就蹦了过来,紧张的都说不出话来,啊啊啊的比划了几下,医生看看他,又摇了头,“大人平安,孩子没了。”

徐景痕晃了下,但随即还是咧开嘴笑了,只要云染没事,那都好。

路母眼圈红红的,赶紧扶住他,一行人跟着去了病房,云染术后麻醉,还处在昏迷中,徐景痕就拉着她的手,怎么也不肯松开。

路母心疼的看了几眼,转而又朝梁浅茵低低叹道:“今天的事,多亏有你。”

否则那狼狗要是扑到云染身上,后果更不堪设想。

“伯母,您都说把我当亲女儿看待的,就别说这些客气话了。”

梁浅茵微笑,安慰的抱抱她,路母愣了愣,随即又笑着点了头,“哎,你打小的时候,我就琢磨着以后娶你做儿媳妇,如今小染甚好,就只能把你当亲女儿了。”

“所以啊,您别跟我客气,况且小染又是我最好的闺蜜,我救她那是理所当然的。”

现在云染的孩子没了,路家人情绪低迷,梁浅茵就尽可能的安慰,等到傍晚的时候,厉远冥看徐景痕还是痴痴傻傻的,也不好离开,便干脆让许风去接孩子过来。

许风自是答应,匆匆赶到早教园,老师却疑惑了,“你们不是派人把孩子给接走了?”

“不可能,他爸妈整天都在忙,绝对没有派人来接孩子。”

这会儿还没有放学,许风干脆冲到早教园里,每间教室都找了遍,却是一无所获。

李老师跟在他身后,也是焦急起来,“四点的时候有人来接小月和小阳,我还特意核对了父母信息,他都能准确的回答上来,我这才放人的,怎么你们又突然再来接孩子?”

“能准确回答父母信息?你记得那人长什么样吗?”

这么一说,许风瞬间就猜到了厉老爷子身上,只是李老师描述了下外形,却是个彪形大汉,也不知是老宅的保镖,还是另有其人。

许风心里着急,想来想去,还给厉远冥打了电话,“厉总,孩子丢了。”

“丢了?!”

厉远冥一下站起身来,眉目瞬间阴沉,病房里的人也梁然望过来,梁浅茵着急的站起来,“开免提,究竟怎么回事?”

“下午四点,有人报上你们的身份信息,接走了小月和小阳。”

许风快速的说了下经过,厉远冥拧了拧眉心,沉声道:“既然能报上我和浅茵的信息,那必是熟人所为,你马上调取早教园的监控,我们马上过来。”

“是,”许风有了主心骨,赶紧去办事,徐景痕哑着嗓子,也赶紧催促,“去吧,云染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小月和小阳要紧。”

“那你好好照顾她。”

梁浅茵心急如焚,打过招呼后便和厉远冥快速的赶往早教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