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章 取消婚约

  • 书名: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 作者:南北
  • 本章字数:2449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3

下一瞬,在梁浅茵惊诧的目光下,姚娇突然一声尖叫,话都没说完就向后倒了下去。

这一系列的动作太突然,就在梁浅茵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刚才还无动于衷的韩子诚已经一把将她挥开。

怒斥道:“梁浅茵你太恶毒了!就算你想报复我,可阿敏肚子里的孩子是无辜的啊!”

姚娇更是已经疼的面目扭曲,“浅茵,难道你一刻都等不了了吗,这毕竟是子诚的孩子啊,你真的要逼死我吗……”

在外人看来刚才就是梁浅茵情绪激动推了怀有身孕的姚娇一把,而韩子诚为了保护心爱的人终于忍不下去斥责她这个蛇蝎女。

多讽刺啊,梁浅茵凤眸骤冷,要不是眼下这凄惨的女主角就是自己,她还真要为姚娇导演的这出戏拍手叫好了!

“你闭嘴!你还嫌事情不够乱吗!”

还好接着韩夫人便指着韩子诚骂道,看向梁浅茵的目光虽有些复杂,但好歹给了她一点希望。

只是,她接下来的一句话,就让梁浅茵彻底断了念想,“子诚,你还知不知道轻重了,浅茵是梁家大小姐,手里有梁氏百分之四十五十的股份,这个女人又算什么?她能带给你什么啊!”

梁浅茵脸色骤冷,原来,她在意的竟然也是这个。

那么之前,她对自己表现得热情,和对她这个未来儿媳的喜爱都是……

韩子诚自知今天脸面是丢到家了,但心里更恨的却是梁浅茵。

再加上姚娇怀了身孕,下意识解释:“妈,娇娇都已经怀孕了,难道你要打掉自己的亲孙子不成?”

果然,这话一出韩夫人沉默了。

她看向梁浅茵:“浅茵啊,虽然这件事子诚有错,但你要相信他一定不是故意的,曲小姐现在已经怀了我们韩家的骨肉,总不能让她打掉,要不然,你就委屈一下,先让曲小姐安胎,等你和子诚结婚了……”

“等我和韩子诚结婚了,然后把她们的孩子抱回来让我替他们养着?”梁浅茵几乎要被气笑了,韩夫人一时间面色也不大好看。

一时,空气寂静。

“解除婚约吧。”

半晌,终于还是梁浅茵开了口。

她确实是个专情的人,但不代表她就会纠缠,会卑微到连尊严都不要。

要爱,她毫无保留的爱了,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要走,谁也别想拦着。

“不行!不能取消婚约!”

韩夫人却一把抓住梁浅茵的手,似乎怕她真的就这样走了。

她着急的看向韩子诚,保养得当的面上终于出现了一丝别样的情绪。

“子诚,你倒是说句话啊!难道你真要舍弃梁家大小姐去跟一个没权没势的乡下丫头在一起?”

看着一脸得意的姚娇,还有周围人或指责或埋怨算计的目光,梁浅茵突然很想笑。

再没有任何犹豫,她用力挣脱韩夫人,梁浅茵没有哪一刻会比现在更清楚自己想要什么。

她压下汹涌的涩痛,一字一掷:“我要解除婚约!”

“梁浅茵,你可别忘了,这婚事是你爸妈给定下的!如今你不厉两家颜面招来这么多记者已经是不孝,眼下你又要解除婚约,难道是想让你爸妈在九泉之下不得安息吗!”

见拦不住她,韩夫人索性也不再装慈爱,连威胁都用上了。

“我爸妈?”

梁浅茵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可笑着笑着眼泪就下来了,眼神亦是变得凌厉无比:“若是我爸妈在世,我相信他们也一定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去嫁给一个婚前就出轨的人渣!”

“再说了,我梁浅茵的父母,几时轮到你们韩家操心,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

她说完,又看向梁重,“您养育了我这么多年,这些年我从没违背过您的意思,该报答您答应给您的股份也会实现,但这是我自己的婚事,我有权决定!”

再不理会周围混沌的一切,梁浅茵似是被抽离了灵魂,抬脚向外走去,可背脊却挺的笔直。

周围再次响起议论的声音,无非就是再给她加了个不厉叔婶养育恩情的白眼狼称号。

所有的错看起来都是那么理所应当,她就是这世上最大的罪人。

梁浅茵已经没有力气去辩解澄清。

或许是爸爸病重时就料到他去世后自己会过的不好,所以为她留下了这么条后徐。

在她二十五岁之前名下享有爸爸所有的不动产,梁氏集团百分之四十五的股权,而这些股权在她二十五岁之前不能转让也不能使用。

所以为什么向来都跟爸爸不合的叔叔一家会在爸爸去世后毅然决然的收养她这个侄女?

似乎是被戳穿了心思,叔叔铁青的脸色更是黑沉,身侧的手都青筋暴起,上前就要阻止梁浅茵离去。

但因为门口本就聚集了大批的记者,这一推搡间,直接将梁浅茵给甩到了走廊里。

脚下是厚厚的地毯,穿着细跟凉鞋踉跄下她根本站不稳,眼看着就要摔倒在地,一只骨节分明的修长大手,突托住了她的腰身。

好闻的檀香味钻进鼻息,抬头的时候自己已经跌进了一个陌生男人的怀里。

男人个头倾长,正低头看着她,一双罕见的琥珀色双眸与她对视,一时间让梁浅茵有些愣神。

他长得很好看,可以说是她活了二十二年见过最好看的男人了,刀削般的立体五官,深邃的双眼,近在咫尺下她甚至都看不见对方的毛孔。

但也是同一时刻,身后一股力道突然将梁浅茵从男人的怀里拉了出去,梁浅茵转身就是来自叔叔的破口大骂:“我看你是想造反,要是你不想你爸妈九泉下蒙羞,就赶紧跟我走!”

“我不走!”梁浅茵用力的挣扎着:“还有,不要再提我爸妈!你们没资格!”

她忍了这么多年,努力迎合身边的每一个人,只不过是想安安静静的生活罢了,这些遗产在她看来也并没有多重要。

对于叔叔一家她亦是感恩戴德的,她甚至想过二十五岁生日那天就把手上的股权转让出去,可她最后换来的又是什么?

是全世界的背叛。

那她还有什么好厉及的?

她这次要为自己而活。

梁浅茵倏然抓住腰间那还没来得及收回的修长大手,目光坚定,语气郑重。

“先生,你是单身吗?”

男人没有任何情绪的面色微顿,琥珀色的眸不着痕迹的深了几分,他说:“是。”

纵使只有一个音节,仍旧低醇好听。

梁浅茵努力扬起一个真挚的笑脸:“你好,我叫梁浅茵今年二十二岁,梁氏集团有名无实的大小姐,但我名下有梁氏百分之四十五的股权,因为种种原因,这些股权只有到我二十五岁生日那天才能启动。”

“虽然这么说有些唐突,但你愿意跟我谈一场以结婚为前提的恋爱吗?如果你愿意,毕业那天,我们就去领证,待到我二十五岁,这些股权将全部归你所有,可字据为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