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00章 最厉害的爸爸

  • 书名: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 作者:南北
  • 本章字数:2038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3

厉远冥微微一笑,琥珀色的眸里流光四溢,根本没把这点把戏放在眼里。

但就在他应付板凳攻击的时候,旁边又有人倒拿着酒瓶冲了过来,厉远冥被板凳缠住,根本无暇分身,只能咬了牙,打算硬扛。

正危急时刻,一直未曾动手的梁浅茵却陡然脸色凌厉起来,狠狠一脚就飞在了那酒瓶男的身上,酒瓶男猝不及防,被踢的摔倒在一地狼藉里,半晌都爬不起来。

“妈咪好棒!”

“妈咪威武!”

被解救的俩小家伙顿时就鼓了掌,厉远冥一脚将板凳男踢倒,又惊讶的看着梁浅茵,“浅茵,看不出来,你的身手也很不错嘛?”

“特意练过一些。”

梁浅茵眨眨眼,看又有人窜上来,毫不客气的就是一脚给他踹回去。

那力度,那干脆利索的动作,看的厉远冥都眼皮子几跳。

他的小妻子,是越来越惹不起啊?

夫妻搭档,那些壮汉虽然人多,但并不是他俩的对手,很快就被打的爬不起来了。

梁小月和梁小阳看没有危险了,立即就跑过去缠着两人,“爸爸,妈咪,你们好厉害啊,我们也想学功夫!”

“爸爸太帅了,教教我,好不好?”

梁小阳抱着厉远冥的大腿,都不肯松手,厉远冥抱起两个小宝贝,幽冷的琥珀色眸子里绽了点点温柔笑容,“好,你们想学,爸爸就教你们。”

说着又查看了两人的身体,见只是手腕和脚腕被绳子勒的有些发红,这才放心。

梁浅茵也松了口气,就安静的坐在旁边,陪着父子三人。

许风上前踢了脚其中一个大汉,“你们的主使是谁?”

“不知道。”

大汉痛哼了声,但半个字也没透露。

“不知道?没人指使你们,你们还故意绑架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孩?”

这种鬼话说出去也没有人会信。

只不过无论许风怎么逼问,那些大汉均没有松口,而彼时厉远冥的保镖也来了,干脆就先将人押起来,再行仔细盘问。

等那些壮汉被押走了,厉远冥才沉声说道:“早教园在繁华的商业中心,周围还有几座单位大楼,一般的劫匪不敢动手,这人胆大妄为,须得尽快将他查出来。”

“是,”许风应下来,赶着去查清楚事情了,剩下厉远冥一家人,厉远冥看看惊魂未定的俩孩子,放柔了声音,“咱们回去吧?”

“爸爸,我想吃蛋糕。”

梁小月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眼底却藏着惧怕。

厉远冥看的心疼,点了头,又柔声哄她,“爸爸给你买蛋糕,还帮你打跑坏人,好不好?”

“好,爸爸最厉害了!”

梁小月眨眨眼,甜甜的笑了,但却依旧扒着厉远冥,怎么都不肯松开。

梁浅茵知道她肯定吓的不轻,也没强行让她做什么,牵着梁小阳,就让厉远冥抱着她,低低的安慰。

去城里买了蛋糕,许了甜甜的蛋糕起到了安慰作用,俩小孩的脸色这才缓过来。

梁小月这才恢复了活泼性子,缠着厉远冥问东问西,厉远冥就小声的逗她笑,梁浅茵看看父女俩,又低声问心理素质过硬的梁小阳,“你怎么也跟着人跑了?”

“那个坏叔叔说是爸爸派来接我们的,然后我问了他几个问题,他都答上来了。”

梁小阳也很是委屈,又有些生气,那些坏叔叔,还专骗小孩啊。

若不是他身上有定位手表,还不知道会闹成什么样。

“下次不认识的人接你,你直接给我和爸爸打电话确认,知道吗?”

“嗯,我记住了,不会再给坏叔叔机会的。”

同样的坑,跌一次就足够了,他梁小阳哪会再摔在同样的坑里?

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蛋糕店里还是有着不少的顾客,虽然夜色已深,但昏黄的灯光照在小小的蛋糕店里,暖暖的色调,别有一番滋味。

等两个小家伙吃完蛋糕,也就准备回家了,但刚到车里,徐景痕的电话又打了过来。

厉远冥在开车,梁浅茵就接了电话,“是小染醒了吗?”

“她醒了,只不过情绪很不好。”

徐景痕沉重的叹了口气,又问道:“小月和小阳怎么样?找到了吧?”

“已经找到了,只是暂时查不出幕后主使。”

梁浅茵如实说了句,想想又道:“我来医院看看小染,你先尽量安慰着她,千万别让她钻了牛角尖,再伤了身体。”

“放心吧,我寸步不离的陪着。”

徐景痕又开始叹气,沉重的声音听得众人心里都不是滋味。

挂断电话,梁浅茵又叮嘱梁小月和梁小阳,“小染阿姨的宝宝没有了,等会儿到了医院,你们嘴甜点儿,多多安慰小染阿姨,知道吗?”

梁小月眨巴着眼睛,“妈咪,宝宝为什么会没有了?”

“因为有坏人想害小染阿姨,所以把她的宝宝害死了,等会儿你们要乖乖的,知道吗?”

“小染阿姨好可怜啊……”

梁小月点头,小脸上满是同情,梁小阳紧紧皱着眉,“坏人抓到了吗?”

“暂时还没有,所以小染阿姨才更需要安慰。”

梁浅茵给两人尽心解释,一直到病房门口,两个小宝贝这才默契的住嘴,推开门,看见云染失神的靠坐床头,两人就迈着小短腿跑了过去,“小染阿姨!”

“哎,宝宝们来了啊。”

云染回神,笑容里带着苦涩,看见乖巧可爱的两个孩子,忽又泪流满面,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云染,医生说你不能流泪,你别哭了好不好?”

徐景痕红着眼眶,手忙脚乱的给她擦泪,可那眼泪就像河流似的没有尽头,擦到后头,徐景痕丢了纸巾,自己也抱着头,蹲在地上低低的呜咽起来。

“小染阿姨,路叔叔,别哭,我们会心疼的……”

两个小宝贝抱着他俩,奶萌的声音里也带着哭音,“小宝宝还会有的,你们别哭……”

“小月,小阳,阿姨想念那个小宝宝啊。”

云染被俩孩子劝的失声痛哭,若孩子安然无恙,明年这个时候,就已经降临到她身边。

可如今就因为一条发疯的狗,什么都没有了,可怜了她的孩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