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01章 因妒生恨

  • 书名: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 作者:南北
  • 本章字数:2026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3

“小染,小产也相当于坐小月子,你别哭坏了眼睛。”

梁浅茵憋着眼泪,眼圈红红的安慰她,“你好好的休养身体,不出几个月,小宝宝肯定还会回到你身边的,到那个时候,你再怀上龙凤胎,好不好?”

“浅茵,我心里好疼,怎么我的孩子突然就没有了?”

云染抓着她的手,手劲大的梁浅茵都忍不住吃痛的皱了眉,但也没吭声,就任由她紧紧的抓着自己的手,只低声安慰,“孩子是天使,肯定会舍不得你,再回到你身边的。”

“我知道,我都知道,可我就是忍不住去想……”

云染哭着摇头,泪雨纷飞,“徐景痕说是有人害了我的孩子,我就想把她找出来问问,她害我就成了,为什么要跟我的孩子过不去!”

房里的众人沉默,若是知道凶手,他们也想问一问,为何如此狠心?

而且先是云染被害的小产,随后梁小月和梁小阳又被绑架,这两件事看似偶然,也不知道这其中到底有没有关联?

梁浅茵和孩子们陪着云染要,就换着法儿的安慰她。

厉远冥喊上徐景痕,走到窗边,才低声说道:“云染的情绪怕是一时半会儿难以恢复,你不妨带着她出去散散心,明基的事情,你时就不用管了,安慰她要紧。”

“不,我要留下来查出真凶,不然怎么向云染和逝去的小宝宝交待?”

徐景痕摇头,眼里满是悲痛,“那个凶手肯定就藏在别墅里,才有机会给狼狗下药,我若是不把他揪出来,以后云染要是再怀孕了怎么办?”

那人敢害他的妻儿,他必让那人付出代价!

他既有此决心,厉远冥也就没有再劝,两人皆是默默的望着窗外的夜色。

房间里安静下来,只有梁浅茵和云染的低低说话声。

夜色深沉,梁小月和梁小阳已经捱不住瞌睡,就在陪护床上睡着了,梁浅茵看云染情绪不稳,也就打起精神一直陪着她。

不知道过了多久,走廊里忽然响起了杂乱轻巧的脚步声,没等几秒,病房门被敲响,传来男人特意压低的声音,“厉总?”

厉远冥皱眉,看梁浅茵陪着云染,并没有注意到这边的情况,也就和徐景痕出了病房。

房外站着两个人高马大的保镖,还有个小巧的女人。

保镖也没废话,低声说道:“厉总,我们查出来了,狼狗的药就是这女人下的。”

“阿宁,怎么会是你?”

徐景痕摇摇欲坠,脸都白了,那个叫阿宁的女人抬头飞快的看了他一眼,复又低下头,低低的哭着,“先生,对不起,我,我……”

阿宁哭的泣不成声,厉远冥示意保镖将她带到走廊尽头,才又皱眉问徐景痕,“你别墅里的女佣?你还和她很熟稔?”

“她的父母都是路家的帮佣,她在路家已经好些年。”

徐景痕两眼失神,喃喃起来,“而且云染怀孕之后,她身体虚弱不能同房,阿宁还有意引诱过我几次,但均被我拒绝,没想到她居然会恼羞成怒,对云染下手……”

厉远冥皱眉沉思,“你能确定是她动的手?”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徐景痕脑子里乱糟糟的,阿家在路家多年,也算是半个家人了,她怎么能那样狠心?

“云染还在里面伤心,你婆婆妈妈的,像什么样子?”

厉远冥脸色严厉,低声训斥了句,又道:“走,过去问个清楚。”

阿宁蹲在窗边,听见沉稳的脚步声停在面前,这才仰起头,一看厉远冥眸光冰冷的盯着自己,又下意识的打了个激灵,“厉先生……”

“你下的毒,还是受人指使?”

厉远冥并无赘言,阿宁哭着低头,“是有人想吓梁小姐,拿了药给我,我,我鬼迷心窍的信了她的话,趁着梁小姐过来玩的时候给狗下药,借机一起报复夫人……”

“有人要害梁小姐,然后你心中对徐景痕不满,便趁机加害云染,对也不对?”

“我只是想吓吓夫人的,我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阿宁低着头哭,厉远冥拧紧了眉,只想着是有人要对付路兆和云染,哪知那人本是要对付梁浅茵,只不过被阿宁的报复心弄反了主次?

琥珀色的眸里缀了寒意,“那人是谁?”

“我不知道……她戴着墨镜,只知道应该是个很漂亮的女人。”

阿宁并不知那人的身份,感应到落在身上的视线更冷几分,又吓的直哆嗦,哭声不止,“厉先生,我真的不是有意的,求您饶了我,饶了我吧……”

“你故意下药,害得云染小产,这还不叫有意,那什么才叫做有意?”

厉远冥面有冷怒,叫两个保镖直接将她押去警察局,蓄意伤人,够她在牢里好好反思了。

只不过那个给阿宁药的女人,又是谁?

他和女人来往不多,顶多也就与梁雯雯和姚娇有过节,难道是她俩?

靠在窗边,皱眉沉思起来,没多大会儿,许风打来了电话,“厉总,已经问出来了,绑架小月和小阳的那伙人,是宋云的手下。”

“怎么会是他?”

“不清楚,那伙人只说接到上头的命令,他们便依令办事了。”

既然知道是宋云的人,厉远冥挂断电话,又给宋云拨了电话过去:“你在哪里?”

“我在公司,不是,你们找小月和小阳的,找到了没有?”

“找到了。”

厉远冥的声音很平静,“你就在公司等我,我马上去找你。”

说着不等宋云有什么反应,便直接挂断了电话,去病房和梁浅茵说有急事需要离开,也就匆匆离开医院,赶往宋氏。

宋氏大楼还亮着不少灯光,厉远冥乘电梯直达顶楼,在总裁室里没见着宋云,倒有个颇似宋云的女人坐在沙发上,看见他来,还讶异的挑了眉,“厉远冥?”

厉远冥皱眉,他很确定,没见过这个女人。

正怀疑她的身份,宋云已经匆匆过来,“这是我的妹妹,宋水。”

“你的妹妹?那真是有意思。”

“什么有意思没意思?厉远冥我告诉你,这里不欢迎你,你赶紧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