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02章 都是命

  • 书名: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 作者:南北
  • 本章字数:2047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3

“宋水,闭嘴!”

宋云呵斥了句,看向厉远冥,“你深夜前来,有什么事?”

“哥,他能有什么事? 我看他贼眉鼠眼的,就不是什么好人的,我去拿扫帚赶他!”

贼眉鼠眼?还拿扫帚赶他?

厉远冥是第一看听见有人这样形容他,还是在个素不相识的女人嘴里冒出来的。

琥珀色的眸里冷意流转,见宋水对自己横眉怒眼的样,想来也是因着宋云的事情,对自己有很深的成见,可爱情不是物品,哪有拱手相让的道理?

宋水就直瞪他,甚为恼怒的样,“还不滚?”

“放心,我把话说完了就走,你就是请我留下来,我也不会留。”

厉远冥冷哼,转而冷冷的看着宋云,故意说道:“你对我有嫌隙,你绑架我都没关系,为什么要动手绑两个无辜的孩子?他俩跟着你长大,你怎么能狠的下那个心?”

宋云生怒,“你胡说八道什么?我什么时候绑架过小月和小阳?”

“呵,我逮住了那几个人,那可都是你的手下。”

厉远冥叫许风拍了那几个壮汉的照片过来,拿给宋云看,宋云才看两眼,眼中顿时就聚了乌云,扭头愤怒的看着宋水,“你悄悄回国,就是想指使他们绑架小月和小阳?”

“哥,我没想绑架孩子,就是想吓吓厉远冥而已,叫他离开浅茵而已。”

最好还能弄死他,看他还抢不抢浅茵嫂子。

“吓吓他?宋水,我看你就是疯了!”

宋云大怒,气得狠狠了她一耳光,“孩子是大家的心头宝,我不反对你光明正大的挑衅厉远冥,但你拿孩子来说事,我饶不得你!”

“哥,是他抢走了浅茵嫂子,你为什么还要帮他说话!”

“你少要胡说!浅茵选择谁,那是她的权利,没有谁抢走谁的说法!”

宋云恼怒不已,厉远冥冷哼,“你气什么?宋水给了徐景痕别墅里的佣人一包药,那佣人给狼狗下药,害云染跌倒流产,这条人命,该找谁清算?”

“怎么可能?……宋水,你好大的胆子!”

宋云不敢相信宋水会有如此狠毒,可厉远冥也不是无的放矢的人。

气的眼冒血丝,但看宋水倔强的抿着唇,一副委屈的样,心里是既疼她又恨她,来回转了几圈,最终还是恼声说道:“我带她去找云染,云染愿意怎么处置,我都没有意见!”

“哥,我没想害人!”

“是,你是没想害人,可你叫人绑架了小月和小阳,又害的云染流产,你还想怎样!”

宋云向来疼爱这个妹妹,但却不是叫她胡来的。

阴沉着脸率先出了总裁室,“跟我走!”

他发了话,宋水再不情愿,也只能跟着去,看看走在身后的厉远冥,又压着声音恼怒道:“要不是我哥心地仁慈,我绝不叫你抢走浅茵嫂子!”

“看来你还不知悔改啊?”

“你少跟我说那些套词,我哥和浅茵嫂子相处五年,感情早就比你深厚!”

宋水回国后,也是好好调查了厉远冥的信息,这才动手的。

虽然又帅又有钱,但跟她的哥哥相比,这人依然就是个不起眼的渣渣!

厉远冥也不和她争辩,碰上了兄控,他能有什么办法?

回到医院,徐景痕已经进病房去了,坐在病床旁边,正和云染悄声说着话儿。

梁浅茵从卫生间出来,看见宋家兄妹,眼里还闪了惊喜笑容,“宋水,你怎么回国了?”

“浅茵嫂子,我……”

“浅茵,你别理她,我今天带她来,是给你和云染赔罪的!”

宋云脸上怒意难消,声音惊动了徐景痕和云染,云染看了看宋水,勉强笑了笑,“我和宋水素不相识,她给我赔什么罪啊?”

“云染,是我太惯着她了,她脑子犯糊涂,指使你们家的佣人给狼狗下药。”

来都来了,宋云也没想过掩饰,徐景痕和云染都听懵了,但下一秒徐景痕就跳了起来,狠狠一拳挥向宋水,宋水吓的惊叫,但电光石火间,宋云挡在她向前,生生受了那一下。

那一拳力道极猛,宋云吃不住力道,连退了几步,方才脸色苍白的稳住身体。

宋水吓哭了,“哥,你怎么样?哥,你别吓我啊……”

“错是宋水犯的,但我是她的哥哥,她犯下的所有错,我都愿意一力承担。”

宋云努力咽下喉咙里的甜腥,俊朗的眉宇间有着沉静,宋水哇的声哭了起来,“哥,我不要你替我受过,那些事情都是我干的,坐牢我都认了!”

“闭嘴!”

宋云皱眉,又拉着宋水深深弯腰鞠躬,“对不起,我们愿意接受任何惩罚。”

“接受惩罚?你们就算死了,我的宝宝能回来吗?!”

云染止不住的哭起来,冲下床对着宋水乱抓乱挠,只不过宋云始终稳稳的挡在宋水面前,任由云染抓破了他的脸,也没有退避半分。

宋水在他背后哭的泪流雨下,再不敢说什么。

徐景痕怕云染伤着身体,赶紧抱住她,云染哭的都快晕过来,梁浅茵帮着徐景痕将她扶到床上,也跟着哭起来,“小染,你别太激动,伤了身体怎么办?”

“浅茵,我好恨她,她怎么就那么狠心无情!”

“我知道,我都知道……”

梁浅茵只管安慰她的情绪,又使眼神,叫徐景痕赶紧带着他们先去沙发那边说话,别再杵在云染眼前,惹她伤心。

等人散开,云染才恨恨的抹了泪,“她那么坏,在国外的时候,有没有欺负你?”

恰巧厉远冥走过来,听见这话,也跟着皱了眉头。

梁浅茵略低了头,犹豫了下,才轻轻说道:“其实救我的人是宋水,不是宋云。”

“是她?那这可是她这辈子做过的唯一善事了!”

云染愤愤出声,厉远冥坐在梁浅茵身边,握住她的手,梁浅茵抬头笑笑,又问了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宋水她,她怎么能如此糊涂?”

“她希望你能回到宋云身边。”

厉远冥把整个事情说了一遍,包括阿宁对徐景痕爱而不得,转而对云染的嫉妒。

梁浅茵和云染都懵了,良久,云染才似哭非哭的道:“一切都是命啊,都是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