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03章 一命抵一命

  • 书名: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 作者:南北
  • 本章字数:2031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3

如果没有阿宁,宋水也找不到可趁之机,但梁浅茵没有结识宋水,也早就一命归天。

“小染,对不起,说到底,还是我连累了你。”

梁浅茵握着她的手,低低道歉,云染摇头,“罢了,我谁也不怪,叫他们过来吧。”

厉远冥喊了一声,徐景痕急忙冲过来,“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星星,我不怪宋水了,你叫她走吧。”

云染脸色平静,并不像是随意说笑,众人都愣了,徐景痕反应过来,有些摸不着头脑,又担忧的不行,“云染,你要是心里不痛快,你就骂出来,哭出来,好不好?”

“不,我是认真的。”

云染抬了眼眸,哭红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宋水,“你应该庆幸你救了浅茵,一命还一命,从今往后,你对浅茵的恩情全无,以后不得再随意骚扰她的生活!”

说到后头,已是声色俱厉。

宋水愣了愣,难过的看向梁浅茵,梁浅茵惊诧,赶紧摇头,“小染,一码归一码……”

“浅茵,我的孩子已经没有了,我只希望她以后别来打扰你,你懂我的心意吗?”

梁浅茵看着她哭红的眼睛,默然点头。

云染看她会意,这才勉强笑了下,随即又冷冷的别开头,“宋云,领着你妹妹走,以后再敢犯在我手里,我不给对她客气。”

宋云点头,无声的领着宋水走了,一命抵一命,恩情全散啊……

心口揪疼的厉害,却始终没有回头,只是安静的离开。

宋家兄妹走了,梁浅茵才低低叹息,“小染,对不起,我还是让你操心了……”

“如果小宝宝的离开能换来你的宁静生活,那我也认了。”

云染勉强扬着笑,那个宋水虽然行了善事,但逼人的手段却太过激烈,若是浅茵始终欠着她的恩情,那这辈子只怕都不得安宁。

梁浅茵也没想到宋水能挑起这么大的事,想替她说点什么,都说不出口。

唯有一声叹息。

……

云染小产,在医院里养了几天身子,等出院了,梁浅茵就换着花样给她炖补汤,争取把她亏损的那些元气给补回来。

自那日以后,宋云也就很少再和梁浅茵联系,梁浅茵也没有再去上班的打算。

而云染虽然原谅宋水的所为,但路家人大为震怒,路家公司切断了与宋氏的所有合作,那些与路家交好公司,也纷纷排斥宋氏。

梁浅茵写了辞呈,亲自去宋氏交给宋云的时候,就见宋氏较之前的繁荣景象,已经萧条了许多,随意拦了个人问,才知道宋氏现在的艰难处境。

手里的辞呈突然就有些沉重起来,宋水犯错,但宋云并没有错,如果她现在走了,那宋云岂不是孤军奋战?

厉远冥陪着她一起来的,看她有些动摇,眸光微转,就只淡声说道:“浅茵,宋氏是被路家打压下来的,你若襄助宋氏,云染和徐景痕那里,你难以解释。”

“可是宋云对我有恩……”

“你忘了云染的话?一命抵一命,你若出手,难道云染再追究宋水的责任?”

厉远冥摇头,眸光深沉,“该做取舍的时候,就必须有所舍。”

“我……”

梁浅茵看看他,最终咬咬牙,“我知道了。”

若不是因着她,宋水也不会把主意动到云染头上,现在云染的宝宝没了,又愿意用一命抵一命的说法,不追究宋水的责任,云染已经做得仁至义尽,也该是她做出选择了。

两人并肩行到顶楼,总裁室里的宋云正低着头看文件,一段时间没见,他似乎清瘦了许多,眉心的褶皱也越来越深。

梁浅茵打量了几眼,终还是敲开了门,“宋云,我来交辞呈的。”

“浅茵,你……”

宋云从成堆的文件里抬起头来,俊朗的面容看着很是疲惫,又满是不敢置信,最终还是摇摇头,“浅茵,你想休息,我给你放长假,但你的辞呈,我不会收的。”

“宋云,我不会再来,辞呈我放在这里了。”

梁浅茵把手里的信封往前推了推,宋云盯着信封看了两秒,眼中忽就露了痛苦,“浅茵,我现在已经忙的焦头烂额,但也没有任何怨言,你能体会到我的心情吗?”

“宋水的错,我愿意承担,但你离开,岂不是叫我雪上加霜?”

宋云抬起头来,眼神定定的望着她,那双温和的眼睛里已经失了亮光,只被满满的疲惫和憔悴所取代,看的梁浅茵瞬间就愣住了。

正僵持间,宋水却忽然闯了进来,摇头哭道:“浅茵,我知道错了,你别离开好不好?我保证以后不会乱来,而且哥哥他真的需要你,你若离开,他会崩溃的……”

“宋水,你别说了。”

宋云的声音哑下来,满眼痛苦,厉远冥看的不乐意了,梁浅茵本就不忍让宋云独自撑着宋氏,兄妹俩再一卖惨,那梁浅茵岂不得中招?

清咳了声,催促道:“浅茵,辞呈已经递了,我们走吧。”

“不,浅茵,那些事都是我的错,你别迁怒哥哥!”

宋水急的直哭,拉着梁浅茵不肯松手,宋云看的红了眼眶,狠狠咬着牙,别开了眼睛,“宋水,你松手,浅茵愿意去还是留,由她的心意,你不许强迫她。”

“哥,你为什么这么傻啊……”

宋水哭的不能自己,又不敢再强硬的拉着梁浅茵,梁浅茵看着疲惫憔悴的宋云,心里也难受的紧,她对宋云虽无男女之情,但从来都把他当亲哥哥看待的。

这会儿他被牵连的有苦难言,她哪又忍心给他雪上加霜?

可云染的苦……

咬咬牙,梁浅茵一把撕了辞呈,但也没答应留下来,“我愿意休长假,也许以后还会回来,也许下次递来的,还是辞呈。”

“好,只要你不离开,你就是休长假,那也是好的。”

宋水这才胡乱抹了把眼泪,含着眼泪笑起来,也许梁浅茵长时间不出现,哥哥心里虽然有个念想,也会慢慢的忘了她,不再痛苦吧?

宋云一直望着别处,没有说话。

早在五年前,他就已经失去了靠近她的机会,他还能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