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04章 鸿门宴

  • 书名: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 作者:南北
  • 本章字数:2038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3

出了宋氏,厉远冥还是有些郁闷。

他打定了主意,要让梁浅茵离开宋氏,但宋家兄妹的感情牌打的太好,他就是想尽了办法防着,也没能防过来。

梁浅茵看他郁闷的样子,低低笑了起来,“好啦,你就别郁闷了,我也没继续留在宋氏,撕了辞呈,也只是想鼓励宋云能好好撑住,扛过这一关。”

“可他对你有非分之想,你不绝情,他就会还有念想,反而是折磨他。”

“我又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但现在宋氏正处在难熬的关头,我还对他绝情,那和落井下石有什么区别?等宋氏熬过去了,再绝情也不迟。”

梁浅茵蒙宋水相救,那五年又受宋云悉心照顾,她和孩子才能在国外顺利的生存下来,云染哪怕是让有错的宋水坐牢,她也不会袒护。

但那些恩情若是说斩就斩,只能原谅她做不到。

她这般说,厉远冥也没了说词,况且宋家兄妹对梁浅茵和孩子有恩,那也是对他厉远冥有恩,有些事情,睁只眼闭只眼,也就算了。

只是想想,又提了要求,“浅茵,天气渐冷,不适合再住在海边,你和孩子跟我回去吧?”

“回去?去哪里?”

梁浅茵一下警惕起来,“你还没搞定爷爷,我是不会跟你去老宅的。”

“没有,就是回花园别墅那边,好不好?”

厉远冥拉着她的手,幽深的眸里是星星点点的笑,“那里是我们曾经的家,现在女主人回来了,你怎么忍心让它继续空置?”

“只是回花园别墅而已,你就不能好好说话?”

梁浅茵没好气的嗔他,唇角却有丝掩不住的甜蜜,“现在是越来越贫嘴了。”

“那也只对着你才会贫嘴。”

失去她五年,他攒了那么多的甜言蜜语,如今只想悄悄的,好好的说给她听。

就算是说到天荒地老,他是愿意。

厉家老宅。

厉老爷子坐在庭院里喝茶,听着线人报上来的消息,眼里就闪了冷笑。

老管家在旁边看着,小心翼翼的劝道:“老爷,少爷也没有故意和您作对,这都说冤家宜解不宜结,更何况还是祖孙俩?”

“你懂什么?”

老爷子瞪了眼睛,“只要梁浅茵在,我和他之间就没有宁日!”

“可梁小姐也没有什么过分……”

“老钟,你最近是不是太闲了?去活动身子骨吧?”

老爷子不耐烦的打发他走了,转眼就叫人拿来了手机,又拨了个号码出去,没几秒,那边便传来礼貌温和的声音,“我是宋云,你是哪位?”

“我是厉长山,厉远冥的爷爷。”

厉老爷子报了家门,又说道:“我知道你和厉远冥那个臭小子联合起来,故意打压厉氏,但现在厉远冥因为梁浅茵,和你闹翻了,不如我们联手打压明基,如何?”

“老爷子,你找错人了,我是不会和你合作的。”

“你不和我合作,难道不想夺回梁浅茵?”

厉老爷子的声音里已经隐见恼怒,“我不喜欢梁浅茵这个孙媳妇,刚好你又想得到她,咱们俩联手,刚好各取所需,有何不好?”

“我是喜欢梁浅茵不假,但她已经找到属于她自己的幸福了,我不会再打扰她。”

宋云的声音传过来,带着点点释然的笑,“老爷子,我劝你也收手吧,难道你就不希望你的孙子得到幸福,和妻儿好好的生活?”

“哼,梁浅茵就是个蛇蝎女人,厉远冥和她生活在一起,能有什么幸福?”

厉老爷子恼的很,“我再问你一遍,到底合不合作?”

“不合作,而且你打压明基,我也不会坐视不理,到时候您面对的,就不止是明基。”

“好,很好,那我倒要看看,你能硬气到什么时候!”

没争取到宋云的合作,厉老爷子恼的直接挂断了电话,转眼看见老管家在不远处修剪着花枝,又叫了一声,“老钟,你过来!”

“老爷,您有什么吩咐?”

“你给所有的厉家人打电话,就说今晚在老宅举办家宴,我要把厉氏的股份给分了,谁要是敢不来,那就让他喝西北风去,以后都不用来了!”

“老爷,您把股份分了,那孙少爷……”

“去给他打电话,叫他带着小阳过来,不然就后果自负!”

他早就看上了梁小阳的天纵之资,比当年的厉远冥几乎还要聪明,等他好好的将小阳培养成厉氏继承人,厉远冥愿意去哪就去哪,自己也用不着求他。

老管家无奈,只能照吩咐办事。

厉远冥接到电话,眸光不经意间就冷凝了几分,“告诉他,我不会带孩子过去的。”

“孙少爷,老爷已经日渐衰老,您看,您还是过来一趟吧?”

“不必,就这样。”

厉远冥脸色泛冷,直接挂断了电话。

梁浅茵坐在他身边,低低安抚,“既然是爷爷诚心叫你,你带着小阳过去好了。”

“浅茵,爷爷说要把厉氏股份给分了,这话单听着,就不对劲。”

老爷子那么精明的人,怎么可能会让人瓜分厉氏?

还叫他小阳过去,不知道又是想着什么主意。

“不对劲便不对劲,终归是你的亲爷爷,厉氏族人都在,你若是缺席了,爷爷面子上也不好看,到时候那些亲戚问起来,你让他怎么回答?”

厉远冥沉默,眸光幽冷。

半晌,才低低道:“我若带小阳去了,你和小月怎么办?”

“我们母女俩就在家里,等你们父子回来。”

梁浅茵看他松口,也就甜甜的笑了,“你和爷爷之间终归是有割舍不断的亲情,你和他好生相处,莫在外人面前落了他的颜面。”

“你都这般交待了,我再不孝,也不能在外人面前让他难堪。”

厉远冥眸里了暖色,轻轻握住她的手,“浅茵,你放心,终有一天,我会让你光明正在的入厉家门槛,不再受谁的刁难。”

“我知道的,爷爷也就是误会而已,时间久了,他自会明白。”

这么些年过去了,梁浅茵也无意再与老爷子纠缠那些早已过去的过往,更何况他如今年事已高,也不知去日还有几多,能顺着他的,就尽量顺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