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05章 谁没有教养

  • 书名: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 作者:南北
  • 本章字数:2075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3

厉远冥依了梁浅茵之言,傍晚之时,带着梁小阳去了老宅。

彼时那些接到消息的厉家族人,都纷纷赶了过来,把偌大的老家都挤满了。

老管家早就在大门口守着,看见厉远冥终还是领着梁小阳过来,脸上就扬起了笑,“哎,孙少爷,我就知道您还是惦记着老太爷的。”

厉远冥微微点头,“爷爷还好吗?”

“好,好,知道您带着小少爷回来,肯定会笑的合不拢嘴。”

老管家脸上笑开了花,赶紧领着父子俩进主屋,庭院里那些若坐或站的厉家亲戚看见父子俩,眼里的神色便怪异起来。

终是有胆大的,扬声喊了一句:“厉远冥,你不是被逐出厉家了吗?”

“都瞎说什么?孙少爷什么时候离开过厉家?”

老管家瞪了眼睛,转而又和厉远冥低声笑道:“孙少爷,那些人都是冲着厉氏股份来的,您别搭理他们。”

“无妨,我就是过来看看爷爷的。”

厉远冥并没有把那些人的话听在耳里,也并不在意厉氏的股份,明基已经启动对厉氏的收购案,只要他乐意,随时都可以将整个厉氏收在囊中。

老管家看他大气沉稳,眼中也多了欣慰。

如果老太爷能回转心思,和孙夫人和平共处,又怎么会整日气得吃不下饭?

摇摇头,快步上前,领着人进客厅。

客厅里欢声笑语,恭维声不绝于耳,厉老爷子面有微笑的坐在沙发上,言语不多。

直到看见厉远冥牵着梁小阳现身,眼中才露了点点精光,不过转瞬就冷了脸色,脸别到一旁,并不是十分乐意搭理厉远冥。

厉远冥也只当没看见他的冷意,牵着梁小阳上前,梁小阳甚为乖巧的唤了他:“祖爷爷。”

“嗯,”老爷子拿捏着,只是淡淡点了下头。

但其实眼角儿已经在偷偷的瞄着小宝贝,许久不见,他似乎又长高了许多?

尤其那双黑葡萄似的大眼睛,机敏灵动,看起来就是个聪慧的。

哎,他当时怎么就糊涂了,没叫厉远冥把小月也带过来?

那个臭小子,自己没说,他就不知道带过来吗?

小月那丫头,嘴能甜到人心坎上去,要是她喊一声祖爷爷,自己不得乐开花?

老爷子虎着脸,其实心里活动已经飙到天际,但客厅里的那些宾客见他甚是不悦的样,眼里就起了幸灾乐祸,厉远冥是亲孙子又怎么样?

惹的老爷子不开心,还不是同样被逐出了厉氏?

今儿的股份,他休想沾边。

众人极有默契的没吭声,而陪坐在老爷子对面的厉忠域和周玉芬对视了眼,周玉芬这才堆着笑脸说道:“老爷子,既然人都来齐了,那开始家宴吧?”

不吃家宴,怎么好提分股份的事情?

厉老爷子补打断思绪,甚是不悦的瞪了她,但也只是虎着脸,起身去了餐厅。

餐厅里已经摆了好几桌酒席,余下那些不够分量的厉家亲戚,就在旁边附设的花厅里吃饭,厉远冥也没想太多,跟着老爷子就去了主厅。

刚要落坐,厉忠域就冷哼了声,“老爷子已经不认你了,你不去花厅,来这里干什么?”

他的声音颇响,话音未落,其余的厉家人都看了过来,个个幸灾乐祸。

厉远冥无声的勾了薄唇,这就是他的父亲?

倒是比旁人更会落井下石。

琥珀色的幽眸微眯了眯,也不屑于和他多言,就要离开,老爷子却虎着脸,冷怒不已,“好好的家宴,都吵什么吵?坐下吃饭!”

这话没点名,但众人心里也凛了凛,不敢再多言。

厉远冥知道老爷子想看孩子,也就让梁小阳挨着他坐,梁小阳也甚为乖巧,祖爷爷长祖爷爷短的叫得极为亲热,老爷子虽不好改脸,但面色还是缓和了许多。

对面的周玉芬见状,故意就提了句:“怎么不见梁浅茵?”

话刚出,就见老爷子陡然沉脸。

周玉芬心里得意,小屁孩再会哄人又怎么样?梁浅茵就是老头子的心头大忌。

梁小阳眨眨眼睛,“妈咪说,派我和爸爸做代表,免得一家大小都蜂拥而来,知道的就知道咱们是来看祖爷爷的,不知道的,还以为要抢祖爷爷的东西呢。”

奶声奶气的娃娃声,听着稚气未脱,但话里的锋芒可不容小觑。

周玉芬一下变了脸,恨恨的盯着他。

梁小阳才不怕她,穿着背带牛仔裤,坐姿端端正正的,像是个礼貌的小绅士。

厉老爷子看在眼里,乐在心里,他的祖孙儿真不错!

但他也就是心里偷着乐,依然脸色沉沉,并不说话。

那些亲戚看他并不维护梁小阳,心思又活络起来,也不知是谁阴戳戳的开口,“瞧这牙尖嘴利的样,怕是打娘胎的时候,就没好好受教吧?”

“那女人本就小门小户出来的,孩子跟着她,能有什么好教养?”

“依我看啊,孩子就不该跟着那女人,瞧瞧把个好好的孩子,都教成什么样了?”

众人跟着起哄,句句都骂梁浅茵,把梁小阳给惹生气了,板着小脸怒道:“我妈咪是吃你们的还是喝你们的了,你们非要说她的坏话?”

“哟,小东西,你妈难道没教过你,对长辈要尊重吗?”

“你这话说的,那样的女人,哪知道尊重两个字?”

“也是啊,都是没教养的东西!”

众人又是一阵哄堂大笑,梁小阳气红了眼睛,“我妈咪才不是你们说的那种人!你们背着人说坏话,才没有教养!”

“哈哈,就是当着她的面,我们也敢这样说!”

那些坏心眼的就故意逗梁小阳,气的梁小阳紧紧咬着牙,就是不哭给那些坏人看。

厉老爷子有多心疼梁小阳,对梁浅茵就有多少怨念。

如果不是她死抱着孩子不放,梁小阳今天又怎么会受到那些人的肆意侮辱?

他厉长山的曾孙儿,只有让别人仰望的份!

“都说够了没有?”

冷峻无情的声音毫无温度,那些还准备嘲讽一波的人心里发毛,低着头互相对视了眼,也没谁敢率先去触厉远冥的霉头。

厉远冥眸色冷漠的扫了圈,“谁敢再对梁浅茵口出不逊,别怪我不留情面。”

无人敢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