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06章 秋后算账

  • 书名: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 作者:南北
  • 本章字数:2069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3

周玉芬看了两眼,咬着牙笑道:“阿衡,大家也没说什么过分的话,你又何必威吓?”

“没过分的话?看来你的心挺大,想来周家破产,你也能坦然接受。”

厉远冥面无表情,白玉般的修长手指轻轻敲着桌,似敲在人的心尖上,“周氏统共只有五千万的资产,还得算上流动资金,虽然实力不够,我也就勉强笑纳了。”

周玉芬瞬间就不淡定了,“不是,阿衡,我又没有说什么,你凭什么拿周家出气?”

“你有没有挑事,你心知肚明。”

厉远冥勾唇,琥珀色的眸里闪着冰冷流光,看了眼那些低着头的亲戚,“刚刚不还说的很过瘾吗?继续啊?”

众人哪敢出声?头埋得更低了,生怕会被他惦记上。

厉远冥本就没打算放过这些人,唇角的冷意越发漫不经心,“刚刚说话的七大姑八大姨,各位叔伯婶婶,我都记在心里了,敢欺我无枝可依?明日说不得叫你们瞧瞧我的手段。”

厉远冥的商业天赋有多高,所有厉家亲戚再清楚不过了。

老爷子掌权时,虽然厉氏也很厉害,但比厉氏厉害的企业也不少。

后来厉远冥接手厉氏,业绩就开始蒸蒸日上,没几年就一跃成为青城的龙头企业,厉氏厉害起来,而他们这些亲戚也纷纷跟着沾光,赚了个盆满钵满。

说个实在的,没有厉远冥,就没有现在的他们。

现在一言得罪了他,若是他反过头来对付厉氏,在座的哪有他的对手?

众人心里犯怵,眼巴巴的看向厉老爷子,就指望他出面求情,厉远冥勾唇,眸里的凉色更甚了几分,“诸位想来清楚,我已经被逐出厉氏了,你们现在求情,有用吗?”

一句话就堵死了众人的退路,个个脸色灰败,不说话了。

梁小阳看着刚刚还说风凉话的人,瞬间就被自己的老爸怼得不敢说话,黑葡萄似的大眼睛里满是崇拜,亮晶晶的看着他,“爸爸,你好厉害!”

“对付那些敢欺负你的人,千万不要和他客气。”

厉远冥摸摸他柔软的小脑袋,无边的冷意迅速化为温和慈爱的笑容。

厉老爷子看看他,心里倒是极喜欢厉远冥的八面威风,但脸上怎么也拉下面子。

冷哼了声,“吵吵什么?吃饭!”

众人如蒙大赦,赶紧各自默默的低头吃饭,不敢再胡说什么。

不过老爷子没给厉远冥帮腔,看来老爷子盛怒之下赶走厉远冥的传言,是真的了。

低着头吃饭的众人无声的传递着眼神信息,厉远冥也只当没瞧见他们的小动作,慢悠悠的陪着梁小阳吃饭,仿佛他就真只是来参加家宴的。

只是他能沉住气,那些奔着股份而来的人,却没多少心思去吃那些山珍海味。

厉忠域勉强扒了半碗饭,就小心的赔着笑脸,“爸,您说的事儿……”

老爷子不悦的望过来,“什么事?”

“那什么,您不是说要分掉厉氏的股份吗?大家都等着您发话呢。”

厉忠域反正皮厚,就堆着笑脸巴巴儿的望着他,老爷子心里恼怒他的不懂事,面上还是一片晦暗深沉,“这事我自有主张,不着急。”

“爸,大家都还有事要忙呢,您不着急,别人着急啊?”

“急什么急?着急的都给我滚!”

几句话下来,老爷子已经压不住怒气,重重拍了桌,“合着没有那些股份,你们连陪我吃顿家宴的时间都没有是吧?”

“爸,您这话又说到哪里去了?我哪有那个意思啊。”

厉忠域赶紧解释,但老爷子已经拉下脸来,脸色沉沉的,不再说话。

周玉芬赔着笑脸刚想说话,老爷子一个冷冰冰的眼神望过来,她立即识趣的闭了嘴。

亲儿子亲儿媳都吃了瘪,那些亲戚也只能埋头吃饭,不敢说话。

气氛沉默下来,压抑的令人难受。

只有厉远冥和梁小阳还在饶有兴致的品尝美食,梁小阳对海鱼挺感兴趣的,厉远冥就小心的给他挑着刺,看他大口大口的吃得香,脸上也跟着露出了淡淡笑容。

老爷子一肚子闷气,看他这样,又禁不住怒哼,“你小时候想吃鱼,我也是如此待你,如今时过境迁,你倒是忘得一干二净!”

“爷爷,我若忘了恩情,青城早就没有了厉氏。”

厉远冥淡淡回过去,“我带小阳来,只是让他和您聚聚,没别的事,饭后我们就走了。”

“我要分了厉氏的股份,你也走?”

“您高兴就好。”

厉远冥想要厉氏,轻而易举的事情,只不过现在爷爷掌权,他不想让爷爷太生气而已,否则厉氏哪还轮得到这些所谓的亲戚来瓜分?

“好,很好,你现在是翅膀硬了,我压不住你了!”

厉老爷子恼的直喘粗气,半晌又晃晃悠悠的站起来,“你跟我上楼,我有话对你说!”

说罢也不管厉远冥答不答应,自己先上楼去了。

厉远冥看他曾经挺直的背脊已然佝偻下来,就微微摇头,无声叹息。

他为什么就不能放下心思,好好的颐养天年?

将梁小阳交给老管家代为照管,这才几步追上老爷子,轻轻搀扶着他上楼,老爷子拿眼怒瞪他,但也乖乖的,并未挣扎。

到了楼上书房,老爷子就要挣脱他的手,厉远冥也不强求,扶他坐在沙发上了,这才坐在他旁边,轻轻问了句,“爷爷,您想说什么?”

老爷子横眉怒眼,“我叫你上楼坐坐,也不行?”

“当然可以,”厉远冥不和他争辩,就安静的坐着,老爷子虎着脸,看了他半分钟,见他果真就只安安静静的陪自己坐着,又甚是气怒攻心,“你就没什么想和我说的?”

“爷爷,您想说什么,您就直说,我洗耳恭听。”

这般绕来绕去的,厉远冥也弄不明白他到底想表达什么意思。

老爷子瞪他,过了会儿,才又咬着牙,甚是恼火的问道:“你当真不要厉氏?”

“爷爷,是您将我逐出厉氏的,我强留下来,也只会惹您生气。”

厉远冥照实说,老爷子生气的拍着沙发扶手,“我要你走你就走,那我叫你离开梁浅茵那个女人,你怎么没有听话的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