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07章 抢孩子

  • 书名: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 作者:南北
  • 本章字数:2078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3

“爷爷,我是不可能离开梁浅茵的。”

厉远冥面色浅淡,都已经记不清楚,这是第多少次重申自己的意愿。

只可惜老爷子就像没听见他的话似的,冷着脸自顾说道:“我已经替你物色好了新的联姻对象,你马上筹备婚礼,将人家娶进门。”

“还有,小阳从今夜开始就留在老宅,我来抚养他长大。”

“只要你做到这两点,以后厉家的大小事都由你做主,我再也不插手。”

老爷子边说,边胸有成竹的看了看厉远冥,每个男人都有着想要证明自己的野心,他就不信厉远冥真会值得那些财富,转而选择和梁浅茵共度余生?

“爷爷,您什么时候才能听进我的话?”

厉远冥靠在沙发上,眸色幽深,不紧不慢但又不容置疑的说道:“我再跟您说一遍,我是不会离开梁浅茵的,至于厉家的大小事情,我更没有兴趣打理。”

顿了顿,又道:“您若觉得力不从心,交给厉忠域打理,我也没有任何意见。”

“厉远冥,你要气死我是吧!”

老爷子瞬间大怒,厉远冥倒是面色浅淡,“我只是实话实话而已。”

“好一句实话实说,难道在你的眼里,厉家偌大的家业,难道还比不上一个梁浅茵?”

“家业我能挣来,但万丈红尘,就只有一个梁浅茵。”

厉远冥没有丝毫退步,眼光沉静的看着老爷子,“明基已经启动对厉氏的收购案,爷爷若是随意处置厉氏,那我会立即收购厉氏,将它改名易姓。”

毕竟是厉家数代人的心血,他又怎么可能让厉氏流落在外人手中?

“好好好,你这是威胁我是吧?”

“爷爷愿意怎么想,那就怎么想,但厉氏只能是您,或者是我来经营打理。”

厉远冥的声音很轻,但很坚定,老爷子愤愤的盯着他,气得说不出话来。

这个臭小子,现在是越来越对付了啊?

正僵持间,楼下却隐约传来似有若无的吵闹声,没半分钟,就有佣人急匆匆的跑过来报告,“老爷,孙少爷,小少爷和人起了争执,被欺负了!”

厉远冥皱眉,立即起身赶往楼下。

厉老爷子跟在后头,刚到走廊就见几个流里流气的厉姓青年揪着梁小阳,嘴里还在不干不净的骂着什么,看见厉远冥和老爷子出来,顿时又怂的不敢动了。

梁小阳看见厉远冥,顿时就扑上去哭了,“爸爸,我不喜欢这里!他们都是坏人!”

妈咪明明就是天底下最好的人,他们为什么还要骂妈咪!

“好,爸爸带你离开,咱们再也不来了。”

厉远冥心疼的抱起梁小阳,他就知道厉家的家宴没什么好事,果然令人烦心。

刚抱起孩子要走,厉老爷子已经下楼来了,不动声色的挡住了厉远冥的去路,又阴沉着脸看看那几个小青年,“马上滚,厉氏的股份已经没你们的份了。”

小青年们心有不甘,但保镖已经过来赶他们了,由不得他们赖着不走。

老爷子话落,又慈祥的看向梁小阳,“祖爷爷已经帮你把他们都打跑了,你别害怕。”

这般温言软语,哪还有之前的冷漠?

只是梁小阳埋在厉远冥怀里,头也没抬,并不搭理他。

众人看的面面相觑,很快又反应过来,帮着安抚,“小阳啊,那些个坏哥哥都不是好人,有你爷爷在,保证没人敢欺负你的。”

“就是,你好好的跟着爷爷,以后这厉氏啊,就是你的天下。”

在场的个个都是人精,尽拣着老爷子爱听的话儿说,虽然梁小阳还是没说话,但众人七嘴八舌的,还是很快就把老爷子逗得现了笑容。

厉维一直没吭声,这会儿逮着机会,笑嘻嘻的凑上前,“爷爷,我也给您生个乖曾孙吧?”

“你小子,先谈了女朋友再说。”

老爷子这会儿心情好,也只调侃了句,厉维顶着和厉远冥有八分相似的脸,只是笑容里带着轻佻浪荡,“爷爷,海城宁家的大小姐怎么样?您支持我,她就是您的孙媳妇了。”

“海城宁家?就是那个邮轮大亨的宁家?”

“那当然,他们家大小姐要才有才,要貌有貌,而且那家世,绝对是响当当的。”

海城就在青城隔壁,厉老爷子自然知道海城宁家的威风。

见厉维有此心思,顿时就笑着点了头,“只要你能追到宁家大小姐,爷爷绝对支持你。”

厉维大喜,连连点头道谢。

厉老爷子也高兴起来,只要厉维和宁家联姻,那厉氏绝对会更风光。

厉远冥冷眼看着他们打小算盘,眸中藏着冷意,抱着梁小阳就要离开,孩子长期处在这样的环境里,怎么会有正确的三观理念?

但他刚走两步,老爷子又陡然生怒,“厉远冥,你忘了我说过的话?”

“爷爷,您的话,恕我不能赞同。”

厉远冥摇头,脚步未停的就要离开,厉老爷子冷笑两声,微微颔首,就见几个人高马大的保镖堵住了门口,看那架势,是不准备放厉远冥带着孩子离开了。

厉远冥冷了眸色,转身看向老爷子,“爷爷,您是非要和我闹僵?”

“你走可以,孩子必须留下。”

厉老爷子脸色强硬,“小阳是我选定的家族继承人,必须由我亲自来教养,梁浅茵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女人,怎配教养我的曾孙儿?”

厉远冥怀里的梁小阳动了下,黑漆漆的眼里闪着愠怒,只是没说话。

这般不讲理的话,听的厉远冥笑了,“爷爷,您办家宴是假,想抢孩子是真吧?”

“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把小阳留下,你赶紧滚。”

厉远冥不听话,厉老爷子也动了真怒,直接叫他离开,那些旁观的厉家亲戚面面相觑,这怎么还跟唱戏似的,唱一出是一出?

众人摸不准老爷子的心思,也不敢出声,就只管看戏。

“孩子是我带的,我就必须带走。”

厉远冥抱紧了梁小阳,琥珀色的眸里冷芒涌动,并无半分妥协,他若将孩子留在这里,回去后怎么跟梁浅茵交待?

梁浅茵还想着他劝动爷爷,一家人好好生活,爷爷倒好,开口闭口都是梁浅茵的不是?

心里暗生怒意,眸色就更冰凉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