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08章 能者多劳

  • 书名: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 作者:南北
  • 本章字数:2030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3

老爷子看厉远冥处处顶撞自己,也来了真火,直接就撂了狠话,“孩子是我看中的,你就必须得将他留在老宅,否则就别怪我拿梁浅茵撒气!”

“您看中的?爷爷,这是我与梁浅茵的孩子,谁都没有权利抢走他!”

这般不讲道理,厉远冥眸中的怒意也汹涌起来,看看门口那几个保镖,抱着孩子直接就走了过去,“我今天倒是看看,谁敢拦我!”

“好,很好,你要是敢踏出这道门,我厉长山就没有你这个孙子!”

“您的孙子那么多,不缺我这一个!”

厉远冥头也没回,抱着梁小阳,面无惧色的走向门口。

那几个保镖也有些懵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不敢动手,只能眼睁睁看着人离开。

厉老爷子看着厉远冥挺拔昂长的背影,恼的直顿拐杖,“反了!反了!”

这个臭小子既然没了良心,那就别怪他下狠手!

厉远冥还着梁小阳回到别墅时,梁浅茵正陪着梁小月在看动画片。

看见父子俩皆是面色不佳,赶紧就起身迎了上去,“怎么了?是爷爷又为难人了吗?”

“还好,只是以后小阳就不必跟着去老宅了。”

厉远冥勉强笑了笑,这会儿心里着实烦闷,将梁小阳交给她,便去厨房喝水了,梁浅茵看看他的背影,转而低声问梁小阳,“你们俩在祖爷爷那里受欺负了?”

“妈咪,祖爷爷非要把我留在老宅当家族继承人,还拿您威胁爸爸,爸爸和祖爷爷闹翻了。”

梁小阳向来早慧,把老宅发生的事情说了遍,才又闷闷的撅着嘴,“妈咪,我不喜欢那里的人,以后咱们不去那里了,好不好?”

“好,但以后见着祖爷爷了,还是要保持礼貌,知道吗?”

梁浅茵抱抱他,喝水出来的厉远冥听见母子俩的对话,眸里幽光浮动,半晌才走过来拉住梁浅茵的手,沉沉说道:“浅茵,爷爷如今越发偏激,我会保护你的,你也要多加小心。”

“好,我相信你能保护我。”

梁浅茵反握住他的手,笑容温暖,“他年纪大了,难免有糊涂的时候,能顺着他的地方,咱们就尽量顺着,免得大家诟病你的不是。”

“哼,我厉远冥做事,哪有那些闲人置疑的地方?”

厉远冥眸光泛冷,想到老爷子的蛮不讲理,眸光就更幽冷了几分。

看来他得加派人手,好好护着她母子三人才行。

梁小阳看两人不说话了,才好奇的问了句:“爸爸,什么是家族继承人?很厉害吗?”

“也不是厉害,就是家族会有比较多的事情,需要推选一个聪明的人去承担。”

厉远冥稍稍改变了下说法,并未给他灌输金钱和权势的概念,梁小阳也勉强听懂了他的意思,嘀咕起来,“是能者多劳的意思,对吗?”

“真聪明,就和那意思差不多。”

家族继承人须得极厉害的人去担任,才能带领整个家族蒸蒸日上,也就是能者多劳。

梁浅茵摇头笑笑,这样说,好像也没什么毛病。

真不知道这位置有什么好争的?

夜色深了,俩孩子都开始昏昏欲睡,厉远冥讲完了睡前故事,准备叫他俩赶紧睡觉,梁小阳却忽然睁大了眼睛,定定的看着他:“爸爸,我不想做家族继承人。”

“嗯?为什么?”

“因为我讨厌爷爷不尊重妈咪。”

梁小阳垂了小脑袋,言语间透着抗拒,“爸爸,我不喜欢祖爷爷,您别生气。”

“爸爸不生气,但祖爷爷犯了错误,咱们一起帮他改正,好不好?”

“但是祖爷爷那么固执,他不会听我们的……”

“正因为不会听,我们才要帮他改正错误啊?如果一说就听,那也不叫犯错了。”

厉远冥摸摸他的小脑袋,“好不好?”

“好是好,就是……”

梁小阳有些迟疑,想了想,后头的话还是没再说出来,梁小月爬到厉远冥怀里,“祖爷爷是童话里的巫婆,梁小阳你是骑士,你要解救妈咪公主。”

一句话给他安排得明明白白的,梁小阳也点了头,“我是骑士,我要保护妈咪!”

“可是我也想要骑士……童话里说,公主都会被骑士保护的。”

梁小月羡慕的看着在收拾衣服的梁浅茵,妈咪有小阳骑士了,那她的骑士在哪里?

“爸爸就是小月公主的骑士啊?”

厉远冥笑着抱起她,亲亲她娇嫩的小脸颊,“只要小月公主愿意,爸爸骑士就会永远陪在小月公主身边,永远的保护她,不让她受丁点伤害。”

“真的吗?那我也有骑士了!”

梁小月扑闪着大眼睛,心满意足的倒在厉远冥怀里,咯咯笑了起来。

梁浅茵坐在床尾,被她逗的哭笑不得的摇头,“现在你有爸爸骑士了,也该睡觉了吧?”

“嗯,我要在梦里,和爸爸骑士一起去斩恶龙!”

梁小月咯咯笑,乖巧的躺在被窝里,“小阳骑士,要睡觉觉了哦?”

“我肯定比你先睡着,我明天还要保护妈咪呢……”

梁小阳翻了个身,睡意朦胧的回了她一句,声音没落,呼吸已经逐渐平衡下来。

梁小月也缓缓闭上了眼睛,陷入了梦乡。

厉远冥和梁浅茵对视了眼,相视一笑,眸光里皆是柔情。

如果岁月都如此温柔,那还有何求?

确定俩孩子都睡着了,梁浅茵这才拿着衣服进了淋浴间,但刚等她脱下衣服准备洗澡,门却被某人一脸无辜的推开了,“浅茵,我也还没洗……”

“你干什么呢,快出去!”

他猝不及防的推门,羞的梁浅茵只能赶紧双手抱胸,急忙赶他出去。

可那莲蓬头喷洒而下的水雾隐约隔绝着厉远冥的视线,也给她增加了朦胧美感,男人的眸色深沉了几分,小腹窜起团火,直冲头顶。

薄唇微启,声音嘶哑的竟不像是他,“浅茵,我想你了……”

“厉远冥,你别……唔……”

拒绝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男人就已经一个箭步上前,将她抵在了墙上,肆意的攻城掠地,掀起阵阵汹涌情潮。

他最心爱的人儿啊,天知道他有多渴望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