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11章 肉债

  • 书名: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 作者:南北
  • 本章字数:2067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3

可刚清醒,宋云顿时就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蠢事,但见梁浅茵愠怒的望着自己,心头又起了哀伤,她就那么讨厌自己的接近吗?

想来想去,干脆继续装酒醉,痴痴的看着她,“浅茵,你很讨厌我?”

“宋云,我一直都把你当成亲哥哥看待。”

梁浅茵看着酒醉的宋云,也不管他能不能听进去,只执拗的说道:“我选择回宋氏,是难忘你和宋水对我的恩情,也舍不得我们一手建立起来的宋氏就此烟消云散。”

“当然,你若是继续如此,那就别怪我再也不会回去。”

话音未落,人便已经急步出了公寓。

宋云失神的躺在沙发上,眼眶逐渐酸涩,微微一眨,便有滚烫的液体顺颊而下。

所以说,她对自己从来都只有恩情,甚至都没有宋氏在她心里来的有分量?

明知道会是这样的结局,为什么就是不肯死心呢?

梁浅茵回到家时,已是夜深人静,两个小宝贝都已经睡了,就厉远冥书房里的灯还亮着,梁浅茵想了想,还是敲门打了声招呼,“我回来了。”

“嗯,夜深了,你早些休息。”

厉远冥盯着文件,并没有看她,梁浅茵站了两秒,也觉无趣,遂要离开,厉远冥却突然皱眉望了过来,“你喝酒了?”

“就是浅尝了点,没有多喝。”

梁浅茵有些忐忑的站在门口,怕被他骂不懂爱惜身体,但等了几秒,厉远冥却淡淡的收回了眼神,转而看向电脑,“时间不早了,你去休息。”

竟是再没有别的话。

梁浅茵愣住了,见他没有再说话的意思,也只得默默回了房。

可心里却无端的起了失落,闷闷的,极不舒服。

夜里辗转难眠,恍惚间只觉得他回了房,很快又落入了熟悉的温暖怀抱,只闻低低叹息声响起,随即室内又是寂静如初。

梁浅茵本以为会难以入眠,可翻了两个身,竟也困意来袭,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一夜无梦。

梁浅茵再清醒时,窗外已是天光大亮。

明朗的阳光洒落在窗台上,窗边的树上传来鸟儿叽叽喳喳的清脆叫声,微风阵阵,拂的窗帘随风轻摇,一室静谧。

梁浅茵急忙爬起来,一看已经十一点多了,顿时就无奈的扶了额。

肯定是昨夜的红酒坏事,睡着了就不知道今夕何夕。

急匆匆的洗漱下楼,却听厨房里传来锅飘碗灶的奏乐声,顿时就奇怪的停了脚步,中午她和厉远冥都不回来吃饭,张嫂不可能做饭,那是谁在厨房里折腾?

空气里已经隐约有了小米粥的清香,梁浅茵放轻了脚步,悄悄摸过去,却在见到厨房里的人时,又惊讶的睁大了眼睛,“阿衡,你怎么没上班?”

“我提前一小时回来,给你熬粥。”

厉远冥回头,冰冷隽美的容颜上有着淡淡笑容,“你喝酒了,容易伤胃,吃点清淡的食物会对身体有好处。”

“阿衡,我……”

梁浅茵有些愧疚的低了头,厉远冥笑起来,“去洗手吧,等会儿就能吃饭了。”

“可是宋氏的事情那么多,我只怕没时间……”

“宋氏没有你的时候,也照样运转,哪会连你喝碗粥的时间都没有?”

厉远冥打断她的话,虽然在笑,但眼神却是不容置疑,“去洗手,宋氏再忙,也不能忙到你身上来,你只管开开心心的,不用那么拼命工作。”

“那好吧,我听你的。”

他都这么说了,梁浅茵也就乖乖的洗手吃饭,厉远冥见她听话,这也才舒了眉。

梁浅茵看他一直面色淡淡的,也没敢多惹他,只敢拿眼角儿偷偷瞄他,瞄的多了,厉远冥就望了过来,“有话想说?”

“呃,我……”

梁浅茵讪讪的,凤眸左瞄右瞧,就是不敢看他。

那副做错了事又不敢认错的模样,倒把厉远冥给逗笑了,“我不说你,你想说什么就说。”

“这可是你说的啊?不许凶我。”

梁浅茵得了保证,这才可怜兮兮的看着他,飞快说道:“我昨夜真的没喝什么酒,而且我保证以后要是有喝酒的可能,我都带着你一起参加饭局,你就别生气了好不好?”

厉远冥侧目,“嗯?我有生气吗?”

“有,”梁浅茵非常肯定的点头,“你就差在脸上写字了。”

“哼,如果真有,那也是你惹的。”

既然她诚恳道歉,厉远冥这才绷不住的哼哼两声,“你跟宋云喝酒,就不想想在家可怜带娃的老公,你说你狠不狠心?”

“对对对,我狠心,我有罪,我错了。”

梁浅茵赔着笑脸,小鸡啄米似的猛点头,厉远冥又道:“他叫你喝酒你就喝酒,我叫你别干什么,你就非要去干,你说说,你是不是仗着我爱你,所以你就欺负我?”

“说的对,我这人太不知好歹了,怎么能这样欺负你?”

梁浅茵只管顺着他的话风可劲儿的骂自己,厉远冥眨眼,“那你准备怎么赔偿我?”

“你想要什么赔偿,我就给什么赔偿。”

“那正好,我馋了,你肉偿。”

“啊?”

正努力给他顺毛的梁浅茵愣住,“你馋红烧肉了?”

“不,”厉远冥摇头,意有所指的看着她,梁浅茵顺着他的视线往下望了望,顿时就羞的满面通红,起身就要跑,“没个正经!”

“你答应了的,还想跑?”

只可惜厉远冥的敏捷属性高出她太多,才刚起身就被抱了满怀,琥珀色的眸里笑意流转,轻轻咬着她的耳垂,“早就是我的人了,跑到天涯海角,我也给你逮回来。”

“别,……粥,粥凉了不好……”

“粥凉了,我再给你熬。”

某人抱着她情动颤栗的身子,哪舍得放手?

居然还敢和别的男人喝酒到深夜才归,他不振振夫纲,怎么能行?

梁浅茵哆嗦着腿赶往宋氏的时候,太阳已经逐渐西斜。

欲哭无泪的拿丝巾掩住脖子上的草莓印,那个欲求不满的浑蛋,青天白日的,他就不能敛敛兽性,放过自己吗?

这满脖子的红印,叫她怎么好意思见人?

幸而天气已经转冷,有大衣遮住,还能围个丝巾挡挡,但纵是如此,梁浅茵也是小心翼翼的,一路遮遮掩掩的进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