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13章 一千万赎金

  • 书名: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 作者:南北
  • 本章字数:2101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3

梁小月摇摇头,梁浅茵回身将她抱到了车上,自己跟着上了车,这才板着脸严肃说道:“爸爸有工作需要处理,你怎么能捣乱?”

“妈咪,人家没有捣乱!”

梁小月一本正经的,“我天天上学,又乖乖听话,才没有捣乱。”

“是啊,妈咪,我们想和爸爸在一起。”

梁小阳扒着厉远冥的椅子靠背,黑葡萄似的大眼睛里有着不解,“为什么咱们要去国外?我和梁小月在早教园认识了许多新朋友,是不是以后就不能见面了?”

“因为……”

梁浅茵想要解释,又不知从何开口,厉老爷子再不是,那也是厉远冥的爷爷,她若教唆孩子对厉老爷子生起嫌隙,厉远冥的心里也不会好过。

顿了顿,笑着摸摸他的小脑袋,“妈咪再和爸爸商量商量,行吗?”

“哦,如果真去国外,我们想爸爸也一起去。”

梁小阳重申了下自己的意见,梁小月也重重点头,“爸爸是骑士,得要跟着公主!”

言语稚嫩,却听的厉远冥心里暖暖的,刚想说话,却见早教园的校门口忽然吵嚷起来,好几个老师围着个状若疯颠的女人,不知道在说什么。

仔细看了几眼,有些疑惑起来,“那是姚娇?”

梁浅茵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很快就点了头,“就是姚娇,不过她那是干什么?”

“这个时候还在早教园哭闹,身边又不见孩子,大概是孩子有什么问题。”

厉远冥随意猜测了句,眸光冷淡的踩下油门,“我们回家。”

他自己的事情都操心不完,哪还有闲心管仇家的事?

梁浅茵隔着车窗,看着校门口哭闹撒泼的姚娇,眸中一片冷意。

从前她想尽办法的勾引韩子诚,还怀上了孩子,就只为逼自己离开韩子诚,她好顺利的嫁进韩家,如今她早就如愿了,只是看起来也过的并没有那么好啊?

抢来的爱情,只怕终还是苦涩的。

梁浅茵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只是回到家里后,手机里的家长群滴滴滴的响个不停,不得已点开,就见大片的消息蜂拥而至,说是韩轩丢了。

韩轩就是姚娇的孩子,梁浅茵看看大片回复的没看见,也就顺手回了三个字过去。

岂料没半分钟,姚娇的大段语音就发了过来,还特意艾特了她。

梁浅茵点开,侮辱谩骂声不绝于耳,只能又极快的关掉。

厉远冥在餐厅里听见动静,皱眉走了过来,“谁在说话?怎么那么难听?”

“的确是姚娇的孩子丢了,她觉得是我绑架了她的孩子。”

梁浅茵直接将手机关机,往沙发上一扔,懒得理姚娇那些无厘头的猜测,“走,我陪你去做饭,不必理她。”

厉远冥向来不喜姚娇和梁雯雯,梁浅茵不理她们,他乐得高兴。

两人说说笑笑的去做饭了,而发完语音的姚娇半晌没得到回复,清秀柔弱的脸已经气得扭姚狰狞起来,跌跌撞撞的跑回韩家,刚巧韩子诚也回来了。

看见韩子诚,姚娇立即就大哭起来:“子诚,浅茵绑架了轩儿,你快救救他!”

“你胡说什么?是不是自己顾着玩手机,把孩子落在哪里了?”

韩子诚一脸阴郁,很不耐烦和她说话,姚娇这会儿也顾不上其他,只是哭着摇头,“我去早教园接孩子放学,就上个厕所的功夫,孩子就没了,你说不是浅茵,那还能是谁?”

“上厕所上厕所,你就不能憋回来啊!”

韩子诚恼的很,但想到梁浅茵的两个孩子也在早教园上学,指不定就是梁浅茵怀恨在心,把韩轩抱走了,也说不定。

韩子诚虽然讨厌姚娇,但对自己的儿子还是挺小心,立即就翻出了梁浅茵的号码打过去,但手机里却传出冰冷的提示音,对方的手机已关机。

这下子姚娇哭的更来劲了,“肯定是她绑走了孩子,我跟她没完!”

“哭哭哭,你就知道哭!”

韩子诚狠狠瞪了她,刚出出门,手机却又响了,赶紧接起,对面一个恶狠狠的声音就传了过来:“你儿子在我们手里,马上准备一千万给我,不然我就撕票!”

“别,不是,你们是不是梁浅茵的人?她怎么那么狠的心!”

“什么茵不茵的,三天内我拿不到一千万,你就拿着钱给你的儿子收尸吧!”

那男声凶神恶煞的,没等话落,就已经挂断了电话。

韩子诚赶紧再打过去,已经关机。

姚娇已经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子诚,我们和浅茵多年未见,早已经无怨无仇,她有什么不高兴的地方,冲着我们来就是了,为什么要伤害孩子啊……”

“为什么?就因为你当年死皮赖脸的爬上我的床,把她从我的身边赶走!”

烦心事都堆在一起,韩子诚也没跟她客气,骂的很是难听,姚娇也愣了,满眼含泪的看着他:“你说你会永远爱我,我才那样做的,你怎么能……”

“呸,你也不看看你自己的样,还想我永远爱你?”

那嫌恶的眼神有如利刃,瞬间就割的姚娇遍体鳞伤,眼泪成河。

可为了尽早把孩子救出来,也只能忍气吞声的哭着求他,“不管是不是我的错,但轩儿是你们韩家的种,你不能不管他啊……”

“别哭了!我去找梁浅茵!”

韩子诚被她哭的心烦意乱,甩脸子直接走了,姚娇看着他毫无情意的背影,恨的一口牙齿都快咬碎了,一个巴掌拍不响,他凭什么把所有过错都推到自己身上?

再说了,梁浅茵也就是个贱人而已,自己哪样比上她,他要这样轻贱自己!

韩子诚心里担忧孩子,风驰电掣的赶到厉远冥的花园别墅,刚巧厉远冥端着鱼汤出来,梁浅茵就笑盈盈的给他托底,看起来很是美满幸福。

心里暗恨,嘴上却也不提,只恼怒道:“梁浅茵,你为什么要绑架我的孩子?”

“韩子诚,这又是姚娇给你说的?”

梁浅茵没想到韩子诚竟然会找到这里来,眼中现了同情,“我是真的不知道你的孩子在哪里,你与其在我这里浪费时间,倒不如赶紧去找警察。”

那抹溢于言表的同情,瞬间就刺伤了韩子诚的眼睛,“你胡说!你的孩子和韩轩在同一个早教园,肯定是你心怀怨恨,绑走了我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