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16章 撕票

  • 书名: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 作者:南北
  • 本章字数:2033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3

“正想回,有急事?”

“嗯,你马上来趟公司,出了点事情,需要你处理。”

宋云说的很严肃,梁浅茵皱了眉,转而看向厉远冥,“先别回家,送我去宋氏看看。”

“都已经夜深了,有什么事情不能明天处理?”

厉远冥不悦的拢了眉,宋云当梁浅茵是魔法娃娃,随叫随到的吗?

“就去看看嘛,如果没什么大事,我们就回家了。”

梁浅茵撒娇,眸光里含着点害羞的笑,她不大做这种事情,大概梁小月是这样撒娇的,也就跟着有样学样,照做就是了。

她这般害羞撒娇,倒是看的厉远冥心神荡漾,差点把油门当成刹车给踩了。

琥珀色的眸子暗沉了几分,无声的吐了两个字:肉偿。

梁浅茵看懂了他的唇语,羞的脸色一红,赶紧别开了头,这个家伙就不能正经点吗?

得了她无声的允诺,厉远冥也心满意足的开着车赶往宋氏,匆匆到梁浅茵的办公室,就见宋云和宋水都在,而小李面色通红,眼里含泪的站在办公室中央。

梁浅茵看的奇怪,“这是怎么了?”

“你自己问她。”

宋云脸色沉沉,盯着小李,小李难堪的绞着手,半晌才低低的哭出声来,“浅茵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对不起你的……”

梁浅茵皱眉,“不是,你到底做错了什么事?”

“我,我……”

小李说了两个字,又低着头去哭了,宋云冷声说道:“她有出息了,想跳槽我不管,但偷了公司的机密带去跳槽的公司,那就是犯了商业泄密罪,不可轻饶。”

梁浅茵一愣,随即就头疼起来,“小李,你怎么这么傻?”

她若是觉得宋氏不好,随时离开都行,怎么就想着要窃取公司的机密,讨好对方?

这样就算她到了新公司,人家也不敢重用她啊?

“浅茵姐,对不起,对不起……”

小李低着头哭泣道歉,梁浅茵皱着眉头,看向宋云,“你打算怎么处理?”

“她是你手下的人,我叫你过来,就是等着你的处理。”

宋云摇头,让她全权处理此事,小李瞬间哭的更伤心了,死死的抓着梁浅茵的手不放,“浅茵姐,我就是一时鬼迷了心窍,你放了我好不好?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小李,你糊涂啊!”

梁浅茵痛心疾首的摇头,但看她眼睛都哭红了,心里又不忍起来,小李从国外跟着她回到国内,一直都是忠心耿耿,谁知道竟然会出这样的事情?

相处几年,也早就有了感情,真要送她去坐牢,梁浅茵说什么也送不下手。

念头几转,最终只咬着牙别开了头,“你我相处甚久,我也不忍重罚你,你把弄到手的机密都还回来,出了这宋氏,你就自谋生路去吧!”

“谢谢浅茵姐,谢谢,我再也不敢了……”

小李哭的伤心,又感激涕零的给梁浅茵道了谢,宋水皱眉,“浅茵,就这样完了?”

“嗯,这就是我的决定,你们若另有处罚,不必再告知我。”

她和小李一场缘分,能宽容的,她已经尽力宽容了。

余下的,她已经管不了。

“行,既是你的决定,我们没有异议。”

宋云很少反驳她的意见,只叫保安押走了小李,随后又道:“公司里的事情繁琐庞杂,小李走了,我再给你物色个新秘书吧。”

“这事你做主就行。”

她身边也的确需要个秘书处理那些繁琐的事情,梁浅茵也就点头答应下来,厉远冥倚在门边,不轻不重的敲了几下,“事情处理完了,该回家了吧?”

梁浅茵无奈的嗔了他一眼,但还是看向宋云,“那我就先走了,有事再电话联系。”

“好,路上注意安全。”

宋云点头,平淡的语气里听不出多少喜怒。

他这般疏离,梁浅茵反而觉得舒服,就想提步离开,手机却响了起来,见是个陌生号码打过来的,便想也没想的挂断,但那号码锲而不舍的打过来,无奈之下,也只能接了。

刚一接通,怒骂声就充斥在办公室里,“梁浅茵,你害了我的孩子,我诅咒你不得好死!”

那般阴森恶毒,办公室里的人都懵了。

厉远冥瞬间就怒了眸色,声音冷若寒风,“姚娇,你找死?”

“哈哈,厉远冥,梁浅茵害死了我的孩子,迟早有一天,她也会害死你的!”

状若疯颠的笑声传过来,梁浅茵皱了眉,“绑匪索要赎金,你们没给?”

“什么赎金,梁浅茵,那就是你使的障眼法!”

姚娇又哭又笑,声音凄厉,“我的孩子死了,被你害死的!梁浅茵,你害死了我的孩子,我就是死了,也要化作厉鬼,让你不得好死!”

那般凄厉狰狞的声音,听的众人心里都不舒服起来,厉远冥脸色阴沉,直接挂断了电话,“这种是非不分的女人,没必要和她浪费口水!”

梁浅茵垂眸,心下有些不忍,都是为人母者,孩子若出事,最难过的还是母亲。

想想还是拿过手机给韩子诚打了电话,“到底怎么回事?”

“绑匪拿了赎金,但也撕票了。”

韩子诚的声音很沉重,还隐隐有哭意,梁浅茵也不知该如何安慰才好,只低低说道:“你多安慰姚娇,如果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可以来找我帮忙。”

“浅茵,谢谢你,谢谢你还肯施援手。”

韩子诚哽咽了声,又解释道:“姚娇一直认为是你绑架了孩子,所以情绪有些不稳,你多担待,别和她一般计较。”

“都是为人父母者,我再怎么样,也不会拿无辜的孩子撒气。”

梁浅茵摇头,轻叹了声,刚想挂断电话,手机里却突然传出了姚娇恶毒的咒骂声,“梁贱人,你害死了我的孩子不够,还想抢我的男人是吧!”

“只要我活着一天,你就别想当韩太太!”

“你给我等……”

尖锐的骂声戛然而止,却是梁浅茵挂断了电话,凤眼里既有同情,又有嫌恶,都已经把孩子给弄没了,她还不知悔改,只挑别人的错?

厉远冥脸色阴郁,“她再敢攀咬你,我不介意让她好好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