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17章 真凶就是你

  • 书名: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 作者:南北
  • 本章字数:2032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3

“没事,这点小风浪,我还不放在心上。”

梁浅茵摇摇头,安抚了句,随即也就向宋家兄妹道别,回家去了。

姚娇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众人也没把她的话放在心上,但等第二天上午的时候,两个警察却找到了宋氏,称有人告梁浅茵绑架孩子致死,需要她配合调查。

宋云刚好来梁浅茵这里办事,闻声就赶紧解释,“警察同志,梁浅茵一直在我公司上班,从来没有接触过被绑架的孩子,不可能存在你说的那种情况。”

“现在报案人情绪激动,说就是梁小姐策划了整起绑架案,现在梁小姐必须跟我们走一趟,若她是被诬陷的,我们自然会放她回来。”

“可是……”

“宋云,别说了,我走一趟便是。”

既然姚娇报案说她策划了绑架案,那她也愿意接受调查,证明自己的清白。

宋云无奈,“我跟你一起去。”

那女人刚失去孩子,情绪激动,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事。

警局离的不远,很快就到了,刚到大厅,就见韩子诚站在那里正和名警察说着什么,看见梁浅茵被警察带过来,冲了露了个苦笑,“浅茵,姚娇非说是你,对不住了。”

“没关系,是不是我,警察查过就知道了。”

梁浅茵微微颔首,还是保持着最基本的礼貌,和他淡声打了招呼。

韩子诚看她浅淡如菊,并不和自己亲近的模样,眼底就藏了说不出的复杂情绪,正想再说着点什么,斜刺里却突然有人冲了过去,朝着梁浅茵的脸狠狠扬手,“贱人!”

变故陡生,众人都没来得及反应,倒是梁浅茵极快的侧身,眸光冰冷的握住来人的手腕,“姚娇,还想撒泼?”

“梁浅茵,就是你害死了我的孩子,我要你不得好死!”

冲出来的正是已经濒临疯颠的姚娇,披头散发,两眼泛着血丝,恶狠狠的盯着梁浅茵,“你害我的孩子,我要你给他陪葬!”

“若警察查出来不是我害的,我说不得也要告你诬陷。”

她失了孩子,的确很令人同情,但若是一直像疯狗似的攀咬,那就别怪人拿棒打她。

梁浅茵面色冷淡,并没有再对她留情。

手上用劲往前一送,姚娇顿时受不住力的蹬蹬蹬往后退了几步,若不是韩子诚眼疾手快的扶住她,她就一个屁股墩,摔坐在地上。

周围的人都望了过来,肆意打量着韩子诚和姚娇,韩子诚脸色难看,狠狠将姚娇压制在身边,才又朝梁浅茵尴尬道歉,“浅茵,她现在神智不清,你别和她计较。”

梁浅茵脸色浅淡,眸光淡漠。

她同情姚娇不假,但不是让姚娇打着可怜旗号,肆意妄为。

宋云隐隐护着梁浅茵,脸色严厉,“既然神智不清,那你就该把她看紧点。”

韩子诚咬牙,脸色越发难看。

宋云看他两眼,冷哼道:“浅茵有同情心,不计较她的过错,但她若是再胡乱攀咬伤人,我的律师就随时准备和韩家的律师团过过招。”

韩子诚愠怒,“宋总,姚娇还处在丧子之痛中,你又何必在伤口上撒盐,处处为难我们?”

“呵,为难?你们丧子,的确很令人同情,但凶手并不是我们,我们又凭什么要承受你们的无故谩骂?就因为我们与你们认识?”

宋云毫不客气的给他反驳回去,这会儿他是弱者,就能随意攻击他人?

韩子诚阴沉着脸,不说话了。

被他压制的姚娇龇着牙,嘴角流涎,眼神凶狠的盯着梁浅茵,看那副模样,似乎随时扑上去准备咬她。

周围的人都看得纷纷皱眉,下意识的离她远了些许。

有小警察过来,“你们几个,跟我过来。”

梁浅茵提步就走,宋云也赶紧跟了上去,韩子诚狠狠掐着姚娇的手腕,压低了声音,“你最好给我老实点儿,若是再丢脸,我就让你去给轩儿陪葬!”

姚娇一愣,眼里的疯色消退了几分。

只是眼底的怨毒越加浓郁,犹如藏在草丛里的毒蛇,就欲择人而噬。

梁浅茵感应到背后几近凶残的眼神,但并未回头,就安静的跟着小警察进了询问室。

小警察挺和善的,“梁小姐,这位姚女士报案称你绑架谋杀了她的儿子,你且将三天前下午你的所有行踪,都仔细无误的报给我。”

梁浅茵点头,仔细回忆了下,才缓缓说道:“我从四天前说吧,那天傍晚我和这位宋先生还有他的妹妹在法国餐厅共进晚餐,因为喝了点酒,我第二天下午三点左右才去公司上班,家门口的监控有纪录,之后我先生傍晚来接我,我们才去早教园接孩子。”

她的活动轨迹并不多,很容易就能查出来。

小警察点点头,“那昨天傍晚时分,你在哪里?”

“我在南枫酒店和我先生一起,给孩子庆祝生日,之后去公司处理点小事,再之后,就接到姚女士的谩骂电话,孩子遭遇不幸,我也很痛心,但希望你们规劝姚女士,别随意攻击他人。”

顿了顿,梁浅茵又补了句,“我所处的大部分环境都有监控,随时可查。”

“我知道了,”小警察点点头,看了眼愣愣出神的姚娇,才又说道:“梁小姐,你还得在这里等会儿,我马上去查监控,若核对无误,你就可以离开了。”

“好,我愿意等。”

小警察拿着笔录匆匆走了,梁浅茵就安静的坐在外边的休息椅上,宋云跟出来,低低说道:“浅茵,要不然我叫律师过来替你辩护吧?”

“不用,”梁浅茵摇头,眸光淡淡的,“也就这点时间而已,没必要再刺激韩家人。”

虽然关系不和,但皆是为人父母,姚娇的痛苦,她能感同身受。

她既不愿叫律师,宋云也没再说什么。

韩子诚始终掐着姚娇的手腕,坐在梁浅茵对面,眼神偶尔掠过她,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倒是姚娇阴阴开口,“梁浅茵,就算有监控证明又怎么样?说不定就是你雇人行凶。”

梁浅茵皱眉,“你不去追查真凶,非缠着我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