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21章 中毒

  • 书名: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 作者:南北
  • 本章字数:2021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3

“就是,要不是脸蛋儿能看,我也懒得来。”

那两人吵吵起来,言语下流露骨,乔溪半趴在桌上,眼睛血红的盯着三人,“不许你们这群王八犊子侮辱浅茵姐!”

“哟,你还没倒啊?怎么着,还想英雄救美?”

段总笑的令人恶心,“这样吧,我给你们个机会,只要这小伙子喝了这两杯酒,我就算你们过关了,怎么样?”

“不……”

“行,我喝!你要敢食言,我绝对拿酒瓶砸你的脑袋!”

梁浅茵刚要拒绝,但乔溪已经瞪着血红的眼答应下来,把梁浅茵急的连连冲他使眼色,他都已经醉的不轻了,若是再喝这种混调的酒,非得喝进医院里不可。

乔溪也只当没看见,瞪着眼睛,看段总把合同签了,又示意梁浅茵赶紧收起来。

梁浅茵摇头,脸色严厉,“我不能拿你的身体开玩笑。”

“哎呀,我说你收着,你就收着!”

乔溪一把将合同塞在她怀里,随即端起那两杯酒,咕咚咚跟喝汽水似的,全给喝了。

“好,小伙子不错,以后在宋氏干不下去了,就来盛源找我!”

段总倒是挺喜欢乔溪在酒桌上敢拼敢闯的戏,酒桌上嘛,大家推杯换盏的,就是图个热闹快活,要都像梁浅茵那样上纲上线,还有个什么意思?

梁浅茵恼的狠狠瞪他,赶紧收起合同,又急忙去扶乔溪,“你怎么样?”

“浅茵姐,我,我有些……”

两杯酒下肚,乔溪已经大舌头,脸色潮红的说不出话来,眼里也满是血丝。

再过会儿,潮红消退,竟是青白起来。

梁浅茵吓的不轻,急忙打了急救电话,段总喝的酒够多,早有经验,“酒精中毒而已,送到医院里洗洗胃,休养两天就没事了。”

“你!”

梁浅茵恼的很,好好谈事不行吗,他非要闹出事来?

“你也用不着瞪我,天底下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他不喝酒,就得你喝,懂吗?”

既然有人拼死为梁浅茵挡酒,段总甚觉无趣,也就走了,“合同已经给你了,下次洽谈项目的时候,你们换个有意思的人来,你这样的,上了酒桌只会叫人扫兴。”

梁浅茵拿眼怒瞪他,都喝的要进医院了,他还想怎么有意思?

难道要搔首弄姿,才算是助兴?

救护车来的极快,很快就载着乔溪去医院里洗胃了,梁浅茵也不好扔下乔溪,只能给宋云打电话说明了下情况,把宋云气的骂人,“这些混蛋,专挑女人下手!”

什么狗屁的酒桌规矩,不就是想满足他们的龌龊心思?

梁浅茵默然,这种恶习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她身在其中,却无力阻止。

交待了下手头的工作,便留在医院等着乔溪苏醒。

乔溪喝了太多的酒,纵然是洗过胃,又打了点滴,但仍是醉的怎么喊都不醒。

眼看着天近傍晚,梁浅茵担心厉远冥会去宋氏接自己,赶紧又给他打了电话,厉远冥听她说在医院里看着男秘书,顿时都快气炸了,“浅茵,你说过会辞退他的!”

“阿衡,我的确是说过,但现在情况不是特殊吗?”

梁浅茵皱眉,“我这边现在脱不开身,你去接下小月和小阳,别误了放学时间。”

“你这是为了照顾他,连孩子都顾不上了?”

“阿衡,你别无理取闹!”

“我无理取闹?浅茵,我说过了,你该辞退他的!”

厉远冥的声音也冷了下来,随即就挂断了电话。

梁浅茵一愣,这人怎么解释都不听的?脾气也未免太臭了吧?

心里烦躁,也就坐在走廊的休息椅上,默默的等乔溪醒过来,但没等多等,梁小月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妈咪,你在哪里?”

“乖,妈咪在医院,你跟爸爸回去,不许闹脾气,知不知道?”

“妈咪,那你告诉我在哪个医院?”

“就在人民医院,你赶紧跟着爸爸回去,听见了没有?”

梁浅茵加重了语气,怕她和梁小阳会擅自乱跑,又赶紧给厉远冥去了电话,“你接了孩子没有?千万别让她俩跑出来了。”

“刚接到,放心,我马上就带着她俩回家。”

厉远冥的声音听起来平稳了许多,只不过淡淡的,让人听提莫名的心里发闷。

等了两秒,又淡声道:“我挂了。”

也没等梁浅茵说话,就挂断了通话,梁浅茵愣愣的看着黑屏的手机,心底蓦而就涌起阵阵委屈,她与乔溪清清白白的,厉远冥为什么就要误会她?

低着头,双手抱胸,闷闷的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听走廊里有沉稳熟悉的脚步声响起,有些诧异的抬头,就见厉远冥眉眼冷峻,神色淡淡的走了过来。

走廊里的灯光有些暗淡,但将他与生俱来的尊贵气息衬托的完美无遗。

梁浅茵愣愣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似乎有些陌生。

略略坐直身子,凤眸里浮了丝迷茫,“阿衡?”

“嗯,”厉远冥点头,刚想说话,病房门却突然被拉开了,就见乔溪颤颤巍巍的走了出来,看见梁浅茵,顿时就激动的扑了过来,“浅茵姐,你没事吧?”

“我没事,倒是把你害进了医院。”

梁浅茵甚是愧疚,而身子却突然不由自主的往后连退几步,落入了厉远冥的怀抱。

厉远冥眸光冷淡,“好好说话,别动不动就扑人。”

“阿衡!”

梁浅茵皱眉,乔溪都挡酒都挡到洗胃了,他就不能宽容着点?

难道说,他觉得自己该喝下那些酒?

“你回去休息,我来照顾他。”

厉远冥并没有正面回她的话,只叫她回去休息,梁浅茵听的气极反笑,“你照顾?你厉大总裁什么时候照顾过人?人家本来就因我而住院,你别让人家伤上加伤!”

“浅茵,我在你心里,就是如此阴暗卑鄙?”

琥珀色的眸里现了失望,静静的盯着梁浅茵,梁浅茵咬牙,别开了头不看他。

乔溪夹在中间,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很是无辜的道歉:“浅茵姐,我已经没事了,要不你就回家吧,我自己回去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