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22章 当局者迷

  • 书名: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 作者:南北
  • 本章字数:2033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3

“可你醉的才刚刚醒,万一要是出了什么事……”

“没关系,那我留院观察一晚好了。”

那男人的眼神冰冷如刃,乔溪也只敢尽可能的劝梁浅茵回家,梁浅茵见他如此说,也只能无奈点头,“那我先回去,你要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就立即给我打电话。”

“好的,麻烦浅茵姐照顾我了。”

乔溪点头笑了下,笑容纯净无辜,梁浅茵看了看,又怒瞪了眼厉远冥,这才离开。

人家明明还是个大孩子,他为什么就不能容忍?

气冲冲的回到上了车,厉远冥也随后而来,只是脸色冷的可怕。

车子就在路上疾驰而过,两人都没有说话,车里萦绕着低气压,梁浅茵压抑了许久,终是忍不住的低低怒道:“厉远冥,乔溪就是个孩子,你为什么总是要针对他?”

“针对?我捍卫我自己的权利,有什么不对!”

厉远冥的脸色阴沉的能捏出水来,一脚油门下去,车子顿时就如离弦的箭,疾掠而过。

梁浅茵被他吓了一跳,“你疯了是不是?快减速度!”

“对,你说的对,我就是疯了!”

厉远冥眼里藏着愠怒,但看她吓白了脸,还是放缓了速度,“我叫你做的事情,你总是推三阻四,用各种理由来推脱,梁浅茵我告诉你,我的心也是肉做的!”

愤怒之下,一掌拍在方向盘上,车子都跟着扭了S形,差点为就撞上别人的车。

梁浅茵又急又气,“你的心是肉做的,难道我的心就是钢铁做的?我是想依着你的话辞退乔溪,但我上午肚子疼,人家忙前忙后的买药递水,中午那几个混蛋想要灌醉我,乔溪又替我挡酒挡的酒精中毒,进了医院洗胃,来,你来告诉我,我该怎么开口辞退他?”

她想顺他的意,可乔溪也是无辜的,她做不出过河拆桥的事!

车里又沉默下来,厉远冥阴沉着脸,也没有说话。

他懂梁浅茵的为难,但他就莫名觉得乔溪来者不善,不愿意让梁浅茵接近乔溪。

可梁浅茵死活要维护乔溪,他能怎么办?

心里藏着怒气,脸上也越发冰冷,一路沉默的回到家里,俩小孩见气氛不对,也没敢开口撒娇,吃完饭就默默的回房去了。

梁浅茵也没和厉远冥说话的意思,晚上也是背对着厉远冥,默不作声。

厉远冥也无意说话,一早就沉默的送了孩子去早教园,又送梁浅茵到宋氏,梁浅茵看着他那双冷冰冰的眸子,话到嘴边,也缩了回去。

沉默下车,又沉默的看着他离开。

宋云来上班,看她面色阴郁的站在街边,不由的奇怪,“这是吵架了?”

“没有,一点小事有争执而已。”

梁浅茵摇头,并不想将那些鸡毛蒜皮的事情拿出来说话,宋云看她不想说,也就笑笑,继而又歉疚道:“盛源的事情,又给你添麻烦了,幸好有乔溪给你护驾。”

“最对不起的该是乔溪,毕竟他都进医院洗胃了。”

梁浅茵摇头叹气,想想又道:“你对乔溪的感觉怎么样?还合适吗?”

“挺不错的小伙子啊?踏实稳重,专业能力还强。”

宋云给了挺好的评价,似想到了什么,又笑了起来,“该不会是厉远冥吃醋吧?”

“哼,我看他就是小心眼。”

这么一说,梁浅茵又来气了,宋云看看她,眼中忽就多了点戏谑,故意说道:“其实乔溪人挺好的,也够仗义,当然了,若是厉远冥执意要你辞退他,我也没意见。”

他就是想看看,厉远冥吃瘪会是什么样的?

都这么说了,梁浅茵更不会无故辞退乔溪,凤眸里含着抹怒色,“我又不是他明基的副总裁,我请我的秘书,关他什么事?”

说到后头,竟也委屈的不行,匆匆上前走了。

宋云落在后头,那抹戏谑化成了哀伤,梁浅茵是当局者迷,可旁人瞧着,她甚爱厉远冥,而厉远冥也是打心眼里疼爱她。

这样情深似海的两个人,怎会是个小小的乔溪能拆得散的?

到了办公室,乔溪已经来了,正在给她收拾办公桌。

看见梁浅茵,乔溪就先乖巧的道歉:“浅茵姐,对不起,害你和先生吵架了。”

“没关系,是他的脾气太臭。”

梁浅茵本就余怒未消,这会儿再看乖巧的乔溪,心里越发堵的厉害,让他先下去,自己则闷闷的坐在办公室里发呆。

那个混蛋总觉得乔溪有毛病,难道人家乖巧伶俐,也叫有病?

还是说,配个五大三粗的男秘书就没毛病了?

厉远冥回到明基,脸色阴沉的熟人都不敢靠近,浑身散发着冷冽如冰的气息。

秘书去跟他汇报工作,无不是被骂的狗血淋头,终有人寻到徐景痕那里告状,徐景痕听的好奇,跑到总裁室想瞧个究竟,但刚推开门,迎面就是个文件夹飞了过来。

“我去,老大,你谋杀啊!”

徐景痕一声怪叫,赶紧躲开了他的袭击,厉远冥抬头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有事就说,少在我这里磨磨蹭蹭,惹人眼烦。”

“呃……那个,我听说你今天心情不好,特意过来看看你的。”

徐景痕讪讪的摸了下鼻子,跑到他身边,低低笑道:“衡哥,你还没哄好嫂子?”

“我和她感情好得很,用得着你操心?”

“啧,要是真没和嫂子吵架,你早咧着嘴笑了,怎还会大发雷霆?”

徐景痕才不会信他的话,又凑近了些许,暧昧的眨眨眼,“我脑子没你灵活,但经历过的女人绝对比你多,你且告诉我是什么原因,我给你分析分析。”

“好啊,徐景痕,你自己拈花惹草也就算了,还想带坏厉远冥?”

云染的怒骂声从门口传来,徐景痕顿时就抱了头,苦哈哈的看她,“老婆,我只是用以往的经验给衡哥支招而已,哪有拈花惹草?”

“支什么招?浅茵和厉远冥好好的,你别瞎掺和!”

云染瞪眼,徐景痕怎么解释都解释不清,只能可怜巴巴的望着厉远冥,“老大,我也是来帮你的,你倒是帮我说句好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