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23章 刺猬

  • 书名: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 作者:南北
  • 本章字数:2099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3

“说什么?我早说过我和梁浅茵没事,你非要乱关心。”

厉远冥直接就把他卖了,徐景痕急的差点跳起来,“你把那些小秘书都骂了,还说没事?”

“还有这事?厉远冥,你真和浅茵吵架了?”

云染皱眉,明亮的大眼睛紧紧的盯着他,厉远冥看看他俩口子,眉心都皱成了川字,“她新招了个男秘书,我叫她辞了,她还处处维护那个男秘书。”

知道他俩是真心关心自己,厉远冥也就说了乔溪的事。

云染听的拍桌,生气说道:“乔溪是挺仗义的,但换种方式补偿他不就行了?我看浅茵最近没挨削了,脑子需要我给她好好活动活动!”

“哎,你可别用力过猛,把你自己给闪着腰了。”

徐景痕不忘体贴关怀,云染瞪了下他,没看见厉远冥正黯然神伤吗,还敢喂狗粮?

他这是哪壶不开就专提哪壶?

厉远冥也懒得看他俩秀恩爱,只是皱眉说道:“我觉得乔溪有些来者不善,但又说不出哪里古怪,梁浅茵也像是只老母鸡,只知道使劲的护犊子。”

“衡哥,你说浅茵姐是……”

“人家就是打个比喻,你在这里上纲上线干什么?”

云染一巴掌拍在他后脑勺上,才又皱着眉说道:“不管是善还是不善,浅茵都有你了,乔溪就应该远离浅茵,就算他做的再完美,也不能顶替了你的位置。”

“头次发现,你说话还挺有水平的。”

厉远冥难得的夸奖了句,把云染给气笑了,“信不信我削你?”

“难道你削我的次数还少?”

有这两个活宝在,厉远冥的脸色才稍稍见缓,想当初梁浅茵失踪的时候,这女人是隔三岔五就去骂他,要不是他那会儿自闭了,非得每天都闹到鸡飞狗跳不可。

云染悻悻的,显然也想起了自己的往事。

明亮的眼睛微微几转,就给梁浅茵打了电话,“浅茵,下午去逛街?”

“小染,我这边事情颇多……”

梁浅茵带着歉意的声音传过来,云染眨眨眼,“你不在宋氏的时候,也没见宋氏垮掉,你就出来陪我散散心,好不好?”

“那,好吧,下午在商业街见。”

梁浅茵答应下来,云染才从小产的悲痛中走出来,而她又回了宋氏帮忙,说到底还是她愧对了云染,能让云染开心的事情,她都会想尽办法的做到完美。

云染挂断电话,冲厉远冥抛了个眼神,“稳住,我给你想办法敲打敲打浅茵。”

“嗯,”厉远冥点头,但想想又补了句,“梁浅茵对宋氏有感情,所以才会回宋氏帮忙,她心里其实最惦记的还是你。”

“我知道,浅茵重情重义,我不会怪她的。”

云染笑笑,提着小坤包走了,徐景痕看着她潇洒的背影,满眼睛都是甜蜜光泽,还是他老婆最好,专一痴情,就算是拍戏,也从来没有那些花边绯闻。

浅茵嫂子倒是不让人省心,情敌多的能让衡哥提早衰老。

不过看见厉远冥的眼刀子飞过来,徐景痕也不敢再胡思乱想,撒丫子就溜了。

厉远冥冷哼,小样的,还在他面前秀恩爱?

看自己削不削他就完了。

下午两点,梁浅茵准时赴约。

云染就在甜品店里,已经点好了她爱喝的奶茶,梁浅茵笑着落座,“今天怎么突然想起来约我逛街了?”

“这不是好久都没有逛街了吗,想出来透透气。”

云染叹息了声,眼睛里有着些许怅然,梁浅茵看她这副模样,心思也跟着沉重起来,“小染,终还会小天使再来爱你的,你别难过。”

“我知道,就是偶尔还是会忍不住想起,心里就有些难过。”

云染笑笑,岔开了话题,“我听厉远冥说,你还是回宋氏上班了,还招了个男秘书?”

梁浅茵低头,“小染,对不起,我舍不得一手创立的公司就此烟消云散。”

“我知道,我就是问问而已,也没有怪你的意思。”

云染望着窗外走过的小孩,眼神就有些挪不开,等人家走远了,这才回过神来,悠悠说道:“厉远冥为了那个男秘书的事情,在公司里大发雷霆,你知道吗?”

梁浅茵默然,厉远冥大发雷霆,可她又何尝好过?

云染看她低着头不说话,又淡声说道:“不管你那个男秘书有没有做错事情,而且就算是他有功,但你的家人已经提出了异议,你就应该重视家人的意见。”

“小染,是厉远冥跟你说什么了吧?”

梁浅茵抬起头来,眼中有着怒意,“乔溪才来公司两天,帮着我干活,还帮我挡酒,甚至都进了医院,这样的好员工,我就不知道厉远冥为什么容不了他?”

“为什么?因为他感觉他的地位受到了威胁,你懂不懂?”

云染摇头,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你瞧着也是个聪明的,怎么就如此糊涂?”

“我糊涂?分明就是他不讲理!”

“那我问你,家是讲理的地方吗?那是讲爱的地方,好不好?”

云染就差苦口婆心了,梁浅茵看看她,又恼道:“我对乔溪不可能有非分之想,就是纯粹的上下级而已,我给他解释了一万遍,谁叫他始终听不进去?”

“咦,别说厉远冥听不进去,就你这态度,我都想抽你。”

云染顺手把自己随身的梳妆镜递给她,“保持你现在的面部表情别动,你自己看看,说起这事的时候,你到底对厉远冥有多苦大仇深?”

“其实我还挺佩服那个乔溪的,手腕真高明,才来公司两三天,就让你忘了厉远冥对你所有的好,开始处处替他说话。”

“你别胡说!”

梁浅茵有些着恼,但看着镜子里眉眼狰狞的女人,又愣住了。

她只不过想替乔溪辩解而已,怎么就凶神恶煞了呢?

“愣住了吧?我跟你说,你现在就像只刺猬,谁要是敢说乔溪半点不好,你就拿你的刺扎他,也不管对方是谁,是出于何种目的劝你。”

云染喝了口奶茶,才又慢悠悠的道:“这事其实很简单,咱们将心比心,换位思考下,假设厉远冥身边多了这么个女秘书,你让他辞退的时候,他就非跟你说人家有功,人家多温柔体贴,善解人意,反正就是各种的好,而且是比你好,你那心里是个味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