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27章 身在福中不知福

  • 书名: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 作者:南北
  • 本章字数:2096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3

“嗯,我带了他爱吃的菜,来看看他。”

梁浅茵大方微笑,徐景痕看的眼馋,“要是我家云染也这般贤惠就好了。”

“小染有小染的好,你可别不知足。”

梁浅茵顺势敲打了句,徐景痕嘿嘿笑,一溜烟的走了。

梁浅茵摇头笑笑,几步走到总裁室门口,但刚一抬眼就见厉远冥和个身材性感的女人在办公桌前不知道干什么,如山似的文件挡住了厉远冥的脸,也挡住了女人的上半身。

从她的角度望过去,女人弯着腰,胸前的事业线都凑到厉远冥脸上去了。

梁浅茵看的冒火,重重推开了玻璃门,“你们在干什么?”

“浅茵?”

厉远冥瞬间起身,而那女人也直起了腰,衣衫倒是完整,不像是做了什么龌龊事,可梁浅茵就是心里怒气难忍,当着厉远冥的面就将手里的饭盒扔进了垃圾桶。

厉远冥看的脸色阴沉起来,“浅茵,你怎么了?”

“没什么,我来找你借点东西。”

梁浅茵说的很轻巧,可那双凤眸里却是怒火飘摇,没等厉远冥说话,就看着那女人,轻飘飘的凉笑,“乔溪需要辆车,反正你车多,就把你的车借给乔溪用几天好了。”

话音未落,就见那双琥珀色的眸里瞬间怒意升腾。

梁浅茵也只当没看见他的冷冽怒气,只轻轻的笑,“怎么,厉总舍不得?”

厉远冥眸光冰冷,“你当真就是来说这事的?”

“那当然,”梁浅茵强压住心底的怒火,笑的恣意轻快,“本想借了你的车,带饭回去给乔溪的,但想想这饭该是不新鲜了,就只能扔在你这里了。”

“好,很好,梁浅茵,你现在是越来越厉害了!”

那张冷峻完美的脸已经气的紧紧绷起,浑身散发着慑人气势,性感女人见势不妙,匆匆跑了,而越过梁浅茵时,梁浅茵分明闻到了她身上那股极淡雅的香味儿。

跟昨夜厉远冥身上的香水味道,一模一样。

心里生怒,勉强忍住反手打她的冲动,咬着牙冲厉远冥笑,“车钥匙给我。”

厉远冥紧抿着唇,脸色冰冷的朝她抛了车钥匙,梁浅茵接在手里,又笑着眨眨眼睛,“对了,我看乔溪身上也没件像样的西服,你把你身上的那件给他好了。”

“梁浅茵,你别太过分!”

“厉总,就是件西服而已,用得着那么小气吗?”

梁浅茵笑眯眯的,她心里不痛快,也就可劲儿的戳厉远冥,厉远冥阴沉着看了她几秒,最终还是伸手脱了西服,只是眸里起了嘲弄,“还缺什么?皮鞋要吗?需不需要袜子?”

“你肯脱也行,不然我就带乔溪去买。”

梁浅茵也不介意,把厉远冥给气笑了,“是他像乞丐,还是你要包养小白脸?”

“厉总,你还真会无理取闹。”

梁浅茵勾唇,凤眸凉凉的看了他两秒,拿着东西转身就走了。

只是刚背过身去,眼眶就不受控制的泛了红,出了总裁室就急匆匆的跑了,那个混蛋,稍稍闹点别扭,就开始找别的女人倾诉衷肠了吗?

枉自己还那么相信他!

徐景痕还想上楼看看他俩的情况,却只瞟到梁浅茵飞奔进电梯的背影,顿时就惊了下,刚才还好端端的,这会儿该不会又闹起来了吧?

几步冲到总裁室,还没站稳,厉远冥就已经一声怒斥砸到了脸上,“滚!”

“衡哥,是我,你和浅茵嫂子又是怎么了?”

徐景痕看看摔得满地都是的文件,甚是无奈的摇头,边捡边啐他,“我看你的臭脾气就是浅茵嫂子惯出来的,人家好好的提着饭菜来看你,你倒好,还冲她发脾气?”

“也就浅茵嫂子受的了你,否则你这脾气要落到云染手上,非得骂的你找不着北。”

也不想想,人家女的都主动来请和了,他还拿哪门子的乔?

难道非要把浅茵嫂子气走了,他才开心?

“哼,她来看我?她提的饭是给乔溪的,还把我的车钥匙和西服都要走了,说是统统要借给乔溪,她这样说话,难道我还连生气的权利都没有?”

厉远冥想到梁浅茵拿话呛他,眸里也是怒意难消。

想想又恼不过的摔了文件,“我看她就是中了乔溪的邪,是非不分!”

“哥啊,那是我才辛辛苦苦拣起来的东西!”

徐景痕欲哭无泪,他怎么恼起来就喜欢摔文件?出错了还不是给他自己找麻烦啊。

只不过看他一脸阴郁的模样,徐景痕也不好说他,只是无奈摇头,“浅茵嫂子来的时候,我刚好碰见她,人家可说了,特意买了你爱吃的菜色,过来看看你的。”

徐景痕说着就从垃圾桶里捡出还没拆封的饭盒,打开来看,果然全都是厉远冥爱吃的菜。

“啧啧,人家用了心思,你倒好,你还生气?”

徐景痕咂着嘴巴,“有的人啊,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有人来看他,他还不知足。”

“好好说话,用不着阴阳怪气。”

厉远冥看着饭盒,琥珀色的眸里多了抹沉吟,忽又眼前一亮,她是在意那个女人?

可他和那女人,也根本没有私情。

心下有些暗恼起来,浅茵提了饭菜来看他,想来是有意和解,可好端端的,又让莫名其妙的误会给破坏了,老天爷这不就是成心的想捉弄人?

“你也别郁闷了,浅茵嫂子特意来看你,就说明她的态度有所软化,等傍晚回了家,你好好的哄哄她,夫妻嘛,床头打架床尾和,你多让她一点,也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徐景痕劝慰了句,又笑道:“对了,我来是想告诉你,等我把手头的项目完成以后,就带云染出国散心,她现在心情时好时坏的,我怕她会闷出毛病。”

“要去便去,手头的项目现在移交给我都行。”

厉远冥有些烦闷,但对徐景痕的事也还是挺上心的,云染小产后有些抑郁,早日让她恢复健康,徐景痕也才能安下心来。

“其实也没几天可忙了,我自己忙完就行,你好好安抚浅茵嫂子。”

徐景痕看着厉远冥好不容易才从深渊里爬出来,自是不希望他再落回深渊里去。

厉远冥拧眉,不说话了,拿过饭盒默默吃饭。

梁浅茵的好,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又怎会不知道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