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39章 定位手表

  • 书名: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 作者:南北
  • 本章字数:2029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3

“嗯,才刚发现的,所以我和徐景痕商量了下,把原定的行程改了,就在国外好好的养胎,就是要辛苦你家厉远冥了,公司的事麻烦他多上心。”

“衡哥,对不住了,等云染生了孩子,我天天给你放假都成!”

徐景痕的的声音插进来,有着喜悦,又有歉疚,厉远冥见他俩终于能从失子的痛苦中走出来,也唯有祝福,“那就好好有国外待着,公司里有我。”

“衡哥,真的很感谢,云染她身体还有些不太好,又对上次的事情有阴影,我只能处处陪着她,难为你了。”

“多年兄弟,就不必说这些见外的话。”

厉远冥看看怀里的梁浅茵,眸里扬了星星点点的苦笑,但梁浅茵微微摇了头,等挂断电话之后,才无奈道:“小染情绪也不稳定,我们就多劳累些,忙过这段时候再说。”

“我知道,但你也同样的……”

“没关系,只要小阳在老宅好好的,我能扛住这些压力。”

梁浅茵摇头笑了笑,“我看着宋氏,你看着明基,这段时间一起忙。”

“好,”厉远冥看着她,琥珀色的眸里有着温柔光芒,“宋云只是去逮宋水而已,你答应我,等他回来了之后,你就好好休息,好不好?”

“当然好,我会好好照顾自己,不让你和小阳担心的。”

梁浅茵点头,只是想到不在身边的梁小阳,眸色又黯淡了些许,不再说话。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梁小阳才能重回她身边?

老宅。

已经深夜了,那间梦幻星海的房间里仍是灯火通明,梁小阳恼怒的盯着老爷子,“那是我爸爸买给我的手表,你还给我!”

“还给你?要不是有人告诉我,你这是个定位器,我还要被你骗多久?”

厉老爷子也怒不可遏,拐杖将地板戳的呯呯乱响,他全心全意想栽培这小奶娃儿,奶娃儿倒是厉害了,居然不声不响的给他玩心眼?

“哼,本来就是个定位器,你用得着那么大惊小怪吗?还是我连定位器都不能有?”

梁小阳心里惊了惊,但还是先声夺人,“爸爸和妈咪都知道我每天都被你囚在老宅,就算我不发送定位,难道他们就不会怀疑你把我藏在了这里?”

“哼,你用不着跟我狡辩,手表我没收了!”

“不要!你还给我!”

梁小阳急了,那是他唯一能和爸爸妈咪联系的东西,若是被收了,那他还怎么联系?

小小的身子急的冲了上去,却被旁边人高马大的保姆一把抱在了怀里,“小少爷,老爷也是为了您好,更何况只是个手表而已,您就别惹老爷生气了。”

“你放开我!放开我!”

梁小阳着急,又挣脱不了,低头狠狠一口咬在保姆的手臂上,疼的保姆哎哟一声,只得松开他。

而厉老爷子见他如此叛逆,阴沉着脸直接就将表扔出了房间,没两秒就听楼下客厅传来清脆的炸裂声,不用看也知道手表肯定被摔的七零八落了。

梁小阳红了眼睛,一头扑到厉老爷子面前,小拳头不管不顾的捶他,终是哭出声来,“你赔我的手表!你赔我的爸爸和妈咪,我讨厌你!”

“厉小阳,你马上给我住声!”

“我不是厉小阳,我是梁小阳!”

梁小阳哭的越发大声,可他年纪太小,纵然用尽力气,捶在老爷子身上也是不痛不痒,保姆挨过了疼,又匆匆上前拦腰抱住梁小阳,略略加重了语气,“小少爷,您别闹了!”

没见老爷子都变了脸色吗,再闹下去,吃亏的必定是他。

相处有段时间了,保姆也是打心眼里疼爱这个懂事乖巧的孩子,看老爷子眼冒怒火,气到胸口都在不停起伏,保姆赶紧抱着梁小阳走远了几步。

隔开了距离,才小心翼翼的说道:“老爷,您放心,我会好好安抚小少爷的。”

“嗯,他再哭闹,就狠狠的罚!”

老爷子阴着脸看看哭红了眼睛的梁小阳,这才下楼。

他一走,保姆就赶紧反锁了门,心疼的抱着梁小阳,“小少爷,那就是块手表而已,你因此和老爷起冲突,老爷会打你的啊。”

“柳姨,那是我爸爸和妈咪送给我的手表,手表摔了,我就再也见不到他们了……”

梁小阳哭的伤心,小小的软软的身子靠在她怀里,“我好想妈咪……”

“小阳乖,你妈咪肯定也很想你的。”

保姆听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也弄不懂老爷子空间是为了什么,非要把好好的家弄到支离破碎,反目成仇?

难道儿孙绕膝,颐养天年,它不香吗?

梁小阳哭着哭着睡着了,而夜深人静之时,梁浅茵一下子从梦里惊坐起来,“小阳!”

“浅茵?”

厉远冥瞬间惊醒,按亮了床头灯,而梁浅茵愣愣的看了他两秒,眼泪忽就夺眶而出,“阿衡,我梦见小阳叫妈咪了,我的小阳啊……”

说不了两句,梁浅茵已是泣不成声,心如刀绞。

她的小阳那么机敏懂事,难道就因为他的聪慧,就要生生受此离别之苦吗?

天可怜见,他才五岁啊……

“浅茵,你别哭,别哭……我答应你,我会找爷爷交涉,将小阳尽快带回来的……”

她这般夜夜梦魇,身体怎么受得了?

梁浅茵只是哭,梦里梁小阳撕心裂肺的哭声始终萦绕在心头,难以消散。

她睡不下,厉远冥也就安静的抱着她,一直坐到天光微亮时,见她还瞪着眼睛直勾勾的望着窗台那边,幽眸里便勉强露了点笑容,“你歇会儿吧?我去做早餐。”

梁浅茵没应声,连眼珠子也没转动。

厉远冥皱了下眉,改了说法:“你不是还要去宋氏上班吗?宋云已经去了拉萨,你若没有精神,怎么应付那些繁琐的事情?”

这话倒是有几分效果,梁浅茵转了下眼睛,愣愣看他,“阿衡,我想小阳……”

“我知道,我发视频过去,咱们看看小阳,好不好?”

厉远冥安抚住她,又给老爷子发了视频过去,那边接的倒是快,但却是虎着脸,满脸阴沉,“这东西是你买给小阳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