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42章 离婚协议

  • 书名: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 作者:南北
  • 本章字数:2049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3

梁浅茵怔怔的坐在窗前看着暮色,一直到乔溪和梁小月回来的时候,才恍然回神。

梁小月一头扑到她怀里,大眼睛亮晶晶的,“妈咪,我看见爸爸了!”

“嗯?怎么回事?”

梁浅茵一下紧张起来,乔溪眨眨眼,干净的笑容里有丝无辜:“浅茵姐,我去接小月的时候,刚好厉总也在那里,看样子是想带走小月的。”

顿了顿,又说道:“我看厉总也是思念女儿,才会如此的,您别怪他。”

“他既不肯接回儿子,还想打女儿的主意?”

梁浅茵一想到久久不能回到身边的梁小阳,心里头就恼的很,“从今儿起,你就好好看着小月,万不能再让她也被谁带走!”

乔溪刚想点头,梁小月已经拽了梁浅茵的衣袖,怯生生的看着她,“妈咪,爸爸很可怜的,你还在生爸爸的气吗?”

“小月,妈咪不生爸爸的气,但讨厌他的不作为。”

梁浅茵耐着性子解释了句,只是梁小月更加不解了,“妈咪,不作为是什么?”

“等以后小月长大了,就会明白了。”

梁浅茵摸摸她的小脸蛋,笑了起来,“去跟着乔叔叔玩,以后不是乔叔叔接你放学,你都不许跟他走,就连爸爸也不行,知道吗?”

“可是我好想爸爸的……”

“小月,不听话?”

梁浅茵一下严厉起来,把梁小月都吓的是快哭了,乔溪赶紧把梁小月抱在怀里,又略有嗔怪,“浅茵姐,我每天早点去接小月就行了,你别凶她嘛。”

“她这个样子,我怎么能放心?”

梁浅茵捧着脑袋,神色痛苦起来,梁小月见她这样,哇的声哭了,“妈咪,我不跟爸爸走,我不走,您别生气了好不好……”

“哎,小月,你别哭啊,你妈咪没有生你的气。”

乔溪急的连忙安慰梁小月,似又想到了什么,赶紧说道:“对了,从明天开始,小月就开始放暑假,根本不用去早教园了啊?”

“放暑假了?”

梁浅茵愣了下,转眼看梁小月哭的满脸泪痕,心里头也极不是滋味,上前抱过她,柔声哄着她,“小月,妈咪没有生你的气,你不哭好不好?”

“妈咪,我想爸……”

梁小月委屈的直哭,但看梁浅茵一下又严厉起来,后面的话又吞了进去,连哭都不敢再大声哭,乔溪皱眉,“浅茵姐,孩子是无辜的。”

“那又怎样?他始终要不回小阳,别想我再把小月送给他!”

“可你情绪不稳,是会吓着小月的。”

乔溪并不愿替厉远冥说什么好话,但也不想梁浅茵一直这样下去,委婉道:“我看你这样下去,精神迟早会出问题,反正小月放暑假了,要不然等宋总回来后,我带你们去散散心?”

“散心?”

梁浅茵有些茫然,低头看看怀里吓到不敢哭的梁小月,那双茫然的凤眸里便多了歉疚,可只要想到梁小月亲近厉远冥,心里又会腾起压抑不住的怒火。

怕是乔溪说的对,她的精神已经出毛病了。

咬咬牙,“我带小月去散散心就行,你留在公司帮衬宋总。”

估摸着时间,宋云该是快带着宋水回来了,等他俩回来,她就带着小月去散心。

否则再压抑下去,小阳还没回来,她先成神经病了。

乔溪的脸色黯淡了几分,但很快还是抬起头,笑容依旧干净明朗,“行,回头我帮你们订机票,你要注意安全,到了之后发信息报声平安就行。”

“我会的。”

他如此贴心,梁浅茵也笑了笑,算是回馈他的善意。

再怎么说,乔溪也是个很好的朋友。

聊上几句,乔溪也就礼貌的走了,而梁浅茵第二天一早就寄了离婚协议给厉远冥,厉远冥刚到公司,许风就将快递件送到了他手里,眼底或多或少的,有些许同情。

厉远冥看的莫名其妙,但接到东西一看,琥珀色的眸里立即就现了怒意,三两下,咔嚓就将协议撕的粉碎,“我是不会同意离婚的!”

他俩的感情并没有问题,只是中间隔着老爷子罢了。

再多给他一点点时间,他肯定会想出办法从老爷子那里将梁小阳要回来,到那个时候,他们依然还是幸福的一家四口,才不是什么妻离子散。

许风看的有些不忍,厉总和夫人结婚没多长时间,夫人就失踪了,好不容易熬过了那些暗无天日,没有希望的日子,哪知老爷子又蹦出来闹事,非要拆散他们?

想了想,低低说道:“厉总,要不我去找夫人谈谈?”

“不必,你下去吧。”

厉远冥的情绪敛的很快,只是那双琥珀色的眸子似拢了冰霜,越发幽冷漠然。

他没有要回梁小阳,哪有什么立场和梁浅茵谈话?

许风无奈,只能先退下去,而厉远冥出了会儿神,又拿起手机给梁浅茵拨了过去,“浅茵,你寄的东西我收到了,我是不会同意离婚的。”

“厉远冥,我过不了小阳的坎,所以就算你不签,我也是不会回去的。”

梁浅茵揉揉眉心,声音里带着难言的疲惫,“或许你依了老爷子的愿,重新找个名门闺秀结婚,他也不会再为难你和我。”

“浅茵,就算我和别人结婚了,你以为他会放过小阳?”

厉远冥强压着怒意,低低道:“到时候我和别人结婚,小阳仍扣在老爷子手里,你什么都没有落着,难道这就是你想看到的局面?”

电话那头沉默下来,梁浅茵没再吭声,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厉远冥缓了声音,柔声说道:“我知道你思念小阳,可小阳也是我的儿子,我对他的爱护并不会比你少,你在心痛如绞的时候,我又何尝不是痛不欲生?”

“可我不仅思念小阳,还要照顾你和小月的情绪,浅茵,我也不是钢铁巨人,我希望你能给我点时间,让我想出周全的法子要回小阳,好不好?”

电话那头依然是一片沉默,只是也没有挂断。

厉远冥顿了顿,才又小心的说道:“我知道你嫁给我受了很多苦,我为此也很内疚,但我希望你能与我携手共渡难关,而不是轻易的就说放弃,能做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