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49章 给妇产医生冲业绩

  • 书名: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 作者:南北
  • 本章字数:2074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3

这下张春是真慌了,看宋水要离开,就想冲上去扒她的腿,但那几个小混混可不是吃素的,几脚就踢的他哀嚎连连,只敢抱着头护住要害,哪还能乱动弹。

心里已经悔的要死,完了啊……

既然宋水已经醒悟过来,梁浅茵跟她商量之后,就赶了最快的飞机回青城。

只是等她离开酒店之后没多久,厉远冥就急匆匆的寻了过来,一打听,得知梁浅茵竟然退房走了,顿时就傻了眼,这人海茫茫的,他上哪去寻?

想来想去,还是给梁浅茵打了电话,可她的手机又关机了,根本打不进去。

厉远冥没办法,只能又叫云染去探消息,云染对他已经彻底无语,他也未免太衰了吧?

想想又猜测了句:“你说浅茵会不会是回青城了?”

“不可能吧?她才来拉萨,又回去干什么?”

厉远冥觉得这种可能性不大,有些头疼的揉着眉心,“我先在这里住一晚,你帮我问问,看她究竟是又去了哪里。”

“行吧,你以后少惹浅茵,这追起来多麻烦?”

云染也很是无奈,他俩老这样折腾,她的心脏也会受不了的。

厉远冥无言,他也不想啊。

谁不想老婆孩子热炕头,安安稳稳的过日子?

梁浅茵刚回青城,打开手机就见云染给她打了无数电话,其中还有厉远冥的未接电话,想了想,还是给云染回了过去,“小染,有事吗?”

“我说浅茵,你的手机怎么老是打不通?介不介意我给你送个新的?”

云染开口就先吐槽她,把梁浅茵都听笑了,“我这不是要飞回青城吗,手机就调了飞行模式,这刚落地就给你回了过来。”

“好吧好吧,你总是有理,只是把某个人给急傻了,以为你丢了。”

云染无奈叹气,“你要是心情好,就给他回个电话过去,要是心情不好,就当我没说。”

“呃,那我回个电话吧。”

宋云得到消息,已经来机场接她们了,看兄妹俩走到一旁说话,梁浅茵也就赶紧给厉远冥打了个电话过去,“你找我有事?”

“没有,我就是想问问你在哪里。”

厉远冥见她主动给自己打电话,声音里也透着点欢喜,“浅茵,你在哪个城市,我去找你,你给保驾护航,行吗?”

“大哥,我在青城,哪需要你保驾护航?”

梁浅茵没好气的摇头,“既然你没事,那先就这要,有时间再聊。”

说着不等厉远冥说话,便已经切断了通话,刚入住酒店没几个小时的厉远冥都懵了,还真叫云染猜对了,她又跑回青城了?

这来来回回的,打个盹儿就走了,是要闹哪样?

不过梁浅茵都已经回青城了,厉远冥也没心思留下来欣赏风景,也赶回青城去了。

机场里,宋云拉着宋水细细的问了番,看梁浅茵收了手机,这才走过来,朝她感激道:“浅茵,宋水的事情真的谢谢你了,若不是你,她还不知道要被害成什么样。”

“咱们不是亲人,但却胜似亲人嘛,不用客气。”

梁浅茵抱着梁小月,笑了起来,“今天已经太晚了,明天我陪水儿去趟医院,早早把这事给了结了,水儿也就解脱了。”

“好,我也不懂那些,你全权处理就好。”

宋云笑了起来,看向她的眼神里有着思慕,但又极快的隐了下去。

众人也没有发现什么。

翌日一早,梁浅茵便约了青城最厉害的妇科医生,带着宋水去做人流手术。

只不过想到宋水毕竟未婚,这事传出去对她影响不好,在填病人信息的时候,梁浅茵就填了自己的名字,将宋水保护起来。

宋水自是知她心意,感激的冲她笑了笑,到了走廊里等着手术的时候,似又想到了什么,低声问她:“浅茵,我没见厉远冥,是你还在和他生气吗?”

“哪是我和他生气?是生活中的烦心事太多,暂时分开也好。”

梁浅茵摇头,把宋水听的笑了起来,“那照你的意思是,我哥又有机会了?”

“可别,我已经焦头烂额了,你俩就别再来凑热闹。”

梁浅茵忙不迭的摇头,宋水也只是故意逗她而已,一下笑了起来,“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哥,我以后不会再拉郎配了,但你和厉远冥这样的状态也不行啊?”

“那能怎么办?只能先走一步是一步了。”

“唉,你也别伤心,至少厉远冥是爱你的,而我落得人财两空,什么都没有。”

宋水的声音低落下来,梁浅茵握住她的手,“那就是个渣男,根本不值得你替他伤心,等你养好身体,喜欢什么样的男生,我就给你挑什么样的男生,好不好?”

“算是,我暂时还不想碰感情……”

宋水摇头,转而岔开了话题,而两人在走廊里低声说着话,里头的女医生看着递进来的一叠病历单,却皱了眉头,“你没看错?真的是这个女人?”

“秦医生,我哪敢忽悠您啊?”

小护士边说边还扒在门口看了几眼,又和手机里的女人对照了几眼,确认无误后,才将手机还给了秦医生,而那位秦医生接过手机,眼里闪了丝玩味。

梁浅茵,女,二十六岁,来流产的。

这些也都罢了,偏偏这梁浅茵可是她大学同学的妻子,这要是自己把他的儿子不小心给流掉了,他回头不得找自己麻烦?

想想还是从同学录里翻出来号码,打了过去:“老同学,最近在忙什么?”

“秦月?你是妇产科医生,应该不用我去给你冲业绩吧?”

清冷淡漠的声音传过来,把秦月听的哭笑不得,“你也知道我是妇产科医生,我用得着你给我冲业绩吗?”

这个混小子的嘴巴,永远都是那么毒啊?

难道老婆受不了,要跑来做流产手术。

秦月心里腹诽,嘴上还是麻利的说道:“你是不用给我冲业绩,但你老婆可是跑过来给我送业务了,至多还有半小时,就该轮到她手术了。”

“哎,不是,我老婆怎么去你那里了?”

清冷的声音有了丝着急,秦月倒是笑的很欢快,“哼,你刚刚不是还拽的很吗?快快快,求姐几句,姐就告诉你,她是来干什么的,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