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54章 公私分明

  • 书名: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 作者:南北
  • 本章字数:2027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3

收拾好桌子,梁浅茵先就给宋水打了电话,宋水这会儿正陪着梁小月在玩,听她说要带梁小月去M国,当即就点头答应下来,连说没问题。

只是云染听见宋水的声音,就禁不住蹙了眉头,脸色有些晦暗起来。

梁浅茵注意到她的情绪,低低道:“小染,我想让小月过来陪陪你,实在不行的话,我再找人带小月过来,免得宋水再惹你心烦。”

“算了,就她吧,换别人万里迢迢的带着小月过来,我也不放心。”

云染摇头,她说过和宋水一命抵一命的,虽然还是不待见宋水,但也不至于再仇恨。

梁浅茵默默的看了她几秒,确定她是真的不会对宋水的到来激动,这才又给乔溪打了电话,乔溪还等着她的,“浅茵姐,你那边怎么样?”

“没关系,就是打泼了牛奶而已。”

梁浅茵解释了下,才又歉意道:“刚刚宋水来过电话,她刚好要来M国散心,我就让她带着小月过来了,你就留在公司好好的辅佐宋总,稳住公司。”

“啊?……”

乔溪的声音里带着失望,“浅茵姐,其实我也可以带小月的,要不……”

“乔溪,宋水已经决定来M国了,你就不必过来。”

梁浅茵微微沉了声音,带着不容置疑,“此事就这么决定了,你好好工作。”

说完不等乔溪再说话,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电话那头的乔溪愣住了,她这是怎么了?难道开始厌烦他的存在了吗?

为什么没有了之前的温言软语?

云染看的啧啧有声,笑道:“这才是领导该有的样子嘛,公是公,私是私,你要处处顾忌着小秘书的心情,那还怎么发号施令,让人乖乖的服从你?”

梁浅茵拿眼嗔她,但偏头看见厉远冥已经冰雪消融,满眼笑意的模样,又忍不住笑起来。

这个家伙,还真是小孩子脾气啊?

也许她是该对乔溪的态度有所改变,既不会让人多生妄想,也不会让最亲近的人因此而受到伤害,大家都好过。

厉远冥也不管她眼里的调侃,反而在桌下轻轻握住了她的手。

她突然改变态度,疏远乔溪,强调自己的存在,是不是也代表,她又在接纳自己?

一想到梁浅茵的好,琥珀色眸子里的笑意便怎么也止不住。

云染看两人又在那里眉目传情,啧啧两声,“又秀恩爱了是吧?我都不用吃早餐,狗粮就被你们俩给喂饱了。”

“别啊?你不吃东西,腹中的小宝宝怎么会有营养?”

梁浅茵是想着法儿的劝她吃东西,又添了新牛奶给她,“咱俩可是说过的,你肚子里的小宝宝指不定就是我女婿,或者是我儿媳妇,你要饿着他了,我可不依你。”

“啧,昨晚才说过,今早就来盯我了?”

云染勉强喝了点牛奶,却已是喝不下了,苦着脸摇头,“心口不舒服,喝不了……”

“没关系,那就不喝,咱们少吃多餐,营养跟上就行了。”

梁浅茵也不敢管的太狠,只尽量劝着她多吃东西,一天下来,也不知道吃了几餐,反正嘴巴就没有停过,又去看了两趟徐景痕,别说云染,梁浅茵都累的不轻。

入夜后,梁浅茵便劝着云染休息,云染现在是两个人的身子,也确实乏了,但刚躺下,就听有人敲门,梁浅茵打开一看,是路父过来了。

路父憔悴了许多,仿佛一夜之间白发横生,进入了衰老期,梁浅茵看他两眼,都忍不住心酸的别开头,云染赶紧撑着身子起床,“爸,是不是星星那边有状况?”

“没有,爸就是过来看看你的。”

路父摇头,脸上勉强带着点微笑,“小染,这事儿我也没有告诉你爸妈,就怕他们跟着一起操心,但若是你有需要,你打电话回去和他们商量着来也行。”

“爸,您处理的很对,不需要通知他们。”

云染倒了水递给他,才又说道:“这里有你们看着,星星就很安全,我爸妈就是来了,无非也就是多人手帮衬而已,我也没什么事情需要和他们商量的。”

“小染,我的意思是……”

路父看看还在旁边的梁浅茵,有些欲言又止,梁浅茵见状,赶紧起身笑道:“刚刚护士似乎要通知什么的,我去看看,你们爷俩先聊着。”

也不知道路父要找云染聊什么,梁浅茵找了个借口就识趣的走了。

她一走,路父脸上就现了哀伤,沉痛的看着云染:“好孩子,我知道你和阿星情深意浓,但无论如何,你都要照顾好自己和孩子,万不能为了阿星,而做些什么傻事。”

“爸,我会等着阿星醒来的,如果他醒不了,你和妈就好好抚养孩子长大……”

“你说什么傻话?你这样子,不是叫我们痛上加痛吗!”

路父有些急躁,但看她满面哀伤,苛责的话便说不出口了,只是怅然叹息,“若是阿星走了,你也走了,孩子多可怜?我们这些做长辈的,哪还有什么动力活下付出?”

“我们都盼望着阿星醒过来,可世事无常,谁知道天会不会如人愿?你说你把孩子生下来交给我和你妈抚养,可孩子本就没了父亲,又再失去母亲,你有想过他的处境吗?”

“爸,我知道你说的话都很有道理,但星星若是没了,我也不愿意独活。”

云染略低着头,静静的说着自己的意愿,一下又把路父惹的激动起来,“我说了,你要好好的活着,看着孩子长大,你明不明白!”

“不,我只要星星。”

无论路父怎么说,云染始终坚持自己的意见,惹的路父噌的下站起来,恨铁不成钢的道:“你要是再这么犯犟,你就和徐景痕离婚!”

“爸!”

云染也生气了,“我是不会和星星离婚的,您出去吧,我想自己待会儿!”

“你这孩子,你要再想不通,我就给你爸妈打电话!”

路父见她别开头不看自己,也是没了办法,恼的直接走了。

他倒是希望合家团圆,可现在徐景痕这样,他若不替云染做选择,岂不害她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