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57章 云染不见了

  • 书名: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 作者:南北
  • 本章字数:2036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3

云染回病房去了,梁浅茵看看她,又看看跑走的宋水,凤眸里现了浓浓纠结。

几番思量,还是先去追了跑走的宋水,人家不辞辛苦的将梁小月送到来,刚到这里就被云染一顿怒骂,她心里也过意不去。

宋水并没有跑远,梁浅茵气喘吁吁的在医院大门口追上她,甚是内疚道:“水儿,当时我和小染说过你会带小月过来的事情,但没想到徐景痕突然病情加重,小染的情绪也出现了反复,让你跟着受委屈了。”

“算了,本就是我对不起她在先,她发泄一通,心里能好受些就成。”

宋水知道云染现在的难处,也不知她计较,勉强笑了笑,“你不用安慰我,回去多多开导她就行,然后你们要是没办法照顾小月,就将她送到我那里,我会在M国住段时间。”

“好,如果有需要,我就将小月送过去。”

梁浅茵现在也是忙的焦头烂额,几乎全神贯注的盯着云染,就怕她做傻事。

这会儿看宋水脸色不佳,想着云染回病房去了,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出事,便也就说道:“我先送你回酒店吧,然后再回来看着小染。”

“那行吧,你自己也注意休息,瞧着脸色都憔悴了许多。”

宋水虽然救了梁浅茵,但这次也是梁浅茵将她从张春那个火坑里救出来的,还有许多悄悄话想与她说,自是愿意和她多亲近。

梁浅茵也想问问她的近况,“那个人渣有没有再联系你?”

“有,但我每回都狠狠的骂了他。”

宋水招了出租车前往酒店,才又和她小小声的说道:“浅茵,他说要来青城,还想上宋氏闹事,你说怎么办啊?”

“还能怎么办?这样的人,逮一回就送一回派出所,千万别和他客气。”

人渣不好好修理,还让他四处祸害人?

“嗯,那我知道了,”宋水笑了起来,甜甜的抱着她的胳膊,梁浅茵半眯着眼,她这几天忙着盯住云染,都没怎么睡个囫囵觉,刚好趁此机会眯会儿,补补觉。

宋水看她确实累的不轻,也没再说话,就安静的陪着她。

病房里,云染在床上躺了会儿,心里觉得空落落的难受,想哭却又哭不出来,起身转了几圈,想来想去,干脆又起身去了ICU那边。

ICU那边静悄悄的,厉远冥不知道带着梁小月去了哪里,云染从电梯里出来,就见路父和名医生站在徐景痕的病房门口,不知道在低声说着上什么。

云染下意识的按住了电梯,躲在墙边,就听声音隐隐约约的传了过来。

自从徐景痕受伤后,路父几乎都是连轴转,从没有好好休息过,这会儿瞧着已经是憔悴不堪,听见医生的话,眼里都含了泪,“就真的没有别的办法可想了?”

“我们已经尽了全力,”医生很是无奈的摇摇头,沉声说道:“若他今晚还持续发烧,引起并发症,那你们就准备后事吧。”

“不,他还那是么年轻啊……”

路父忍不住一下哭了起来,白发人送黑发人,叫他怎么承受得住?

医生摇摇头,叹息着走了。

云染已经躲进电梯里,哭的泣不成声,徐景痕明明情况还可以的,怎么突然就恶化了?

他说过,要一起白头偕老的,他怎么能忍心丢下自己先离开!

他要是敢死,那自己也绝不独活!

电梯里外都哭的极为伤心,可ICU里的人却是毫无所觉,丝毫没有要清醒的迹象。

只有悲伤的情绪久久不散。

梁浅茵担心云染的情绪,将宋水送到酒店后,立即又急急的赶回了医院里,可是到病房里一看,房间空荡荡的,哪有云染的身影?

心里暗急,赶紧又跑到ICU那边,路父哀哀的看着她,好几秒之后才反应过来,“她不是跟你在一起吗,怎么不见了?”

“不是,我临时有事出去了趟,她回了病房的,怎么又不见了?”

梁浅茵急的冒汗,赶紧又给厉远冥打电话,刚巧厉远冥带着梁小月回来了,梁浅茵急的赶紧将梁小月抱到路父怀里,“小染不见了,咱们赶紧去找!”

厉远冥脸色一凛,“都找过了?”

“她就在病房和ICU之间活动,都没人!”

一想到云染的悲观情绪,梁浅茵急的都哭了,“你快想想办法,我真的怕她会出事!”

“你别急,我们马上去监控室查找。”

厉远冥叮嘱路父照顾好梁小月,路父两眼茫然的点头,也不知道听进去没有。

这会儿大家也顾不上他的情绪了,厉远冥带着梁浅茵匆匆赶到监控室,保安一听情况,赶紧就帮着查了监控,就见云染到了ICU之后,却躲在电梯门口偷听了路父和医生讲话,之后又哭着一路上了住院部的天台。

天台上有个监控画面,能模糊看见云染站在天台的边缘处,甚是吓人。

梁浅茵一下就哭了,“她怎么就那么糊涂!”

保安也惊的站了起来,吆喝着赶紧往楼上去,厉远冥却拦住了他们,“她是我们的朋友,这件事交由我们解决就行了。”

云染现在情绪不稳,人去多了,怕她会更受刺激。

保安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还是同意了下来,而厉远冥带着梁浅茵赶往天台,又仔细叮嘱,“你得稳住情绪,先将她骗过来再说,切不可刺激她,明白吗?”

“她肯定是听见医生和路伯父说了什么,才会这样……”

梁浅茵哭的两眼通红,心有戚戚,“我就是把她骗过来了,又有什么样?徐景痕的情况不好转,谁能看得住她……”

“看不住,那就打晕她,捱过这段就好了。”

眼看着电梯到了顶楼,厉远冥替她抹了眼泪,琥珀色的眸子漾着温柔,“你那么心疼云染,就尽你最大的努力,将她从死亡的边缘拉回来,好不好?”

“可是我好怕她会一跃而下……”

“不会的,你用点心思去劝她,她会跟着你回来的。”

厉远冥笑了笑,又在她额上落了轻吻,“去吧,你哄她,我从旁策应,肯定能行的。”

这种情况,就是不行也要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