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58章 诓你没商量

  • 书名: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 作者:南北
  • 本章字数:2027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3

梁浅茵得了他的抚慰,深吸口气,这才抹干眼泪踏上天台。

云染就在远处的天台边上站着,梁浅茵故意加重了脚步,云染果然闻声回头,哭肿的眼睛望着梁浅茵,“你来干什么啊,你回去,你回去!”

“小染,我来接你去看徐景痕的啊?”

梁浅茵知道徐景痕是现在她唯一关心的事情,凤眸里扬着笑,朝她招招手,“你去那么危险的地方干什么?等会儿徐景痕醒了,该是要着急了。”

“不,你骗我,医生说星星熬不过今晚,就死定了!”

云染一下尖叫起来,身子在天台边上摇摇欲坠,看的梁浅茵都腿软了,只不过也只能强撑着恐惧说道:“谁说的?我刚刚还问过医生,分明就是已经退烧了,脱离了危险期!”

她说的如此肯定,云染又恍惚起来,“怎么可能?医生说……”

“你听的时候,医生或许是那样说过,但这个病情也是随时变化的啊?”

梁浅茵板着脸,极不赞同的看她,“我得到消息之后就想告诉你的,你倒好,跑到天台上来吹凉风,你是存心想吓死我啊?”

“我,那个……”

云染有些讪讪的,可还是有些狐疑的看着梁浅茵,“你真的没骗我?”

“我骗你干什么?你要不信,我打电话给你听。”

梁浅茵扬扬手机,又惧怕的看了眼她站的位置,“你能不能先过来?你明知道我恐高,你还站在那种危险的地方,等会儿徐景痕是醒了,我却被你吓进了ICU。”

梁浅茵这会儿是万分庆幸有恐高这个借口,云染和她多年好友,也晓得她的小毛病,看梁浅茵颤巍巍的迈不开腿,眼中现了丝笑,“就你胆小。”

“哎哟,我叫你姑奶奶成吗,你赶紧过来吧!”

梁浅茵也是真恐高,捧着小心肝麻溜的站到了楼道口这边,云染看看她,迈了两步,又再次确认,“你真的没有骗我?”

“大姐,我要是骗你,你再来寻死觅活行不行?”

梁浅茵翻了个白眼送给她,“你若真的不想活了,谁还能拦的住你?”

“好像也是啊?”

云染恍惚点头,一个人若是真存了死志,就是二十四小时看着,也没有用。

这么想想,云染又信了梁浅茵的邪,赶紧小跑过来,“你快点打电话,要是星星真的脱离了危险期,我得放鞭炮庆祝!”

“打什么电话啊?电话可以造假,你自己去ICU亲自看看不是更好?”

梁浅茵一脸正气的模样,云染觉得她说的也有道理,想想就点了头,“对对对,我亲自去ICU看看,找医生一问,不就清楚了吗?”

她边说,边就焦急的往楼道里走,梁浅茵都怕她摔着,赶紧扶了她,“你小心点儿,你要是把肚子里的大宝贝给摔着了,我看你怎么向徐景痕交待?”

“你说的对,我可不能让孩子出事。”

她和徐景痕待在国外就是为了好好养胎,若是孩子没了,她就成罪人了。

这么一提,云染也就放慢了脚步,只不过还是着急的往楼道里走,“快快的,要是星星醒了,我要让他第一眼就能看见我和孩子!”

“是,我知道你的心思,但也得慢点儿不是?”

梁浅茵只管小心的搀扶着她,越过楼道口,往电梯走过去。

而云染一门心思都是赶紧见到跳景痕,并没有注意到楼道门后面的厉远冥,刚想要和梁浅茵说什么,却忽觉后颈一痛,整个人就软软的倒在了梁浅茵怀里。

厉远冥眼疾手快的搀住她半边身体,给梁浅茵减轻重量,梁浅茵看云染已经彻底晕过去,这才松了口气,后怕道:“她真是吓死我了。”

“你做的很好。”

厉远冥帮着将云染扶回病房里躺着,才又说道:“浅茵,现在徐景痕的情况很不好,你就多费些心思看着云染,否则她这回上当,下次就不见得了。”

“唉,她这个样子,让人怎么放心?”

梁浅茵担忧的看着云染的睡颜,若不是她腹中有孩子,真想叫她一直就这样睡着,睡到她能捱过所有的悲伤,才醒来。

“你也别太担心,车到山前必有路。”

厉远冥抱抱她,又道:“路伯父的情绪也很不好,我去将小月接过来。”

“算了,宋水会在M国逗留一段时间,还是先将小月送到她那边带着比较好,否则我们还要分心照顾她,难免会有所顾及不到的地方。”

“也行,你给宋水打电话,叫她来这里接一下小月。”

现在乱糟糟的,感觉哪里都离不开人,只能多麻烦宋水了。

梁浅茵点头,打电话给宋水说明了下情况,宋水也极喜欢梁小月,当即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说马上就赶来医院。

她这边是搞定了,可等了半天,厉远冥却没有将梁小月带过来。

梁浅茵心里着急,赶紧给厉远冥打了电话,厉远冥的声音挺懊恼,“路伯父心思恍惚,也不知道在哪里和小月走丢了,我现在正在查监控。”

“小月丢了?”

梁浅茵一下急的站起来,那边厉远冥在飞快的查监控,又安慰道:“你别急,路伯父没有出住院大楼,小月应该就在这栋楼里。”

“她还那么小,什么都不懂,你快找,快找……”

梁浅茵心急如焚,眼眶涩痛的紧,好在没半分钟,厉远冥就已经找到了梁小月的踪影,赶紧匆匆起身,“你别急,我马上去找她!”

梁浅茵已经再无力应答,这一连串的事情,她脑子里紧绷的那根弦也快断了。

等了几分钟,病房外响起沉稳急促的脚步声,随后厉远冥就抱着梁小月进来,梁浅茵一把抱住梁小月,眼泪终是涩涩的流下来,“你怎么乱跑?”

“是路爷爷带我进错了病房,然后他自己又走了。”

梁小月也是懵的,只不过又甜甜的笑了起来,“那个病房里的叔叔阿姨都很好,还给我糖吃,妈咪您看,我还给您留了一颗糖!”

“好,妈咪不吃,你没事就好……”

梁浅茵想笑也笑不出来,想哭又哭不出声,只能紧紧的抱着梁小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