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59章 苏醒

  • 书名: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 作者:南北
  • 本章字数:2091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3

梁小月看她情绪不好,也不敢再说什么,就静静的窝在她怀里,没多大会儿,宋水也匆匆赶过来了,看见梁浅茵的眼睛,顿时哎呀一声,“怎么哭了?”

“事太多,闹心。”

梁浅茵抬手抹了把眼泪,这才无奈的看看病床上的云染,“现在徐景痕还没有脱离危险期,我们只能想这样的办法看住她,小月就拜托你照顾了。”

“没关系,我和小月公主向来关系最好,对不对呀,小月公主?”

宋水笑眯眯的将梁小月接到自己怀里,梁小月点点头,但乌溜溜的大眼睛却是看向梁浅茵那边,有些担忧,“妈咪,您怎么了?”

“妈咪没事,就是刚刚想到了你路叔叔的病情而已。”

梁浅茵搪塞过去,又朝宋水使眼神,“你好好的跟着宋姨,别耍脾气,知道吗?”

“妈咪,我知道了。”

梁小月乖巧点头,宋水怕娘俩再感伤,赶紧抱着梁小月走了,“有什么事情,你再和我电话联系,我就先带着小月回酒店去住了。”

“去吧,有事再联系。”

梁浅茵这会儿心里乱糟糟的,也没个法子,只能叫她带着梁小月先离开。

病房里安静下来,厉远冥给梁浅茵倒了杯水,才又低低的道:“你的脸色瞧着也很不好,趁云染没醒,你也赶紧休息会儿,我去找个女护工来照顾你们俩。”

“我就是没有休息好而已,哪需要什么照顾?”

梁浅茵摇头,想想还是拒绝了他的提议,“小染现在心理脆弱的很,请个护工在旁边监视着她的一举一动,只怕她更会受不了,还是我自己受累,多盯着好了。”

“可徐景痕一时半会儿难醒,你这样盯着,精神哪受得住?”

“没关系,”梁浅茵摇头,不愿意让云染觉得不舒服,想想又勉强笑起来,“说不定晚上的时候,徐景痕的情况就好转了呢?”

“希望如此吧,路家父母也濒临崩溃的边缘,快扛不住了。”

他刚刚去找梁小月,路父就呆呆愣愣的坐在ICU门外,喊也不应,问他孩子在哪里,更是一问三不知,就他那样的情况,谁又忍心苛责他?

只是好在路家父母并不需要人看着,厉远冥便守在病房里,和梁浅茵交替补了会儿觉,等到天色傍晚时,厉远冥准备去ICU看看情况,路父却兴高采烈的冲了进来,“好了!好了!”

他突然这般兴奋,还将厉远冥和梁浅茵吓了一跳,不会是担忧出病了吧?

“哎呀,你们别这样看我,是徐景痕的烧退了!”

路父一眼看穿他俩的想法,赶紧解释了句,又高兴的满脸笑容,“医生说的,他的伤势已经稳定下来,再观察两天,就可以转进普通病房了!”

“是嘛?那真是太好了!”

梁浅茵一下高兴的笑了起来,又忍不住喜极而泣,“小染,你听见没有?徐景痕的高烧退了,他在逐渐好转,你可不许再干傻事了!”

病床上的云染颤了颤眼睫,一滴泪顺着眼角滑下来,却是没有清醒的迹象。

路父看懵了,“小染怎么回事?”

“她爬天台,我和厉远冥把她打昏了,免得她干傻事。”

梁浅茵简单解释了句,把路父听的摇头叹息,“这孩子,幸亏她没事,不然徐景痕醒了,我拿什么颜面去见他?”

“伯父,您别想太多,现在一切都醒了,不是吗?”

梁浅茵笑着安慰了句,路父想到逐渐好转的徐景痕,脸上也笑开了花,“今天大家勉强吃个便饭,等回国以后,我再好好谢过你们小两口,感谢你们俩的无私帮助。”

“伯父,我们和徐景痕是朋友,您说这话就太见外了。”

厉远冥眼中也浮了星星点点的笑,徐景痕能顺利醒来,没有比这更高兴的事情了。

他这一次,是真的把大家都吓得不轻。

傍晚的时候,路父还小酌了两杯,连着数日,他的脸上也终于现了笑容,而路母则是眼泪汪汪的,就拉着梁浅茵说话,只是脸上满是掩不住的笑容。

等到入夜之后,云染也醒了过来。

梁浅茵正在和路母聊天,看见她苏醒,凤眸里顿时现了调侃,“醒了?”

“啊,可我的后颈怎么这么疼?”

云染痛苦的揉揉脖子,坐起身来看着梁浅茵和路母,忽然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一下跳起来,“梁浅茵,你说我去看星星的,你怎么把我打晕了!你不厚道!”

“啧,我若是不那样做,你跳下去了,我找谁哭去?”

梁浅茵眨眨眼睛,笑嘻嘻的道:“还跳不?”

“我……不是,梁浅茵,你明知道我的心思,你还骗我,你枉费我对你那么好!”

云染急了,起身就往外冲,梁浅茵拽住她的衣袖,“这就急了?你要是跳了,徐景痕醒来的时候,你说我该怎么跟他解释才好?”

“你还跟他解释?他都那样了,你怎么跟他解释!”

云染哭了起来,“医生都说星星要是熬不过今晚,他就真的变成星星了,他要是敢甩下我,我就是追到地狱里,也不会放过他!”

“可是医生又说了,徐景痕已经退烧了,再观察两天就可以转进普通病房了。”

“你还想骗我!”

“你要这样么想,我也没有办法。”

梁浅茵松开她的手,调侃道:“你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啊,徐景痕是真的好转了,你这要糊里糊涂的殉情了,回头人家再娶个如花似玉的小娘子,你可不许急的掀棺材盖。”

云染都冲出去几步了,听她这么一说,又猛的刹脚,“真好转了?”

“咦,你不是想殉情吗?刚好人家换个新娘子,多好?”

“梁浅茵,你还挤兑我!”

云染又扑回来,又气又笑的作势掐她的脖子,“你这糟老婆子坏的很,赶紧的,陪我去看徐景痕,要是你再敢骗我,我让你试试恐高的感觉!”

“小染,浅茵真的没骗你,走,咱们一起去看徐景痕。”

路母笑着起身,“也许是你的情深感动了老天爷,它又把徐景痕还给你了吧。”

“妈,您和爸爸受苦了……”

云染眼眶红红的,上前挽住她的胳膊,这段时间路家父母比她受的痛苦只多不少,而他们从来都没表露什么,倒是自己,在他们伤心之际,还时不时的添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