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61章 死有余辜

  • 书名: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 作者:南北
  • 本章字数:2033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3

“浅茵,你这是怎么了?”

宋云被她吼得莫名其妙,但听她声音里含着烦躁,并不答自己的话,又只能说道:“宋水是不是带着小月去了你那里?她那人没个定性,还得你多照应着好。”

“照应?我自己都照应不过来了,你还是自己照应她吧!”

眼看着监控里查不到梁小月的信息,梁浅茵的声音都隐隐带了哭意,宋云微惊,“你这到底是怎么了?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我想办法帮你解决,行不行?”

“你懂什么?宋水把小月给弄丢了,你怎么帮我解决!”

压抑的焦急和愤怒一下子爆发出来,梁浅茵蹲在地上哭的泣不成声,“你自己就不知道照顾宋水吗?你赶紧的来把她接走,找不到小月,以后我们也不要再见面!”

“小月丢了?”

宋云听的也急了,“这个靠谱的家伙,怎么连个孩子都看不住!”

“你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小月她就是不见了!”

诸多烦心的事情纠缠在一起,梁浅茵都有些心力交瘁了,宋云听出她声音里的不对劲,只能软言安抚,“你别急,我马上飞M国,动用关系查找,小月肯定会没事的。”

梁浅茵不理他,只是哭。

宋云低声安抚,也不曾挂断电话,正说话的时候,厉远冥却一下站起身来往外跑,“小月去仓库那边了,赶紧走!”

声音颇大,电话那头的宋云也听见了,愣了愣,又赶紧招呼梁浅茵,“那你先去找小月,回头给我发个平安信息,我马上赶飞机,将宋水带回国内。”

梁浅茵低低嗯了声,随即着厉远冥匆匆跑了。

仓库在一楼的角落里,厉远冥急匆匆的跑过去,就见门上没挂锁,但门却拧不开,顿时就急的直踹门,“谁在里面,快开门!”

梁小月是肯定不会反锁上门的,里头肯定还有其他人。

喊了两声,无人答应,但梁小月的哭声倒是隐隐约约透了出来,听的梁浅茵瞬间泪崩,“小月,小月!”

“你退开些,别伤到你了。”

厉远冥打量了下木门,自己退后两步,琥珀色的眸子里闪了厉色,猛地冲上前,狠狠一脚踹在了木门上面,门板应声倒地,震起满地灰尘。

两人急忙冲进去,就见名猥琐男将梁小月抵在墙角,正在脱她的衣服。

似乎没想到门板突然倒了,男人停了动作,愣愣的看着门口。

厉远冥看他的咸猪手还搭在梁小月肩膀上,瞬间大怒,冲上前照着他的脸就是狠狠一拳过去,“找死!”

那一拳的力道极重,狠狠打在男人的眼眶上,疼的男人顿时就捂着眼睛叽里呱啦的哀嚎起来,厉远冥恼的很,又狠狠补了他几脚,小女孩都不放过,真特么的禽兽!

梁浅茵已经哭着扑上前,抱走了梁小月,“你有没有受伤?”

“妈咪,坏叔叔要脱我的衣服……”

梁小月蜷在她怀里,满眼惊恐,把梁浅茵看的极为难受,又勉强笑着逗她,“坏叔叔是会受到惩罚的,你看爸爸骑士不就在教训坏人吗?”

“妈咪,我怕……”

梁小月摇头,乌溜溜的大眼睛里满是恐惧,梁浅茵看她身上的衣服都被撕烂了,但没有被侵犯的痕迹,想来那男人肯定恐吓过她,心里越发恨的厉害。

厉远冥揍了那男人一顿,也跟着出来了,梁浅茵抱梁小月递到她怀里,随即就满眼恨色的冲到厨具区找菜刀,厉远冥都被她惊住了,“浅茵,你干什么?”

“干什么?他敢欺负我女儿,我就杀了他!”

凤眸里冒着熊熊怒火,随手拿了把菜刀就要返回仓库,看那样子,真的要杀了那男人。

厉远冥懵了,反应过来又急忙抱着梁小月堵住了去路,“你看小月都吓成什么样了?你要是再干傻事,你让她怎么办?”

梁浅茵怒瞪着眼睛,“我给她报仇难道不可以吗?你让开!”

“你报仇可以选择用法律的方式啊?你若是杀了他,你是能得一时痛快了,但小月和小阳就会失去妈咪,你于心何忍?”

厉远冥说的语重心长,把梁小月递到她怀里,“你抱抱小月,你舍得她吗?”

小小软软的身体落入怀抱,梁浅茵顿时就愣了,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下来,她就是舍不得孩子,才会四处为难,可小月受的欺辱怎么办?

咬了牙,恨恨的盯着仓库里还在哀嚎的男人,“那怎么办?难道这么放过这个人渣了?”

“那不能,小月怎么能平白受他的欺辱?”

厉远冥拿过梁浅茵手里的刀,径直进了仓库,梁浅茵愣了下,腿脚一下就有些发软,这家伙刚刚还劝自己别冲动,他该不会要抢着干傻事吧?

心里一急,赶紧喊他,“厉远冥,杀人是犯法的,你也不许胡来!”

“放心吧,我不会的,”厉远冥回头冲她笑了下来,转而走到那男人身前,重重一脚踢在他身上,琥珀色的眼睛里满是厉意,“说,你是干什么的?”

厉远冥的外语极为流利,男人被他打的不敢动弹,鼻青脸肿的哭着求饶,“老大饶命啊,我就是超市的员工,我也是鬼迷心窍,想试试新弄到的迷药,我还没有害过别人……”

“你都有办法弄到迷药,你还没害过别人?”

厉远冥满眼冷意,又是狠狠一脚踢在他腿上,“就算你没害过别人,你就敢害我女儿?”

“她,她是个小女孩,比较好下手……”

男人抱着头,眼神畏畏缩缩的冒出句话,把梁浅茵都气笑了,恨不得撕了他才好,“你就这种人渣,就应该判死刑,免得再祸害更多无辜的小女孩!”

“不不不,我保证以后不会了,夫人饶命啊!”

男人吓的脸都白了,梁浅茵怒笑,“你还饶命?那些被你害过的小女孩又找谁说理?”

“浅茵,不必和他多说。”

厉远冥握住她的手,“我会请最好的律师,让他这辈子休想再祸害一个女生。”

“不,我都说了会改,你们不能这样对我……”

“你就等着判死刑吧!”

梁浅茵厉声驳斥,这样的人渣,死有余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