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62章 不愉快记忆

  • 书名: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 作者:南北
  • 本章字数:2007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3

梁小月躲在梁浅茵怀里,也不敢抬头,就低低的哭。

梁浅茵怕男人会带给她心理伤害,也赶紧抱着她走了,宋水还等在出口,看见梁浅茵抱着梁小月出来,这才松了口气。

只是看看梁浅茵的脸色,宋水又羞愧的低了头,“浅茵,对不起……”

“嗯,”梁浅茵脸色淡淡的回了个单音节,抱着梁小月越过她走了,宋水愣住了,无助的看着跟上来的厉远冥,低低哭泣,“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我们都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但梁浅茵受了惊吓,这会儿情绪不稳,你晚点再找她。”

宋水得梁浅茵一声吩咐,万里迢迢的带着梁小月来M国,又在他们忙的腾不开手的时候照顾梁小月,就算没有功劳,那也有苦劳。

厉远冥对宋水的态度还算平和,安慰了句,便跟着梁浅茵走了。

宋水愣了愣,垂下头,眼睛又不禁滑落下来。

小月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梁小月一直紧紧抓着梁浅茵的衣袖,低低哭泣,厉远冥怕她精神上受不住,便想着法儿的逗她,“小月,你不是爱吃蛋糕吗,爸爸带你去吃最美味的蛋糕好不好?”

梁小月不理她,就埋着头低低的哭。

“那去看小染阿姨和路叔叔好吗?小染阿姨也很想念你的。”

还是没反应。

“那,等咱们回国后,爸爸就带你和妈咪去看小阳,怎么样?你和小阳也有很长时间没见了,想必有很多悄悄话要和他说吧?”

“真的吗?我真的能见梁小阳?”

这个话题终是勾起了梁小月的兴趣,乌溜溜的大眼睛里还含着泪,就那么眼巴巴的看着厉远冥,伸出细嫩的小手指,“爸爸,咱们拉勾勾,你不许骗我哦?”

“爸爸是小月公主的骑士,怎么会骗公主呢?”

厉远冥笑着伸出手指,和她拉勾,只不过又故意逗她,“那现在咱们的小月公主可以去吃蛋糕了吗?要是小阳见你瘦了,不得埋怨是爸爸和妈咪没照顾好你?”

“唔,那我想吃黑森林蛋糕!还有巧克力味儿的!”

梁小月是甜食爱好者,既然能见梁小阳,爸爸还主动买蛋糕,也就很快忘记了那些不愉快的事情,转而和厉远冥嘻嘻哈哈的说笑起来。

梁浅茵抱着她,凤眸里也浮了淡淡的温情笑意。

不管怎么样,厉远冥都是真心疼爱孩子的,如果这次回国后能顺利见到厉老爷子,或许她该像云染劝说的那样,尝试着和老爷子建立起良好的关系?

厉远冥见母女俩都笑了,这才松了口气,跟着笑起来。

只不过想了想,又提议道:“难得有机会出来,要不咱们就在M国多逗留段时间,带小月好好散散心,让她彻底忘了这段不愉快的记忆?”

“我正有此意。”

梁浅茵也不想给梁小月的记忆里留下阴影,当即就爽快的答应下来。

梁小月看看梁浅茵,又看看厉远冥,不解道:“爸爸,什么叫做不愉快的记忆?”

“嗯,怎么说呢,就好像你得到了一块心爱的蛋糕,但是还来得及吃,就不小心摔在了地上,你说你会高兴吗?”

“那当然不高兴,我心爱的蛋糕掉了,我会哭很久的。”

梁小月光听着就瘪了嘴,把厉远冥逗的笑了起来,“所以啊,让你伤心难过的事情,就叫做不愉快的记忆,对付这种记忆,我们通常的做法,就是彻底的忘记它。”

“哦,那我明白了,我要像爸爸学习,忘掉那些不开心的记忆。”

梁小月很认真的记在心里,正正经经的小模样,把梁浅茵都给逗笑了,“走,爸爸和妈咪带你去吃蛋糕,让生活也蛋糕一样甜甜的。”

“好哦,去吃蛋糕了!”

梁小月高兴的笑了起来,而梁浅茵和厉远冥带着她去挑了最爱的口味,又再逛了遍超市,等到入夜时才回酒店,梁小月已经把之前的事都抛到了九霄云外,笑的比花儿还甜。

只是刚回酒店,路父的电话就打到了厉远冥手机上,“阿星醒了,你们要过来看看吗?”

“那当然,我马上带梁浅茵和小月过去。”

厉远冥挂断电话,梁浅茵已经转身,兴冲冲的道:“马上去医院!”

“好,我的公主殿下。”

厉远冥失笑摇头,立即跟上她的步伐,徐景痕终于醒了,可是件大喜事。

匆匆赶紧医院里,徐景痕已经转到了普通病房,厉远冥和梁浅茵进去的时候,就见徐景痕眼眶通红,紧紧握着云染的手,怎么也不肯松开。

看见两人进来,这才勉强笑了笑,只是手也没松开,“衡哥,辛苦你了。”

“你醒来就好。”

厉远冥点点头,面色一贯的沉静,“还有没有觉得不舒服?”

“就是心口有些抽疼,其余挺好的。”

徐景痕讪讪的,“让你担心了。”

“更担心的是你父母和云染,你醒了是喜事,以后多陪伴她们。”

“我会的,”徐景痕嘿嘿笑起来,有些无辜,“我就想好好陪着云染的,没想到会碰上这档子倒霉事情,看来国外还不如国内安全呢。”

“这也就是碰巧而已,”厉远冥说着,又皱了下眉,“你觉得是碰巧,还是人为的?”

“说不清,得要细查才知道。”

徐景痕这才刚醒来,脑子都有些糊涂,厉远冥也就没再追问。

梁浅茵看看两人还紧握的手,打趣道:“小染你这下该放心了吧?瞧这握得紧紧的手儿,我这刚进来就给我喂狗粮。”

“哎呀,浅茵,我发现你是越来越坏了!”

云染不依的娇嗔,惹的大家都笑了起来,梁小月迈着小短腿跑到她身边,“小染阿姨,你为什么说妈咪越来越坏啊?”

“那是因为你妈咪啊,成天就知道拆我的台!”

云染哭笑不得的刮刮她的小鼻子,想要抱她来着,脑子里却突然闪过阵晕眩,脸色刹那间就苍白起来,把众人都惊的不轻,“小染,你怎么了?”

云染想摇头说自己没事,可脑子里抽疼起来,脸色越见苍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