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75章 只羡鸳鸯不羡仙

  • 书名: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 作者:南北
  • 本章字数:2099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3

公司里每日都是处理不完的文件,厉远冥忙到午休时分,才有时间给徐景痕打电话过去。

国内和M国有时差,徐景痕这会儿睡的正香,含含糊糊的问他,“衡哥,是不是有特别急特别急的大事,您老才会选择在这个点儿打电话给我?”

“没大事,我忘了时差而已。”

厉远冥说的云淡风轻,把徐景痕听的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

这位老大,要不要这么逗?

以他那快要突破天际的智商,能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不过人家都这么说了,徐景痕也不好再跟他杠下去,只能郁闷道:“和媳妇又吵架了,想来找兄弟聊几句,倾吐心事?”

“你以为我是你?我媳妇现在跟我可是只羡鸳鸯不羡仙。”

“啧啧,看来浅茵嫂子又被你拐到手了啊?”

徐景痕不怕死的调侃了句,就听手机那边传来轻哼,冻的他一激灵,顿时就嘿嘿赔笑,“那什么,衡哥,您老来找小弟,有何吩咐?”

“不皮了?”

“不皮不皮,请您老说正事,我保证洗耳恭听。”

徐景痕对厉远冥向来是敬畏有加,老大都开始冷哼了,他哪还敢抖机灵?

“我问你受伤的事情而已,你那边有没有什么线索?”

“这个啊,当时情况太紧急了,我只隐约记得好像是个蒙面人突然冲过来朝云染这边开枪,我情急之下就窜到云染身去了,后来的事就没印象了。”

徐景痕也记不大清楚了,而云染不知道什么时候醒过来的,幽幽补了一句:“厉远冥,我觉得那个杀手就是冲着我和星星来的,星星倒地之后,他还想补枪,目标极为明确,若不是当时刚好有警车出现,就不止是星星受伤那么简单了。”

“那看来是有人想蓄意杀害你们。”

厉远冥皱眉,“徐景痕伤势恢复之后,你们还是回国好了,免得再出事端。”

“我们也有此意。”

这次的事情就已经足够让人后怕了,徐景痕也不敢再托大。

厉远冥皱着眉头,又补充了句:“你现在安心养伤,我会让许风去彻查此事的。”

“行,有衡哥您出手,那宵小肯定无处躲藏。”

“你也先别夸我,好好养伤,别再叫大家为你担心。”

“是,衡哥,我保证完成任务!”

徐景痕笑嘻嘻的,“那我抱老婆睡觉了,咱们国内见。”

厉远冥才不爱吃他的狗粮,直接就挂断了电话,但想到家里温柔乖巧的梁浅茵,琥珀色的眸子里又扬起了浅浅笑容,这年头,好像谁还没有老婆似的?

厉远冥把查线索的事情交给许风,自己便埋首在文件里,开始全力工作。

许风办事向来有成效,没两天便查到了相关线索,厉远冥叫他继续顺藤摸瓜,只要能找到那个杀手,把他给拎出来,就能找到想要刺杀徐景痕的真正幕后黑手。

而三天的时候一晃而过,中午吃饭的时候,厉老爷子看梁小阳吃饭都捧着本书在看,就忍不住皱眉敲桌,“吃饭看书,一心二用,怎么能行?”

“祖爷爷,您不就是希望我多读书吗?我连吃饭的时候都在看书,您应该高兴才对。”

梁小阳脸色淡淡的,两眼就盯着书本,根本没有看他,把老爷子气的吹胡子瞪眼睛,“我现在说你两句,你还跟我对着呛是吧?”

“我可不敢,万一您给我压得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我找谁哭去?”

梁小阳向来早慧,吃完饭就往楼上走,看那样子,还要进书房去学习,老爷子都看不过眼了,“你倒是消消食,再上楼啊?”

“祖爷爷,您的宗旨不就是学习为上吗,还关心我的身体?”

梁小阳站在楼梯上望过来,明明是个小小的孩子,可那乌溜溜的眼睛里却藏着抹嘲讽,“您还记得我上次在阳光下奔跑,是什么时间吗?”

“您看过我笑吗?知道我坚持到深夜时的痛苦吗?知道我感冒发烧,您还逼着我学习时的无助吗?您既然从不在意我的感受,现在又何必来关心我的身体?”

小小的孩子,说出来的话却是冷若冰霜,完全没有小孩子该有的稚气和纯真,倒像是历经磨难的沧桑老者。

老爷子听愣了,半晌才艰难说道:“你在恨我?”

“呵,祖爷爷说笑话了,您向来不在意这些情绪,我恨您还是爱您,有什么区别?”

梁小阳觉得无趣,说完话就上楼去了。

厉老爷子看着他小小的身影没入书房里,脸色有些怔忡起来,他明明是为了梁小阳有个更好的明天,为什么他要和厉远冥那样恨自己?

难道真是自己做错了吗?

下午三点的时候,厉远冥准时来了老宅。

老爷子面色晦暗,看不出来他眼里的情绪,只是叫梁小阳下来,准备考核。

梁小阳下来就看见厉远冥等在客厅里,顿时就笑着飞扑了过去,这才有了孩童该有的稚嫩模样,“爸爸,我都好怕你不会来!”

“怎么会?爸爸还要带你回家的,当然会来。”

厉远冥刮刮他的鼻子,笑了起来,“怎么样,有信心都考到优秀吗?”

“那当然,我这几天都有在努力的复习!”

梁小阳自信的昂着小脑袋,把厉远冥都看笑了,亲了亲他的额头,“不要紧张,好好考试,考完了我带你回家,给妈咪和小月一个大大的惊喜!”

“嗯,我听您的,一定好好考!”

梁小阳笑了起来,转而自信的坐到窗前的书桌前,待老爷子把试卷送到手里,立即就开始仔细的审题,有条不紊的写着答案。

厉远冥坐在客厅沙发上,看了几眼,便放下心来,他的儿子,怎么会让人失望?

倒是老爷子坐在旁边,甚是不满的轻哼了声,“我天天教导他,他只知道拿话呛我,你十天半个月的不露面,他还对你言听计从?”

“那是因为我真心爱护小阳,而不是一味的打着为他好的旗帜,去残害他。”

“我辛辛苦苦是为了谁?你居然说我残害他?”

老爷子被他一句话挑起了熊熊怒火,厉远冥倒是不生气,淡声说道:“您是智者,您自己仔细反思,就知道我有没有说错,还有,小阳在考试,您别影响他正常发挥。”

这般吵闹,他会认为老爷子是故意捣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