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85章 谁是凶手

  • 书名: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 作者:南北
  • 本章字数:2025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3

厉远冥送了梁浅茵回别墅后,这才驱车赶往明基。

刚到公司里,许风便急匆匆的跟上来,“厉总,杀手的事情有线索了,据调查是两名国人所为,如今他们已经回青城,曾经在郊区的小村子里出现过。”

厉远冥皱眉,“这么说起来,是仇家追到了国外?”

“应是如此,而且那两人最先射击的目标是云染小姐,只怕是林小姐的仇家追到大洋彼岸,也不惜要杀了她。”

“行,你继续追踪那两人,我去问问徐景痕。”

既然肯定是国内的仇家所为,那范围就缩小了许多,厉远冥到总裁室里,先就给徐景痕打了电话过去,“这个点,不至于睡觉吧?”

“那必须没有,”徐景痕笑嘻嘻的声音传过来,“衡老大,有何大事找我商议?”

“大事没有,但有件事关云染的事情。”

厉远冥淡声说了许风的追查结果,才又说道:“你让云染仔细回想下,有没有得罪什么人,就是追到大洋彼岸,也要杀了她?”

“怎么可能?云染已经离开演艺圈很长时间,就算有什么过节,也早就淡了。”

徐景痕怎么也不肯相信那些杀手是去找云染的,想想又说道:“你问问许风,是不是有什么细节被忽略了,其实那些人就是冲着我去的?”

“杀手的目标是云染,你自己想想,他们到底是冲着谁去的?”

厉远冥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无波,“现下那伙人已经回国,你最好让云染仔细想想,究竟是得罪了谁,非要置她于死地。”

“厉远冥,我虽然脾气火辣,但在拍戏时,很少与人起冲突。”

云染的声音插进来,带着些许茫然,“而且我息影也快有两年了,更是因为怀孕,也很少与外界接触,怎么可能得罪谁?”

“那这么说,只有近两年来你所接触的人,才最有可能朝你下手?”

“如果说杀手是冲我而来的话,就的确如此。”

云染很肯定她没有得罪谁,但忽而皱了眉头,“对了,你也知道的,我和宋水之间起了嫌隙,也一直没给过她好脸色,该不会是……”

“不,宋水没有作案时机。”

厉远冥简单的说了下宋水的恋情,而且宋水失恋打胎的那段时间,刚好是徐景痕出事的那几天,那会儿人家还在伤心缅怀恋情,哪有心思去布下精密的杀人计划?

宋水遇了渣男,云染也不知道该怎么评判才好,干脆就绕开了这个话题,“既然不是宋水,那我真的没有合适人选了,不知道到底得罪过谁。”

厉远冥皱眉,她不知道,这些人就更不清楚了。

聊上几句,也只能先挂断电话。

晚上回到家里,跟梁浅茵提了这事,梁浅茵也想不出来云染有什么仇家,只能叮嘱:“不管杀手是冲谁去的,把他俩的仇家都排查一遍,万一是徐景痕的仇家故意要杀云染呢?”

“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啊?我叫许风扩大排查范围。”

厉远冥也反应过来,刚要打电话,梁浅茵却又突然叫住了他,“我们还忘了个人。”

“谁?”

“那个女佣阿宁。”

梁浅茵越想越觉得有道理,“就是她当初勾引徐景痕不成,才会受了宋水的蛊惑,改而对那条大狼狗下药,害得云染小产的,这个女佣其实才是最恨云染的人。”

当初宋水是叫阿宁给狼狗下药,吓唬梁浅茵的,可那个阿宁却居心叵测,直接把主意打到了云染身上,真要论起来,宋水虽有罪,但也是被阿宁牵连的不轻。

“没错,我们把注意力都放到了宋水身上,却忘了这个阿宁。”

厉远冥晓得其中内情,自也知道阿宁的狠处,赶紧又给徐景痕打了电话,他那边声音含含糊糊的,一副还没睡醒的样子,“衡哥,找到线索了?”

“我问你,那个阿宁还在你们家吗?”

厉远冥直接道明主题,徐景痕一惊,瞌睡都清醒了大半,“是她?”

“暂时怀疑是她,只有她最有作案动机。”

“这个混账东西,我们家待她那么好,她却屡次要加害于我们家!”

徐景痕恼怒起来,只不过又无奈道:“上次云染小产后,我爸妈就大发雷霆,将以前的老佣人全都开除了,现在这么长的时候过去了,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看来得大海捞针,把阿宁找出来再说。”

既然阿宁不在路家,厉远冥问了她的信息,挂断电话后又给许风打过去,“经过探讨,找到了新的嫌疑人,你先将她找出来。”

“行,您把大概信息发给我,我马上派人去搜索。”

许风办事向来利落,厉远冥把信息发过去,才和梁浅茵说道:“如果真是那个阿宁干的,那便是日防夜防,家贼难防了。”

“当时对她太仁慈,早知如此,就该送她去坐大牢。”

梁浅茵怎么想,都觉得那个阿宁是重大嫌疑犯,爱而不得反起杀心的事情多了去了,她已经害过云染小产,再雇凶杀人,也是可能的。

“不必急,既然锁定了嫌疑人,那抓到她之后,说不得要让她为她自己的过错赎罪。”

厉远冥安慰了句,梁浅茵却冷哼说道:“伤痛已经造成了,赎罪有什么用?若真是她,就该把云染所受的痛苦都加诸在她身上,让她尝尝痛不欲生的滋味。”

“这不是不能嘛?如果可以,咱们定不轻饶她。”

厉远冥揉揉她的发,眸光温柔,“去洗漱吧,早些歇着,别伤了精神。”

“好,那你也早点休息。”

梁浅茵浅笑回应,徐景痕不在,明基只有厉远冥在撑着,他也累的够呛。

只盼着早早将那两个杀手找出来,抓到阿宁,那云染和徐景痕回国,厉远冥也就能脱离苦海,不用那么辛苦了。

是夜。

偏僻的小村庄里,两名獐头鼠目的男子躲在阴暗角落,一副惊惶不定的样。

听着大片杂乱的吆喝声来了又去,渐行渐远,两人这才松了口气,也没敢出去,就在角落里互相埋怨,“我都说了不赌了,你非不信,现在爽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