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88章 丧家犬

  • 书名:无限挚宠:闪婚娇妻超甜哒
  • 作者:南北
  • 本章字数:2004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3

“对,拿、拿钱砸她!”

柳福已经醉的开始大舌头,嘿嘿荡笑,“我就喜欢那个小娇,小腰儿扭,扭起来的时候,我的魂儿都要被她扭飞了!”

“嘿嘿,哥,那你,你上了……啊!打人了!”

郭英光一句话没说完,沙包大的拳头突然从天而降,把他的酒意都打醒了,柳福也被惊的清醒过来,一看黑暗里的几个人都拿着明晃晃的刀,顿时就差哭起来了。

哆嗦着腿往后挪了挪,哭丧着脸求饶:“几位大哥,我俩穷的都没钱吃饭了,你们就算是想抢钱,也别抢我们啊?”

“抢钱?那我告诉你,钱我要,你的命我也要!”

极为阴险的笑声响起黑暗里,郭英光直接哭了,“大哥,我们又没有得罪你,你……”

话没说完,又是狠狠一耳光甩在他脸上,打他的那人笑的得意,“老子看你不爽,就想打你,你能怎么着?”

“我,我给你们磕头还不行吗?”

柳福这会儿可没有了在阿宁面前的凶狠,哭丧着脸呯呯呯磕头,“几位大哥,我们要什么没什么,只有条烂命,求求你们,放了我们吧……”

“你现在知道求饶,讹钱的时候,怎么不想着给自己留条后路呢?”

最开始的阴险声音又响起来,一脚踹翻柳福,就要吩咐手下人解决他俩,巷口却突然有数支明晃晃的手电筒照进来,还伴随着厉喝声:“谁在那里?”

声音严厉,没等话落,数道沉重的脚步声就已经带着亮光冲过来了,那阴险声音看事不可为,立即就从柳福背后拽走了密码箱,“撤!”

“喂,那是我的钱!……”

柳福想要追,但那一脚踹在他胸口上,喘气都疼,就更别提追人了。

追进来的正是许风一众人,见状就赶紧扶起了柳福,“怎么,他们抢了你的钱是吧?你别急,我马上报警去抓他们!”

“呃,那个,不用报警了,其实也没有多少钱。”

一听报警,柳福顿时怂了,他和郭英光都不是案底干净的人,若是被逮到,这辈子都休想再从牢里出来。

好不容易弄来的钱飞走了不说,还白白挨了顿打,柳福心里也怄的慌,酒意清醒了大半,就要扶着郭英光离开,但许风却拦住了去路,“你俩就不想知道,谁要杀你们?”

“不就是阿宁那个贱人吗?老子再去找她算账!”

柳福也没顾忌许风是否知道阿宁这个人,而许风听见他嘴里冒出来这个名字,顿时就笑的意味深长,“是嫁给老头子的那个阿宁?”

“怎么,你还认识她?”

“不巧,我刚想和她有点过节。”

许风笑笑,打量了两人的狼狈样,才又说道:“看见那几人手里明晃晃的刀了吗?若不是我们恰巧路过,他要的不止是钱,你恐怕连命都没有了。”

“那个贱人,老子不就是找她要了几百万吗,她居然还真想要老子的命?”

额头上都磕破皮了,都没见那群人松口,柳福也知道他们定然是下了杀心,只不过又狐疑的看着许风,“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

“我说这些,是叫你帮我把阿宁骗出来,我好治她的罪。”

许风脸上多了些许冷意,柳福吓的又哭丧了脸,“你们,你们是便衣?”

许风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柳福这下是彻底蔫气了,哭丧着脸说不出话来,今天出门没看黄历,点背啊!

深夜,厉远冥还在书房处理文件,许风的电话突然打了进来,“厉总,已经抓到了那两名杀手,对阿宁指使他们杀路总的事情供认不讳,接下来怎么办?”

杀手抓着了?

厉远冥稍一细思,又皱了眉,“阿宁在哪里?”

“她回家了,暂时还没有惊动她。”

许风详细的说了下抓人过程,厉远冥听了遍,心里便有了计划,“明天傍晚,你叫那两人把阿宁约出来,咱们去把阿宁抓了,这事也就算对徐景痕有了交待。”

“行,那我再去找那两个人。”

许风答应下来,阿宁才是那个幕后凶手,若是不除她,路家就永无宁日。

柳福和郭英光被关在小黑屋里,等到第二天傍晚,许风才去找了两人,而柳福蔫蔫的坐在墙角,两眼呆滞,并不说话。

倒是郭英光连滚带爬的跑过来,哭丧着脸求饶,“大哥,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你放了我行不行?只要你放我们走,以后你就是我们老大,叫我们干什么就干什么,绝不吱声!”

“想我放你们也不难,就看你们的表现了。”

许风站在门口,淡声说道:“我与阿宁有点私仇要解决,你们把她约出来,之后的事情,就不归我管了。”

“约阿宁是吧?您等着!”

郭英光跑回柳福身边,抢过他的手机就给阿宁打电话,柳福愣了愣,终于回过神来,一把抢过来手机,“那个贱人,老子今天要削死她!”

要不是她耍阴招,自己怎么会落到被逮进大牢的地步?

手机里传出有条不紊的嘟嘟声,没等几秒,便被接通了,传来了阿宁甚为得意的笑声,“柳老大,还敢威胁我吗?”

“贱人,你最好这辈子都别出门,不然我逮着机会就先弄死你!”

柳福大怒,牙齿都咬的咯咯响,“你把钱拿走了不说,居然还想要老子的命?我告诉你,今儿晚上老子就去找你,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哥,你别冲动!”

郭英光赶紧打圆场,只不过又冲阿宁恶狠狠的道:“我可告诉你,你把我柳哥惹急了,他真敢拉着你一起死,你马上把钱送回老地方,不然你就等着去死!”

“怎么着,都成丧家犬了,还敢威胁老娘?”

阿宁才不吃他这套,冷笑连连,“你还想要钱,信不信我要了你们的命?”

“好啊,你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

郭英光看她不上道。也动了火气,“我还就不信了,你能一辈子躲在那破别墅里不出来?只要你敢露面,我就是拼着一死,也要把你剁成肉酱!”